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1章 想三叔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到二十分钟,家庭医生便赶了过来。

    聂相思在老宅的房间里。

    除了战曜、战津、盛秀竹以及战瑾玟和家庭医生在。

    老宅上上下下的佣人也堵在门口围观。

    聂相思将双手从脸上拿开时,众人都抽了口凉气。

    不为别的,只因聂相思此刻脸上全是血,特别骇人。

    战瑾玟整个人绷得紧紧的,看到聂相思脸上的血时,差点哭了。

    她觉得她还是立刻收拾东西出国的好!

    聂相思流了那么多血,她家三哥回来知道,不把她全身的血都放光才怪!

    战津和盛秀竹脸色凝重,呼吸都浅了。

    战曜脸沉沉的,胸脯起伏得厉害,像是已经忍不住想砍人的模样。

    医生刚开始看到聂相思脸上流了这么多血,也吓了一跳。

    不过好歹是医生,比这更残酷血腥的画面都见过,所以还比较淡定。

    佣人听从医生的吩咐,将温水送了进来。

    医生捞起水盆里的毛巾,拧干,凑到聂相思面前,找到聂相思脸上的伤口。

    伤口在右边脸颊,很长,一直蜿蜒到聂相思的鼻翼。

    也就是,聂相思右脸到鼻翼被战瑾玟扔过来的光盘也滑了一条长且深的口子。

    所以聂相思才流了那么多的血。

    找准伤口,医生快速将伤口附近的血擦拭干净,而后止血消毒,上药包扎。

    一切就绪。

    聂相思右脸到鼻翼便被一条长方形的药纱用胶布黏住了。

    虽战瑾玟不是有意的,但聂相思的伤到底是她造成。

    盛秀竹过意不去,也怕她告诉战廷深。

    于是主动上前,从水盆里捞起毛巾,亲手替聂相思擦掉脸上其他部位的血渍。

    因为血流得太多,以至于聂相思脖子和睡衣胸口都留有许多血渍。

    脸上和脖子上的血好擦拭,可衣服上就不好弄了。

    盛秀竹拿着毛巾,有些为难。

    “奶奶,我等会儿换件衣服就好了。”聂相思艰难的动动嘴,看着盛秀竹轻声道。

    为什么动嘴会艰难?

    因为聂相思动动嘴巴都能扯到脸上的伤,疼!

    盛秀竹见聂相思这个时候还在安抚她,倒是真让她生出几分不忍和疼惜来,“相思,瑾玟她不是故意的,你别怪她。”

    聂相思看了眼战瑾玟,随后才对盛秀竹,“没事。我知道她不是有意的。”

    盛秀竹看着聂相思,在心里轻轻叹了口气,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好孩子。”

    聂相思怔住,讷讷的望着盛秀竹。

    这毕竟,是她第一次对她做出这般亲密的举动。

    看到聂相思投递而来的视线,盛秀竹也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突然,愣了愣,悻悻收回了手。

    “老李,思思这丫头脸上的伤那么严重,不会留下疤痕吧?”战曜忧心忡忡的看着医生李恩。

    留疤?

    盛秀竹和战瑾玟身为女人自然最知道留疤对女人而言有多介意,更何况留疤的地方还是在脸上。

    盛秀竹忙上前,看着李恩道,“李医生,相思脸上可千万不能留疤啊。”

    “都是你的好女儿!”

    盛秀竹话一落,战曜突地朝她涨红着老脸吼道。

    盛秀竹被吼得往后退了一步,尴尬的看着战曜,“爸,瑾玟她不是故意的!”

    “她要是故意的,你看她现在还能不能站在这里?”战曜怒目,瞪向战战兢兢的战瑾玟。

    佣人都在。

    盛秀竹脸上挂不住,担心自己一开口又被吼,索性默默站到一边,什么都不。

    “你自己,一大早起来撒的什么泼?啊?我看你就是被你爸跟你妈惯得没了样子!我告诉你,这件事要是让你三叔知道,看他回来怎么收拾你!”战曜哼道。

    战瑾玟本来就担心战廷深知道,她吃不了兜着走。

    这下又被战曜拿战廷深威吓她,当即怕得眼泪啪啪的掉,手足无措的看着盛秀竹和战津。

    战津和盛秀竹哪受得了女儿在自己面前哭得这么可怜。

    一直未开口的战津皱眉,看向门口堵着的一众人,厉声道,“都杵在门口干什么?没事干是不是?”

    被战津这么一吼,所有人赶紧散了。

    众人离开后,战津抿唇,看向战曜道,“爸,当时的情况您也看到了,瑾玟并非故意那么对相思。而且,这件事要怪,也不能全怪瑾玟。相思那时要是不突然开门出来,瑾玟不就砸不到她了吗?”

    战瑾玟听到战津这么一,先是愣了愣。

    后眼睛微亮,看着战曜,“是啊爷爷,要是聂相思不突然出来,不就没这事了吗?”

    聂相思,“……”已拜服!

    战曜听着这父女俩的对话,气得浑身发抖,一张脸抽得停不下来,“两个混账东西!”

    战津和战瑾玟,“……”

    “做错了事还倒打一耙!战津,我从是这么教你的么?战瑾玟,你的教养呢?读的书呢?你们,你们一个个,一个个的……”

    战曜气得喘不上气,脸都憋紫了。

    聂相思看见,赶紧起身,上前,伸手抚战曜急剧起伏的胸脯,“太爷爷,您冷静点,保重身体。”

    “……”战曜眼角通红,实在是被气得不行了。

    深呼吸,战曜伸手紧紧握住聂相思在他胸脯的手,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

    看着聂相思脸上的纱布,心疼到了极点,“思思,你放心,太爷爷绝对不会让你脸上留疤的,放心,乖孩子。”

    聂相思摇头,“没事的,留点疤也没关系,我不在乎。”

    聂相思真的不在乎吗?

    她当然是在乎的!

    更何况这个疤还是在脸上。

    要是换到其他地方,她也没什么好在乎的。

    只是见战曜气成这样,实在不忍心再让他心疼了。

    所以才这么。

    战曜又岂会不知聂相思的想法,心里对她的怜惜更甚。

    战瑾玟仿佛突然找到了让自己摆脱追责的理由,整个人也轻松了下来,见聂相思在战曜面前那么,撇撇嘴低哼,“虚伪!”

    聂相思皱眉,盯向战瑾玟。

    脑子呢?

    没看见太爷爷气刚消了点么?

    嫌被骂得不够是不是?

    战瑾玟见聂相思看向她,还冲她挑衅的冷笑了声。

    聂相思磨了磨牙。

    真有意思啊!

    在她脸上留了这么大一伤口,没有一点自责倒也罢了,还跟她挑衅上了?

    她战瑾玟的脑回路,未免太奇葩!

    别聂相思,就连盛秀竹看到战瑾玟那样,都忍不住皱眉。

    “你给滚出去!”

    战曜忽然爆吼。

    嗓音几乎整个别墅都听得到!

    战瑾玟吓得打了个寒噤,瞪大眼看着战曜怒不可抑的脸。

    战津看了眼战曜,脸色变了又变。

    盛秀竹则赶紧走到战瑾玟身边,强行拉着被战曜那一吼,吼木得战瑾玟快步朝外走。

    要是再不走,搞不好老爷子要动家法了!

    战津见盛秀竹拉着战瑾玟离开了房间,抬腿也欲离开。

    “战津!”

    战曜突然气息不稳的沉声叫住他。

    战津抬起的腿收了回来,看向战曜。

    战曜布满皱纹的脸紧绷,盯着他,“我把丑化在前头。若是瑾玟日后有个差池,全是你造成的!“

    战津眸光骤然缩紧,看着战曜。

    “出去!”战曜厉喝。

    战津,“……”拧紧眉,在原地站了两三秒,抬步离开了聂相思的房间。

    战津一离开房间。

    战曜猛地闭上眼。

    原来盛怒的面庞,竟是疲惫不堪。

    聂相思心的看着他,“太爷爷。”

    听到聂相思细软的嗓音,战曜深吸了口气,睁开双眼,怜惜的看着聂相思,出口的声音添了丝哑,“思思,太爷爷替瑾玟给你赔不是……”

    “太爷爷,您是要把我赶出战家么?”

    没等战曜完,聂相思抿着嘴唇,晶莹乌黑的大眼瞅着战曜,细声细气。

    “……”战曜一震,瞪聂相思,“胡!”

    聂相思卷唇,“那您干嘛跟我这么客气,见外?一家人,什么赔不是?你这样,不就是拿我当外人吗?”

    战曜,“……”

    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战曜鼻尖有些酸酸的,伸手摸了摸聂相思的头,叹气,“要是瑾玟有你一半贴心懂事就好了。”

    聂相思调皮的对战曜眨眨眼,“您是在夸我吗?”

    战曜爱怜的看着她,笑着点头,“嗯,太爷爷夸你,以后天天都夸你。”

    “嘿嘿。”聂相思抱住战曜的胳膊,头轻轻靠在他的胳膊上,冲他傻笑。

    战曜看着这样的聂相思,心里很不是滋味。

    ……

    战曜和李恩离开聂相思的房间,去战曜书房谈聂相思脸上的伤。

    所有人一走,房间里便只剩下聂相思一人了。

    脸上的伤口阵阵的疼,像是有千万根细针在扎她的脸一样。

    聂相思吸了吸鼻子,坐到梳妆台前,看着梳妆镜里自己的脸,看着看着,眼角便红了。

    心的伸手摸了摸脸上包着伤口的药纱。

    聂相思皱眉,明净的眼眸掠过一丝担忧和恐惧。

    要是真的在她脸上留下一条长长的疤痕,该怎么办?

    难不成她还得去趟韩国整个容吗?

    不然,她总不能天天顶着这张脸出去吓人吧!

    聂相思瘪起嘴,忽然很想她家三叔……

    人在脆弱害怕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在她内心深处最让她信赖和依恋的人,且一旦想起,思念便会泛滥,然后一发不可收拾。

    于是,聂相思蓦地起身,走到床头桌,将她放置在上面的手机拿了起来,一鼓作气,拨出了战廷深的号码。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