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70章 相思,你流了好多血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刚将浴缸放满热水,撒上玫瑰花瓣,准备脱衣服,聂相思放着轻音乐的手机猛地在洗手台上震动了起来。

    聂相思握着保暖衫下摆的双手一顿,扭头朝洗手台看。

    这么晚了,会是谁?

    聂相思狐疑的松手,转身走了过去,拿起手机。

    目光扫过闪烁的手机屏幕,聂相思握着手机的手竟是控制不住的一抖。

    轻屏呼吸,聂相思抬头,看着脖子上那块早间被某人吮咬出的深紫红色的印记,背脊凛了凛。

    手机在她掌心恢复宁静,聂相思呼吸微颤,视线从镜子里转移到手心的手机。

    而就在她目光落在手机屏幕的一瞬,手机屏幕再次在她眼前亮了起来。

    聂相思惊得倒吸口冷气,差点把手机扔出去。

    轻闭了闭眼,聂相思深呼吸,稳住心神,在手机屏幕再次暗下时,接听。

    “睡了?“

    男人喑哑暗沉的嗓音拂来。

    “……还没。”聂相思如实。

    “刚到。”他。

    聂相思知道,他想的是,他刚到法国。

    “嗯。”聂相思低低应。

    那端忽然叹了声,虽然声音很低很轻,但聂相思还是听到了。

    聂相思抿了口下唇,声问,“很累?”

    “还好。”

    “累的话休息会儿吧。”聂相思道。

    “待会儿有个应酬。”战廷深道。

    待会儿?

    聂相思愣了愣。

    才想起时差这件事。

    这边是深夜,那边应该是上午。

    也就,他刚下飞机,连休息的时间都没有,就要去参加应酬。

    聂相思脸微微沉了沉,“你眯一下。”

    战廷深沉默了半响,”嗯。“

    磁哑的嗓音能显易听到柔软。

    “下次出差,带你一起。”语气严肃。

    “……”聂相思怔住,“你出差带我一起干么?”

    “这样,想你了就能看见你。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听听你的声音。不够。”战廷深软软。

    聂相思耳根子一下变成了粉红色。

    三叔,是在跟她,甜言蜜语吗?

    “想我吗?”他忽而温柔至极的低问,那感觉,就像他此刻真的就站在她身边,薄唇贴着她的耳朵,耳鬓厮磨。

    聂相思脖子以上爆红,心跳紊乱,“三,三叔,我困了……”

    “想我吗?”

    他打断她的话,固执的问。

    “……”聂相思忽然打起嗝来,心跳砰砰砰的直往她喉管里跳,“嗝~~~”

    战廷深,“……”

    “嗝~~~”

    “呵……”战廷深低低徐徐的笑。

    他很少像这样笑出声,他不知道他知道的笑声有多好听,有多能蛊惑人心。

    聂相思伸手捂住自己的心跳。

    隔着衣服和皮肤,她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冲破而出,跳到她掌心里来了般。

    这种感觉,很新鲜,也很,刺激!

    “想你。”

    他低沉沙哑的嗓音如千年古酿醇洌幽醉,又如大提琴音般低醇动听,千般认真。

    聂相思伸手捂住自己的脸颊,却被自己脸上的温度烫到指尖,烫得她指尖都微微发起了抖。

    之后,战廷深还了什么,聂相思基本没听到。

    就连通话是什么时候终止的她都不晓得。

    她像是被施了咒,意识已经飘离到身体之外。

    ……

    战瑾玟的房间。

    战津和战曜见战瑾玟没什么大碍,便各自回房休息了。

    留下盛秀竹陪着战瑾玟。

    “妈,我脸上的疹子消了么?”

    战瑾玟担心的摸着自己的脸,问盛秀竹。

    盛秀竹将战瑾玟抚在脸上的手拿下,“已经在消了。”

    战瑾玟松口气,“那就好。”

    盛秀竹看了她一眼,皱眉,欲言又止。

    战瑾玟瞥盛秀竹,嘴唇轻轻抿着,,“妈,我喜欢上陆兆年了。“

    战瑾玟坦诚得吓人!

    盛秀竹虽然隐约感觉到,但听到战瑾玟如此坦白的承认,还是惊着了,盯着她一时竟是找不到语言。

    “妈,这是我第一次喜欢一个男生。”战瑾玟脸微红,口气却坚定,“我想跟他在一起。

    “那怎么行?”盛秀竹激动,“他是相思的男朋友!”

    “只是男朋友而已,又没有结婚!以后会怎样谁晓得?”战瑾玟不以为意。

    盛秀竹脸轻绷着,盯着战瑾玟,“瑾玟,你平时怎么跟相思闹,妈妈都站在你这边,但是。陆兆年是相思的男朋友,你不许出手破坏!妈妈绝不允许你去当个三!”

    “妈,我是您女儿,您怎么能,怎么能用这么严重的词我?聂相思和陆兆年现在只是男女朋友,又没有结婚,彼此都还有追逐幸福的权利?我追求陆兆年是我的事,但如果他发现我比聂相思更适合他,而选择我,那我们是真爱。我怎么能算是三呢?”

    战瑾玟撅着嘴,犟道。

    “反正就是不行!”盛秀竹态度一反常态的坚决,看着战瑾玟的双眼也相当严肃。

    “妈妈……”

    “瑾玟,陆兆年比你还两岁,我不否认他很不错,但是,你们不合适。”盛秀竹语气又软了下来。

    “两岁而已,算什么问题啊?现在同性都婚姻自由了,我跟他不就差两岁吗?我们怎么就不合适?”

    “可他是相思的男朋友!”盛秀竹低吼。

    “……”战瑾玟被盛秀竹吼得一愣,半响,才白着脸看着盛秀竹讷讷,“妈,您从来没凶过我?今天你为了聂相思吼我?好嘛,我今天算是看清你们了。爷爷喜欢相思胜过我,三哥疼聂相思胜过我,现在连你也为了聂相思凶我?我在这个家就是多余的!反正你们个个都不待见我,那我明天就收拾行李出国,再也不回来了!”

    战瑾玟一通发泄后,抓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

    盛秀竹看着她在被子底下颤抖的身子,眼眸里掠过一丝无奈和纠结。

    握紧手,盛秀竹吸了几口气,语气再次软和了下来,伸手犹豫的落在她背上,“宝贝儿对不起,妈妈不是要故意要凶你,你是妈妈的心肝宝贝,妈妈疼你都来不及,怎么舍得凶你……”

    “可你刚刚就是凶我了!你不用安慰我,我明天就走!”战瑾玟沙哑哽咽的嗓音透过被子传出。

    盛秀竹放到她被子上的手一顿,在心下叹气,却是没再什么。

    在战瑾玟床边坐了会儿,起身离开了房间。

    “啊……“

    盛秀竹刚关上房门,就听到战瑾玟发泄的叫声从里飘出。

    盛秀竹眉头皱紧,在门口站了许久,再没听到从里传来声音,才转身回了她和战津的房间。

    ……

    盛秀竹开门进房间时,战津正要上床。

    听到开门声,战津回头看了盛秀竹一眼,“我以为你要留在瑾玟房间陪她。”

    战津完,盛秀竹却是看也不看他一眼,径直朝洗浴室走了去。

    战津皱眉,一直盯着盛秀竹走进洗浴室,关上房门,才缓缓收回了视线。

    侧身坐到床上,战津默然垂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

    第二天早上,聂相思是被从外传来嘈杂吵闹上也吵醒的。

    因为昨晚睡得太晚,聂相思又是被吵醒的,所以有些烦躁。

    抓着头发崩溃的在床上来回滚了两圈,聂相思才从床上黑着张脸跳下床,跑去洗浴室冲了把脸。

    出来随手抓了件外套裹在身上,便朝外走了出去。

    然。

    聂相思拉开房门的一刻,便被一件“天外飞物”正中砸到了脸。

    “思思!”

    聂相思双手蒙住脸,当时就蹲到了地上。

    “战瑾玟,你再胡闹!”

    因为战瑾玟莫名其妙闹了一个早上,战曜脸色本来就不好看。

    这下见聂相思被从战瑾玟手里扔出的光盘砸中,当即火冒三丈,怒瞪着战瑾玟吼!

    战瑾玟被吼得身板一抖,消停了,瞪大眼,惶然的去看蹲在地上声音都发不出的聂相思。

    “你……”

    盛秀竹想战瑾玟,可一开口,忽然就什么都不想她了。

    摇摇头,凝着眉快步朝聂相思走。

    “相思,相思,你没事吧?”

    盛秀竹伸手握住聂相思的胳膊,将她地上扶起来。

    聂相思双手仍是蒙着脸,摇头,但没出声。

    盛秀竹着急,“思思,你抬头来奶奶看看。”

    主要是担心战瑾玟将聂相思砸出个好歹,战廷深出差回来不好交代。

    聂相思抬起头。

    “天,流血了!”

    聂相思一抬头,盛秀竹便看到从她指缝间滑出的血,吓得她瞪大了双眼,惊骇的叫出声。

    一听到盛秀竹的话,战曜三步并作两步走了过来,一把拨开盛秀竹,紧张的盯着聂相思,“思思,思思……”

    “太爷,太爷爷,我,我没事,你们别担心。”聂相思声音发抖。

    “还没事,你看你,流了好多血。”战曜也是太着急太担心了,以至于站在聂相思面前,显得比盛秀竹还守住无措。

    最后还是战津冷静下来,赶紧又打电话给家庭医生,让他立刻过来一趟。

    战瑾玟站在她的房门口,都能看到聂相思白皙手背上刺目的鲜红,脸色蓦地惨白,已经吓傻了。

    要是被她三哥知道,她把聂相思给砸出血了,她三哥肯定不会放过她的!

    光是想到她三哥那张冷冰冰的脸,战瑾玟刚只是想威胁盛秀竹等人,要出国再也不回来的话,可是现在,她是真的很想落实出国这件事。

    至少,她出国了,她三哥就算再生气再愤怒,也不能拿她怎么样。

    毕竟,她三哥总不可能跑到国外去逮她给聂相思报仇吧?!

    不到二十分钟,家庭医生便赶了过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