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7章 三叔,这里是校门口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他让她“去吧”,倒是松手啊……

    聂相思忍着内心的吐槽,看着他声道,“三叔,快迟到了。”

    战廷深松开了她的手。

    聂相思松口气,转身就要下车。

    手却又一次被从后捉住了。

    并且,这次没有隔着羽绒服。

    而是,他直接从她羽绒服衣服里将她的手抓了出来,握在他手心里。

    聂相思心头鼓了下,疑惑的回头看他,“三叔……”

    战廷深扣着她的手将她倾出的上半身扯了出来,另一只手轻抬,指尖轻抚她因为不解微微挑起的眉毛。

    聂相思睫毛闪动,看着他的水眸愈是懵然。

    “三叔下午的航班,飞法国,大概一个星期回。”战廷深浅声。

    “……这么突然?”聂相思皱眉,潜意识的,不喜欢听到他出差的消息。

    战廷深见聂相思跟以往一样,只要听到他出差的消息,都会皱眉头。

    不得不。

    战廷深也的确被她这个的细节愉悦,唇角轻扬,握着她的手微用力,在她眉间的大手往下,搂着她的细腰一提,将她提坐到了他的大腿上。

    聂相思惊,臀部一靠近他坚硬肌肉鼓凸的大腿,轻呼着就要下来。

    这里是校门口!

    要是被人看见……

    聂相思脸煞白,嘴唇不安的绷紧,试图从他大腿上下去的动作,更急切。

    “张政。”

    战廷深皱眉,箍着聂相思的腰阻止,沉声道。

    “是,先生。”

    张政快速将车窗全部滑上,自己随之下了车,关上了车门。

    “三叔,你干什么啊?”

    聂相思见势,更怕。

    身子抖得更厉害。

    战廷深握着她的腰往上提了提,让她呈跨坐的姿势坐在他腿上,面对她。

    一只手掌往上,从后轻握住聂相思不安颤抖的脑袋,敛眸柔声安抚,“思思,放轻松。”

    他这样,要她怎么放轻松?

    聂相思红着眼睛看着他,一双手轻搭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十根细白的手指都在微微发着抖,吸气,“三叔,你别这样,这里,这里是校门口,要是,要被人看见……”

    “嘘……”

    战廷深倾身,额头抵着她的,另一只手柔抚她因为恐惧和不安战栗的背脊,薄唇温情的吻她的耳朵,嗓音低醇开口,“不会有人看到的,相信三叔。”

    聂相思颤抖的闭了闭眼睛,嗓轻哽,“三叔,我真的要迟到了,你放我下去,行么?”

    战廷深抱紧她,下巴搁在她细弱的肩头,“让三叔抱抱。就抱一会儿。”

    “三……”

    “再多一个字,我就在这里办了你!”

    战廷深语气很平和,但还是一句话制得聂相思顿时一个字都不敢了。

    感觉到聂相思的僵硬。

    战廷深长眉微凝,蓦地伸手拉下她肩上的羽绒服和里面的校服,照着聂相思保暖衫里露出的一截雪白颈子咬了去。

    “啊。”

    聂相思又痛又惊,两只肩头耸得老高,放在他肩上的双手亦猛地抓紧,低呼,“三叔,疼。”

    弱弱软软的嗓音,水一样拂过战廷深的耳膜。

    战廷深松了齿关,改而嘬出聂相思颈子上被他咬过的那块肌肤。

    一阵麻意从聂相思脖颈窜过。

    聂相思倒吸气,整个人哆嗦得更厉害,就要往后仰。

    战廷深微眯眼,掌在她后脑勺的大掌用力,轻松化解了聂相思试图往后仰退避开的力道。

    “三叔。”聂相思带着哭腔,不知所措。

    起码三分钟,战廷深才松开了聂相思可怜的脖子。

    聂相思立刻拉上校服和羽绒服,惊慌揪紧领口,红着一对猫眼敢怒不敢言,又十分委屈可怜的瞪着战廷深。

    战廷深盯了眼聂相思揪着衣服的白手,长眉几不可见的轻挑,缓缓松开了桎梏着聂相思后颈和后背的两只大手。

    聂相思赶紧从他腿上下车,手忙脚乱的拿着书包,推开车门,跳下了车,埋头朝校门口冲。

    战廷深坐在车里,望着聂相思双腿打着颤的朝学校“狂奔”,冷眸划过一抹幽暗。

    ……

    夏云舒从学校买了个早餐饼出来,打开,边吃边朝教室走。

    突然,一阵风从她身边“吹”过。

    夏云舒嘴角一抽,只见一团“黑”在她眼前狂奔,没一会儿便消失不见了。

    夏云舒,“……”

    大白天她是见鬼了么?!

    ……

    夏云舒走到教室后门口,时间刚好够她吃完早餐饼。

    走进教室,夏云舒走到教室最后一排放置的垃圾桶,将手里装早餐饼的纸袋扔进去。

    从肩膀上拿下书包,提在手里,朝自己的位置走。

    还没走到位置。

    夏云舒就瞧见她座位旁,也就是聂相思的座位,此刻正坐着一只黑“鬼”。

    这只黑“鬼”的背影很熟悉。

    不就是刚在路上从她身边狂奔而过的那只“鬼”么?!

    夏云舒抽着嘴角,走到自己位置坐下。

    将书包随手揉到课桌里,一只胳膊支在课桌上,手掌撑着头,微侧着身子一脸神奇的看着身边座位上,连头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鬼”。

    夏云舒盯着看了半响,都没见这只鬼有一丁点动静。

    往教室天花板翻了个白眼,抿唇,伸手拍了拍她的背,“我,聂相思盆友,你这是闹哪样啊?你是一夜之间脸上长满了青春痘呢,还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你看你把自己捂得,你出得了气么?”

    夏云舒着,抓着她肩上的羽绒服往下扯。

    渐渐的,某人的脑袋从羽绒服领口露了出来。

    一头乌黑的长发此刻乱蓬蓬的,刘海凌乱得到处飞舞。

    夏云舒看得直摇头。

    另一只手也加入了进来,试图将聂相思的羽绒服扯下来些。

    然而,她将羽绒服扯到聂相思的下巴处,就感受到了一股阻力。

    夏云舒一怔,奇怪的又用力往下扯了扯。

    还是没扯下来,夏云舒顿住,抿唇,古怪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双手用力拽住领口,慢慢坐直身,从蓬乱头发里露出的一对大眼有些飘忽。

    “什么情况?奇奇怪怪的你。”夏云舒纳闷的看着她。

    聂相思舔了舔下嘴唇,又吸了吸鼻子,“没事,就是觉得冷,所以把自己捂得紧了点。”

    “呵呵。把整颗头都捂住了,叫紧了点?”夏云舒抽着嘴角。

    聂相思含住嘴唇,腾出一只手拨了拨自己的刘海,以及散在她脸上的头发,没话。

    夏云舒受不了的摇摇头,直起身帮聂相思弄头发。

    帮聂相思将头发用手指捋顺,她的脸露出来,夏云舒才发现她的脸红得厉害,像是煮熟的螃蟹那张红。

    夏云舒微微睁大眼,“你不会是生病了吧?”

    聂相思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大自然的垂着睫毛,摇头,“没有。”

    “可是你脸很红,是不是发烧了?”

    夏云舒轻皱着眉,伸手去摸聂相思的额头,“好烫。”

    夏云舒低呼。

    聂相思脸颊抽动,“可,可能是刚捂得太久了,有点缺氧的缘故。”

    “……是吗?”夏云舒狐疑的盯着她。

    聂相思硬着头皮点头,转梯话题,“你吃早饭了吗?”

    夏云舒愣了愣,点头,“刚在卖部买了个早餐饼。”

    “噢。”

    聂相思将羽绒服的拉链拉到最高,这才松开了揪着衣领的两只手,从课桌里摸出书包,打开,从里拿出试卷和习题集。

    而后将试卷和习题集一一摆在课桌上,眼角斜瞄了眼身边的夏云舒,发现夏云舒还在看着她。

    聂相思黑线,提气看她,“昨天各科发的试卷你都做好了?”

    “……昨晚就坐好了。”夏云舒。

    聂相思顿了顿,“你拿出来,我们对对答案。”

    “我没听错吧?你要跟我对答案?”夏云舒笑,“你可是学霸,除了语文,你其他学科科科考满分都可能,你跟我对答案?”

    聂相思斜她,“别误会,我是,我帮你对对答案,看你错了多少。”

    “……”夏云舒感觉自己被暴击了一万多点,恨恨的瞪着聂相思磨牙,“你当你那是标准答案啊?”

    聂相思耸耸肩头,“你刚不是还,我每科考满分你都觉得可能。那我的可不就是标准答案吗?”

    “聂相思,谦虚一点会死星人是不是?”夏云舒冷漠脸。

    “不会死星人,但也不会让我舒服一点。而不谦虚呢,起码现在看到你这幅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特别爽!”聂相思哈哈笑。

    夏云舒,“……”被气死了!

    ……

    一整天的试卷拉锯战终于结束,聂相思也基本忘了早上在车里发生的事。

    下午下课铃声响,聂相思和夏云舒便开始收拾书包准备走。

    “太好了,明天又是周末,我终于可以睡个久违的自然醒了。”夏云舒一边装试卷一边感叹。

    聂相思笑,“你明天不去做兼职啦?”

    “做。不过是晚上。”夏云舒看着聂相思,“所以,我可以从今晚直接睡到明天晚上。”

    聂相思表示服气。

    两人收拾好,从位置上站起来,朝教室门口走。

    两人还没走出教室。

    一阵手机震动声便噗噗的传了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