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5章 最亲密最亲密的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心尖莫名跳了下,您以前见过我吗?

    温如烟认真的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笑着轻轻摇头。

    聂相思皱眉,看着她声道,那可能是我的错觉。

    “怎么,你觉得我们见过?”温如烟奇怪道。

    聂相思顿了顿,摇摇头。

    温如烟没再什么,转头和气的看着陆兆年,“刚青瑗已经打电话来催了,我们几个再不回去,该着急了。”

    谢青瑗,谢云溪的姑姑,也就是陆兆年的母亲。

    陆兆年想了想,看向聂相思,“相思……”

    “我们也要回去了。再见。”聂相思笑着挥挥手,拉着楞在一旁的夏云舒朝不远处看着几人的张政快走了去。

    陆兆年望着聂相思走远,少年眼底掠过怅然。

    温如烟伸手握了握他的胳膊,柔声,“来日方长,急什么。”

    陆兆年脸微热,腼腆的勾了勾嘴角,“舅妈,我们也走吧。”

    温如烟点点头,几人朝跟聂相思相反的方向走。

    转身前,温如烟似是朝聂相思的方向看了眼,又似乎没有。

    ……

    车里。

    夏云舒见聂相思自从上车就开始出神,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用胳膊肘碰了碰聂相思的胳膊,“相思,想嘛呢?”

    聂相思眉心轻轻凝着,闻言,转眸看着夏云舒,“云舒,我觉得好奇怪。”

    “嗯?什么意思?”夏云舒迷茫。

    “……我觉得我好像在哪儿见过陆兆年的舅妈。”聂相思低低。

    “在哪儿见过?”夏云舒问。

    聂相思抿唇,盯着她看了几秒,缓缓摇头,“具体是哪儿,我不记得。”

    “这……其实就算在哪儿见过也没什么吧?见过就见过呗,值得你这样,嗯……费神?”夏云舒耸肩。

    聂相思眨了眨眼,点头,笑,“也是,我想太多了。”

    “很正常啊。我偶尔看到一个人,也觉得好像在哪儿见过,但是我们的确又没见过面。”夏云舒。

    “嗯。那可能我也是这样。其实我跟陆兆年的舅妈以前好像确实没见过。”聂相思道。

    “所以,别想了。留着你脑袋瓜子回家做题吧。那么多遗留的试卷,够你做好几天的了。”

    “忧愁啊。”聂相思扶额。

    “加油吧美少女!”

    “呵呵。”

    ……

    聂相思让张政先送夏云舒回玉阳路夏家,而后才开车回珊瑚水榭。

    到达别墅,天已经黑得没边了。

    车子一停在别墅,张惠便从别墅里疾步走了出来。

    看到聂相思拎着书包从车上下来,赶紧上前,接过她手里的书包,拎了拎,当即皱了皱眉,看了眼聂相思,“这么重。”

    “很重吗?我都习惯了。”聂相思捏着自己的肩膀,边边朝别墅里走。

    张惠跟在她身后,“姐,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

    聂相思叹气,“之前拖了一周的课,去学校发现一课桌全是试卷,好几十张得有。所以放学后,我在教室做了会儿试卷才走的。”

    “几十张试卷?那得做到什么时候?”张惠惊,没想到现在的孩子学习这么繁重。

    “不知道。”聂相思惆怅的摇头。

    和张惠走进别墅,聂相思在门口脱了外套,双眼第一时间扫了眼客厅,见某人不在楼下,便轻轻吐了口气。

    “先生在楼上书房。”张惠在她身后声。

    聂相思,“……”

    “先生还没用晚餐,是要等您回来一起吃。”张惠低低。

    聂相思粉唇轻抿,浅皱着眉,换了鞋朝客厅洗手间走。

    张惠站在玄関口看着她,“姐,那我上楼叫先生下来吃晚餐了?”

    一直到聂相思走进洗手间,才传来她细细的嗓音,“嗯。”

    张惠微楞,随后便是一笑,拎着聂相思的书包走到客厅沙发放下,快速朝楼上书房走了去。

    站在二楼书房门口,张惠伸手敲了敲房门。

    “什么事?”

    隔了会儿,传来男人辨识度极高的低沉嗓音。

    “先生,姐回来了,正在楼下等您一起吃晚餐呢。”张惠。

    “马上。”

    这一次,男人回答得很快。

    张惠不禁抿唇一笑,站在门口,听到里面传来沉沉的脚步声,才笑着转身,朝楼下走了去。

    张惠刚下楼下到一半,就听到楼上传来房门打开的声音。

    回眸仰头看去。

    身着黑色衬衫和简单西裤,身姿挺铸高大的男人从门内迈了出来,沉峻的面庞素来没什么表情,朝楼梯这边阔步走来。

    张惠回头,更快的朝楼下走,去厨房将温着的菜赶紧端到餐厅的餐桌上。

    战廷深刚走下楼梯,聂相思正好从洗手间出来,两人的视线就那么毫无预兆的撞上了。

    聂相思怔住。

    战廷深同样一顿。

    但旋即,聂相思便将目光自然的移开,转动脚尖朝厨房走。

    战廷深一对长眉微不可见皱了皱。

    聂相思帮着张惠将菜端到了餐桌上。

    张惠给两人分别盛了米饭,便离开了餐厅。

    聂相思站在餐桌边,看着张惠走出餐厅,秀气的眉头皱了下。

    “坐。”战廷深坐下后,黑眸望向聂相思,道。

    聂相思垂掩着睫毛,坐到了平常吃饭坐的位置。

    两人仍是面对面的。

    因为平时两人在餐厅用餐都是相对着坐。

    聂相思眼角扫见战廷深拿起了筷子,抿了口嘴唇,也伸手拿起了筷子。

    一顿饭吃得消无声息,周围的空气安静得几乎连咀嚼声都听不见。

    聂相思吃完,放下筷子,埋头,“我吃好了。”

    着,聂相思便从位置上站了起来,预备离开餐厅。

    “坐下!”

    男人声音淡淡的,听不出一丝的怒意,却不容人置喙。

    聂相思身形僵住,两片嘴唇抿得紧紧的,声道,“我上楼写作业。”

    “不要让我第二遍!”

    战廷深没看她,声线却沉了沉。

    聂相思看着他拿起了他手边一只干净的空碗,伸手,骨节分明的大手捏住汤勺,往空碗里舀鸡汤。

    聂相思握了握两只拳头,不想跟他起争执。

    因为知道,到最后吃亏受罪的还是她自己。

    于是不甘不愿的坐了回去,双手放在桌下膝盖上,双眼带着几分憋屈看着他。

    战廷深舀了大半碗鸡汤,放下汤勺,仗着手长,不用起身,一条长臂一展,轻松便将他手里盛着鸡汤的碗放到了聂相思面前。

    聂相思愣住。

    战廷深这才掀眸,看了眼聂相思,醇声,“把它喝了。”

    “……”

    聂相思讷讷的看着他。

    所以,他叫住她,只是为了让她喝汤?

    战廷深眸光沉沉静静的盯着聂相思,柔声道,“把汤喝了再去。”

    聂相思听着他温柔的嗓音,鼻尖忽地有些发酸,心尖的位置也涩涩的。

    垂眼看着面前的鸡汤,聂相思暗自深呼吸了口,伸手,端起鸡汤,口口的喝了起来。

    战廷深冷毅的面庞便柔和下来。

    聂相思一口气喝完鸡汤,将碗轻放到桌面上,抿着残留着鸡汤香味的唇,抬眼轻轻看着战廷深,“喝完了。”

    战廷深扫了眼她嫣然的唇珠,冷眸微暗,“嗯。”

    “那我去楼上写作业了?”聂相思征询他意见。

    战廷深对她勾了勾唇角,“去吧。”

    聂相思于是起身,从餐位里退出来,朝门口走。

    战廷深凝着她。

    却见她走到餐厅门口时突然停了下来。

    战廷深眼眸微眯,看着她纤柔的背影,缓声道,“怎么?”

    聂相思转头朝他望来,澄黑的猫眼有些犹豫的闪烁,“你,要我陪你吗?”

    战廷深漆深的冷眸快速掠过一抹亮光,望着聂相思的眼眸亦骤然变得灼热,“可以吗?”

    聂相思在门口站了会儿,转了身,又走了回来,重新坐回到位置上。

    战廷深看着在他对面坐着的女孩儿,左心口某个地方,暖得一塌糊涂。

    聂相思发现。

    她了陪他以后,某人的心情好似也愉悦了许多,习惯抿着薄唇,间或也有了丝弧度。

    不时抬眸凝向她的黑眸,竟闪动着孩子般,满足的亮光。

    这幅模样的战廷深,于聂相思而言,亦是陌生。

    却同样让她的心口,淌动着暖暖的热流。

    这个从如山一般在她身后支撑着她的伟岸高大的男人,给了她,一个家。

    同时也给了她,谁都无法给予的安全感和依赖感。

    她一直视他为长辈,最亲密最亲密的家人。

    他在她心目中,如树一般的挺括,默默的为她打开繁茂的枝叶,为她遮风挡雨。

    若是。

    他们的关系,只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永远都不变,该多好。

    聂相思莹净清澈的翦瞳忽地闪过一抹淡淡的伤感,快得让人不易捕捉。

    ……

    等到战廷深吃好晚餐,两人便一同离开了餐厅,张惠则进了餐厅开始收拾。

    路过客厅,聂相思走到沙发前,伸手欲拿沙发上放着的书包。

    一只大手却更快的探出,在她碰到书包勾带时,先一步将书包提了起来。

    聂相思微楞,回头看向站在她身后,高出她一个半头的男人。

    战廷深眸光清柔睨着她,薄薄的嘴唇轻扬着一抹微的弧,一手提着书包,一手托起聂相思的手,五根修长的手指,缓慢从聂相思纤细手指的指缝穿了进去,而后,紧紧扣住。

    聂相思的心跳,在那一瞬间,明显跳快了好几拍。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