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4章 你对他用情至深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因为生日宴,以及那件事住了几天院,聂相思很光荣的又“旷课”了一个礼拜。

    离一诊考还有不到半个月的时间。

    聂相思重新回上课便敏感发现了班里的学习氛围更紧张了。

    最明显的一点是。

    她“旷课”一个礼拜没来学校,来之后,发现班里竟然没有一个人议论她。

    要换做以前,她一来,早就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一些她有个有钱的三叔当靠山不用认真学习想不来就不来任性,巴拉巴拉等等有的没的。

    坐在位置上。

    聂相思看着周遭埋头复习的同学,快要一诊考的压力根本不需要适应,一下子就来了。

    深吐了口气,聂相思从抽屉里拿出这一个礼拜落下的试卷放在课桌上。

    厚厚的一摞,看得她头大如牛。

    用最快的速度将试卷归纳铺平。

    语文试卷五张,数学八张,英语八张,综合就有十多张……

    我天!

    聂相思嘴角抽搐,感觉自己会死。

    “这些试卷各科老师都已经讲解过了,所以你完全可以无视。“夏云舒看着聂相思愁眉苦脸的样子,摸摸鼻子,出馊主意。

    聂相思翻白眼。

    “而且,相思,老实,以你的成绩,你真的不用这么焦虑。我觉得你现在去参加高考都没问题。国内的大学你随便挑。”夏云舒。

    “嗯,谢谢你这么看得起我。”聂相思呵呵。

    “我真的。”夏云舒认真脸道。

    聂相思对她笑笑,没话,翻出一张英语试卷开始做。

    “……“夏云舒看着她,见她一下子就投入了题海中,抿抿唇,也就没再打扰她做题。

    夏云舒在心里长长的怅叹了声。

    这世上最可怕的是什么?

    就是明明智商上已经碾压这世上百分之八十的人,可她还比这世上百分之九十九的人都要努力!

    明明可以靠颜值,非要拼实力!

    惆怅啊惆怅!

    夏云舒边想边默默拿出物理书看。

    身边有个高智商的学霸,她要不再努力,被碾压成渣渣就太难看了。

    ……

    下午放学,夏云舒晚上不用做兼职,就打算跟聂相思一起走,顺便坐个顺风车。

    可她早早的收拾好了,聂相思还趴在桌上埋头做试卷。

    夏云舒不好打扰她,于是傻傻的坐在位置上等她。

    差不多等了半时,聂相思半点要收拾走的意思都没有。

    夏云舒抽了抽嘴角,干脆也拿出数学模拟考试卷做。

    约莫又过了一时。

    聂相思抬起了头,将笔盖阖上,偏头看了眼做题的夏云舒,没打扰她,默声的收拾桌子。

    “可以走了吗?”夏云舒抬头看聂相思。

    “没关系,你做吧。我等你。”聂相思道。

    “不做了。我饿了。回家。”夏云舒着,啪的阖上试卷往书包里一塞,拉着聂相思朝教室外走。

    路过学校卖部,夏云舒去买了两根热狗。

    跟聂相思一人一根,边吃边聊边朝校门口走。

    “相思,你想过考哪个大学吗?”夏云舒问。

    “……尽量考出去吧。或者,出国也行。”聂相思想了想,垂着眼睛。

    “出国?你以前不是坚决肯定不出国的吗?”夏云舒皱眉,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咬了口热狗,“改变主意了呗。”

    夏云舒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笑道,“其实出国也不错啦。”

    “这个热狗味道还不错。”聂相思举了举手里的热狗。

    “……嗯。”夏云舒硬是接住了聂相思生硬转移话题的梗。

    聂相思看着夏云舒无语无奈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笑。

    “相思。”

    刚走出校门口,夏云舒忽然抓住了聂相思的手。

    聂相思惊了惊,“干嘛?”

    “那里。”夏云舒连连抬下巴,示意聂相思看过去。

    “……”聂相思狐疑,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

    就见陆兆年跟之前她们逛商场碰到的女人,也就是他表姐谢云溪,以及另外一个装扮优雅贵气的女人站在一辆红色的玛莎拉蒂前着什么,看上去,氛围轻松,和谐。

    “相思,你有没有觉得怪怪的?”

    夏云舒压低声音对聂相思。

    “哪里怪?”聂相思收回目光,奇怪的看着夏云舒。

    “谢云溪。”夏云舒。

    “?”聂相思没明白。

    “哎呀,聂相思,不是我你,你情商是不是太低了点?你没发现谢云溪对陆兆年怪怪的吗?夏云舒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聂相思道。

    聂相思愣了愣,“谢云溪对陆兆年……怪怪的?”

    夏云舒惆怅,“你看她看陆兆年的眼神,那叫一个温柔,那叫一个多情。那哪是看亲表弟的眼神儿,分明就是看情郎。”

    聂相思汗,斜眼瞥夏云舒,“不是我情商低,而是你脑洞太清奇。”

    “你丫就是不肯承认你情商低。”夏云舒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谢云溪对陆兆年,绝对不仅仅只是表姐对表弟那么单纯!

    “行了。不管是我情商低还是你脑洞大,这都跟我们没关系,走吧。”聂相思拉夏云舒朝张政的方向走。

    “相思。”

    呃……

    听到陆兆年的声音。

    聂相思头有点晕。

    本想装作没听到继续往前走,夏云舒这货却在耳边提醒她,“人叫你呢。”

    聂相思黑线。

    只好停了下来。

    抿唇看向陆兆年的方向。

    陆兆年远远朝她招手,随后对谢云溪以及那女人了什么,他便转身朝她这边跑了过来。

    “看看这具年轻的**,多有诱惑力啊。”

    夏云舒啧啧道。

    聂相思嘴角抽搐,用手肘撞了撞她的肚子,磨牙,“敢不敢再腐一点!?”

    “我这叫情到深处自然腐。”夏云舒抖着肩膀笑。

    “这可是你的。陆兆年过来我就告诉他,你对他用情至深。”

    “行啊,你啊。要大家一起。我就告诉他,你跟我你想给他生猴子。”

    “……”你狠!

    “嘿嘿嘿。”夏云舒贱贱的笑。

    “夏云舒,我不认识你!”聂相思眯眼,恨恨瞪她。

    夏云舒摊手。

    眼瞧着陆兆年已经走近了,于是闭上嘴,没再继续跟聂相思打嘴仗。

    “相思,你怎么现在还在学校?补课吗?”陆兆年眸光璀亮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看到他就想到战曜让她邀请他周六去老宅吃饭的事,所以表情不太自然,道,“留下来做了会儿试卷。你呢,怎么也没走?”

    “我跟班上的同学约好下课打篮球,一直打到现在。”陆兆年憨憨的笑。

    “噢。”聂相思点点头。然后,就不知道什么了。

    陆兆年面对聂相思亦总有些拘谨,挠挠头道,“你要走了吗?”

    “是啊。”聂相思。

    “……噢。”陆兆年星眸掠过意兴阑珊,直勾勾看着聂相思。

    大概有十多秒的尴尬沉默。

    聂相思一只手摸了摸自己另一只手,望向陆兆年,“我……”

    “对了。”

    “什么?”

    “你这一个礼拜没来学校了,是又不舒服吗?”陆兆年俊脸爬上担忧,低声道。

    聂相思脸微僵。

    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她之所以没来学校的原因,聂相思只好顺着他的话,“嗯,有点。”

    “那现在呢?已经好了吗?”陆兆年紧张的盯着聂相思,星朗的眼眸里晕动着关切。

    “……已经好了。谢谢。”聂相思微点头。

    陆兆年送了口气,“那就好。”

    “那,我们,先走……”

    “兆年。“

    聂相思话还没完,一道温婉平和的女声拂了过来。

    聂相思嗓音一顿,循声看去。

    谢云溪挽着一名身着素色旗袍,外套驼色长大衣的女人走了过来。

    聂相思的视线落在她素白的脸上,突然就定了定。

    这张脸……

    “舅妈。”

    谢云溪和女人走近,陆兆年看着女人叫了声。

    “舅妈?”

    夏云舒在聂相思耳边讶然低呼。

    不为别的,实在是那女人外表看上去比她身边的谢云溪长不了几岁,她只有二十几都有人信。

    而陆兆年却叫她舅妈……

    那谢云溪……不会是她的女儿吧?!

    女人走近,目光温和的看着聂相思和夏云舒,“兆年,这两位是你同学吗?”

    “她们是我朋友。”陆兆年深看了眼聂相思,轻卷起嘴角,。

    女人笑,别有深意的看了眼陆兆年,“你表姐之前跟我提的那位,是你这两位朋友中的一位吗?”

    陆兆年清朗的面庞掠过一抹可疑的红,”表姐怎么什么都跟您。“

    “呵。还害羞了呢。”女人摇头笑。

    “妈,她是聂相思,聂姐。”

    谢云溪从一走进就一直盯着聂相思,这会儿又对她这么介绍。

    温如烟脸上带着淡淡的笑,看向聂相思,“你好,聂姐。”

    聂相思盯着她的脸,视线有些怔忪,片刻,才轻吸气,眨眨眼道,“您好。”

    温如烟柔雅的笑,偏头看着陆兆年,“看来就是这位了。”

    “舅妈。”陆兆年俊脸通红,星眸赧颜的看聂相思。

    聂相思却没看她,只盯着那女人的脸。

    这张脸,她总感觉在哪儿见过,好熟悉……

    察觉到聂相思过于专注凝在她脸上的目光。

    温如烟双眼再次转向聂相思,面上仍旧维持着温和优雅的微笑,疑惑道,“聂姐,我们以前见过吗?”

    聂相思心尖莫名跳了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