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3章 小坏蛋,故意激怒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心跳却再一次不受她自己管控,灼跳得厉害。

    “思思,你三叔那人,这里硬。”

    战曜指了指自己的心窝子。

    聂相思看着他。

    战曜嘴角呷笑,“但对你,是软的。”

    “太爷爷……”

    聂相思想什么,战曜对她摆了摆手,“思思,太爷爷活到这把年纪,许多事都看明白了。你三叔性子冷漠,饶是最亲的人,你三叔亦是冷冷淡淡的,虽没见他对家人发过火,但也鲜少主动关心。你姑嫉恨你,战津和秀竹至今无法全然接受你,也并非不能理解。你三叔那样性子的人,却把你这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丫头捧在手心里,而对自己的亲人甚少关切询问,这怎能让人不寒心?但你三叔是战津和秀竹的亲生儿子,是你姑的哥哥,他们恨不了,也不忍心得,所以只好把所有的不满对准你。“

    聂相思心头沉甸甸的,眉毛亦拧了起来,声道,“太爷爷,您的这些我都明白。”

    所以,尽管战津和盛秀竹有意无意的冷落,聂相思也仅仅只是有些难过,但并不怪责他们,对他们始终报以尊重。

    战瑾玟一直以来对她的敌意,她无法避免,也生气,但从来没有记到心里。

    因为她自问。

    若是跟她们的位置对换,她也不能保证自己会喜欢这样一个存在。

    战曜摸摸聂相思的脑袋,温和,“太爷爷没有别的意思,这些,也只是希望思思明白,你三叔打心底是疼爱你的。但你三叔性子强势,大男子主义,很多时候不懂女孩子的心思,一根筋,偶尔话重了些,脸色难看了些,你丫头别往心里去。“

    “……”聂相思愣住,这就有些不懂了。

    “还有,像昨天那样的事,可千万不能再发生了!你想,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又年轻可爱,若是在外出了什么事,你让你三叔和我老头子怎么办?思思,你一定要答应太爷爷,不能再离家出走了。如果你三叔惹你不高兴了,你到太爷爷这边来也行。绝不能再像昨天那样。知道吗?”

    战曜越越急,一张脸都急得皱了起来。

    昨天得知聂相思“不见”了,差点没把他心脏给吓停了。

    再一联想到最近网络,电视新闻有关少女离奇失踪被谋害的消息铺天盖地,他越想越心惊。

    若是哪一天这样的事发生在聂相思身上,那简直是要了他的老命。

    所以后来饶是听战廷深聂相思找到了,战曜昨晚也没能睡得踏实。

    这不一早就赶了过来。

    聂相思看着战曜焦灼忧虑的脸,也终于明白了她想表达的意思。

    聂相思挽紧了紧他的胳膊,歉疚道,“太爷爷,对不起,让您担心了。”

    “思思,不管战津秀竹和瑾玟他们怎么对你,但在太爷爷和你三叔心里,从你被你三叔领进战家开始,你就是战家的一份子,是最亲最不可割舍的存在。你明白太爷爷的意思吗?”

    聂相思眼眶红红的,点头,“明白。太爷爷,我以后再也不会做这样让您担心的事了。”

    战曜叹息,“傻孩子。”

    聂相思吸了吸鼻子,把脑袋靠在他胳膊上。

    战曜眉间的皱褶舒展开,眼角余光朝身后瞥了眼,扫到某人冷邦邦的脸时,在心里哼笑了声。

    眯了眯眼,战曜忽然响起什么似的,低头对聂相思笑道,“思思,太爷爷帮你把过关了。”

    “……”聂相思眨眨眼,抬头,疑惑的看着战曜。

    “就是那个,那个。“战曜神神秘秘的。

    “……哪个?”聂相思脸抽抽。

    “陆陆。”战曜冲她眨眼。

    露露?

    聂相思脸呈现出一种古怪的表情。

    “啧,陆兆年,陆正国的儿子。那个,你生日宴那晚,跟你一块的男生。”战曜。

    “……噢。”

    聂相思脸颊变得有些僵硬,眼角不自觉往后瞄。

    但见某人于她隔着一段距离,又才微微舒了口气。

    那晚,就是因为她带陆兆年介绍是她男朋友,才导致……

    “思思,我看那子不错,可以。”战曜笑眯眯道。

    聂相思,“……”

    “陆正国你听过吗?”战曜兀自。

    “嗯。”聂相思双眼闪烁,轻点头。

    “呵,陆家世代从政,在潼市也算有些威望。陆正国的儿子也非常优秀,虽然年纪跟你差不多,可知道他的人,均是对他竖大拇指,这子,比他亲爹厉害,前途无量。”战曜。

    聂相思耳朵嗡嗡的,没听太清,眼睛不时的往后扫,生怕某人突然上前听到。

    “思思,按理,太爷爷现在是不同意你们两个孩子这么早交往。不过看在陆家那子不错的份上,太爷爷姑且不投反对票,先观察观察。对了,这周六你带他来老宅那边,一起吃个饭。”战曜没注意到聂相思的表情有多不自然,。

    请陆兆年到老宅吃饭?!

    聂相思提气,盯着战曜,“不要了吧太爷爷。“

    “怎么不要?你们现在已经是男女朋友的关系,你带他过来,太爷爷还要好好考验考验他。”战曜嗔怪的盯了眼聂相思,。

    “太爷爷,我们不……”

    聂相思想他们不是男女朋友,可一想到宴会当天她的。

    她要是现在突然她和陆兆年不是那种关系,那不是自打嘴巴吗?

    看着聂相思涨红的脸,战曜只以为聂相思是害羞了,其实聂相思纯碎是急的。

    笑呵呵道,“你这孩子,还害羞。那天你把他带到太爷爷面前介绍的时候怎么不害羞?”

    “……”聂相思纠结,“太爷爷,我们现在还,见家长是不是太早了?以后再吧。”

    “早什么早。你们交往的时候怎么不嫌早?”

    战曜认准了聂相思就是害羞,听到她的话不以为意道。

    “……那,那我跟他分手。”聂相思。

    战曜一怔,而后皱起眉,“胡闹!太爷爷又不是反对你们在一起,你这么偏激干什么?太爷爷不是那种顽固死板的人,你们现在都已经成年了,感情上的事,太爷爷尊重你们。”

    聂相思想哭。

    所以,她现在是想“分手”都不行了是吧?

    见聂相思苦着个脸,战曜软下声,轻轻拍她的手道,“你现在要是因为这个跟人家分手,不是玩弄人家的感情吗?”

    玩弄?

    太爷爷,您的是不是太严重了?

    聂相思咬住下唇。

    战曜也似是觉得自己用词有点不恰当,假咳了咳,,“太爷爷已经跟你奶奶了,让她周六准备晚餐,邀请陆陆到家里来吃饭。事情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所以,星期六晚上,你不许找借口不把他带来,知道吗?“

    “……”她可以选择没听懂吗?

    带陆兆年去老宅吃饭,这不搞事情吗?

    聂相思一张脸愁得皱成了包子。

    战曜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许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还不够决绝,不够对聂相思产生威慑力,于是眯了眯眼,加重语气严肃,“你要是不把人带来,太爷爷就让你见识见识太爷爷大发雷霆的样子,我跟你讲,我一般不发火,发起火来我自己都觉得可怕!所以你看着办吧,哼!”

    聂相思,“……”为什么她非但没感到被威慑,反而觉得他这样,自带萌感。

    ……

    战曜前脚一走,后脚聂相思便被某人夹带着怒意拖到了二楼房间,霸道压制在了门板上。

    吻,铺天盖地而来。

    唔……

    聂相思惊惶眯紧双眼,两只手腕被他强势摁着身体两侧的门板,动弹不得。

    他昂藏精魄的胸膛紧紧碾压在她身上,吻得很深。

    一个吻,持续了快二十分钟。

    他松开聂相思那一刻,聂相思有种在地狱里走了几遭,又极艰难的复活了的感觉。

    张着唇大口呼吸新鲜空气,眼眸里水雾迷蒙,缺氧到几乎看不清面前的人的脸。

    他的手强有力的握着她的腰。

    也幸亏被他搂握着,否则聂相思只会往地上坐的份儿。

    “坏蛋,故意激怒我?”战廷深额头抵着聂相思的,高挺坚硬的鼻梁压着聂相思的鼻尖,喷洒着热气哑声道。

    “……”聂相思双腿浮软得像是踩着两片云上,虚眯着眼睛软萌的瞪战廷深。

    战廷深邪勾了唇角,低头在她脸上亲了亲,“刚在花园,爷爷跟你什么了?”

    聂相思心尖猛地一跳,有些心虚的睁大眼,木木的看着他,“没。”

    战廷深黑眸轻闪,幽幽沉沉的盯着聂相思看了半响,什么都没,只抬手抚了抚聂相思红肿的唇。

    但那副高深莫测的样子,仍是让聂相思高高吊悬起了一颗心。

    她不敢想象。

    这周六他看到她带陆兆年回老宅吃饭会是怎样杀人不见血的场景……

    “思思。”

    战廷深忽而低低柔柔唤了聂相思一声。

    “嗯?”聂相思长长的睫毛微显慌张的颤了颤,看着战廷深。

    “你离家出走我抓你回来就是,你跟我呛我只当你是孩子脾气,我宠着你,呵护你,任何事都可以依着你。不过这一切的前提是……”

    战廷深缓缓眯眼,眼眸里一闪而过的暗芒恰好让聂相思捕捉到。

    聂相思心尖颤动,后背冒冷汗。

    “没触及到我的底线。”战廷深阴森森道。

    聂相思,“……”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