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2章 今晚,别再忤逆我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视线一晃,什么都没看清,便被封住了嘴唇。

    聂相思瞠目,只觉得一股电流从她嘴唇穿过,然后蔓延至全身。

    这个吻很温柔,比之前的每次都要温柔,带着珍视,疼惜。

    聂相思眨眼,黑润的瞳仁里印出他沉峻完美的脸庞。

    理智告诉她,她应该推开他。

    可不知道为什么,手脚无力,连带着心,也无能为力。

    直到他带着薄茧的大手穿过她的衣服,聂相思呼吸骤然一凝,麻木苍茫的脑袋似是被棒槌锤击了下。

    聂相思猛地喘息,脑袋倏地往后一仰,避开他泛着水泽的薄唇,瞪大一双水辘辘的眼睛控诉的盯着他。

    似乎在责备他不该这么对她。

    战廷深冷眸幽深,一瞬不瞬的凝着她,眼眸暗黑,却灼亮惊人。

    “我,我困了。”聂相思涨红着脸,哆哆嗦嗦的。

    战廷深眉心似是拧了下,从床侧起身,重新坐在床沿看着她,声线尤带着残存的沙哑,“你先睡。”

    “我想回我自己的房间。”聂相思声音亦是沙沙的。

    战廷深盯着她,半响,“就在这儿。”

    “我……”

    “思思,今晚,别再忤逆我!”战廷深冷下嗓音,脸部轮廓坚硬。

    聂相思所有的话便卡在喉管里,吐不出来。

    翦瞳委屈,又有些无可奈何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探手,摸摸她的脸,起身,朝外走。

    聂相思看着他走出卧室,没问他去哪儿。

    房门在她眼前打开又关上,冷冰冰的房门,此刻在聂相思看来,像是一块铜墙铁壁。

    而她被困在里面,逃无可逃。

    ……

    战廷深走出房门,仍不放心待在楼下客厅的张惠听到声响,便立即抬头朝楼上看了来。

    战廷深寒眸微眯,看了眼张惠,薄唇抿了抿,什么都没,朝隔壁书房而去。

    张惠皱眉,埋头朝楼上走。

    可走了几步,她又停了下来。

    在原地站了几十秒,张惠在心里长长一叹,摇摇头,回了自己房间。

    ……

    书房。

    “战廷深,你好歹是个长辈,是相思的叔叔。相思才十八岁,你就不能让着她点吗?你不知道相思这个年纪正处在叛逆期么?”

    战曜气急败坏的嗓音透过手机掷地有声的传来。

    光是听声音,完全听不出他已是将满九十的老人。

    战廷深握着手机站在书房露台,一只手夹着烟,面色淡淡听着战曜的话,也不搭腔。

    “我告诉你,今天相思是找到了,那是因为她还没彻底伤心。哪天你把人惹急了,她再跑,你恐怕把整个潼市掀翻了都找不到她!相思智商180,你不是不知道?她要想躲你,轻轻松松!”

    战曜气哼哼道。

    “嗯,她180,我200.我比她高,她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也不知道战曜那句话愉悦了战廷深,战廷深着还轻笑了起来。

    战曜,“……”听得莫名其妙。

    “哼,你嘚瑟什么嘚瑟?要不是我老爷子遗传基因好,你没遗传你爸那点智商,而是随我老爷子,你智商能这么高?你,你到底在嘚瑟什么?你就比我家思思高那么一丁点,你有什么好嘚瑟的?”

    战曜连这个都要维护聂相思,可想而知,老爷子有多喜欢相思。

    战廷深唇角轻翘,涔涔笑了会儿,,“爷爷,不早了,孙儿不打扰您休息了。”

    “哼。明儿我过来看看思思,安抚安抚她。”

    许是被战廷深的好心情感染,战曜传来的声音也透着点轻松愉悦的味道,。

    战廷深抿了口薄唇,目光在寂静的夜空放远。

    听着战曜将通话挂断,从手机里传出的忙音。

    是了。

    以相思那丫头的性子和智力,若铁了心的要躲他,断然不会轻易让他想到或是找到她所在的地方。

    所以这,意味着什么?

    战廷深长眉轻挑,薄薄的两片唇一抿,竟又是克制不住的淳淳笑。

    这样的战廷深若是被聂相思撞见,准能惊掉下巴!

    ……

    第二天一早,战曜便来了。

    聂相思睡得迷迷糊糊的,听到耳边不停的有人在叫她。

    “思思,思思……”

    “唔……”聂相思伸手揉了揉眼睛,慢慢打开双眼,就看到了战曜挂着笑的脸在她眼前晃。

    聂相思,“……”

    猛地。

    从床上蹭坐而起。

    大眼惶惶然的扫过周围的环境,发现她现在自己的房间,一颗怦跳的心脏,才缓缓恢复了正常。

    聂相思咽了咽喉管,迷茫的看向笑呵呵看着她的战曜。

    满脑子浆糊。

    所以,她是什么时候回的自己房间?

    “……太爷爷,现在几点?”聂相思刚睡醒的嗓子慵哑,模样也迷迷糊糊的,尽管已满十八,可这会儿,却还是孩子萌萌的模样。

    战曜转头看了看聂相思放在课业桌上的钟表,,“噢,快八点了。”

    “早上?”聂相思惊讶。

    “傻孩子。”战曜笑,“当然是八点。”

    聂相思嘴角抽抽,“太爷爷,您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听你这口气,是不欢迎太爷爷?”战曜佯怒。

    “绝对没有!”聂相思坐直腰板,举起三根手指信誓旦旦。

    战曜重新换上笑脸,“太爷爷逗你的。”

    聂相思当然知道。

    聂相思坐在床上抱着被子,眼瞳亮晶晶的看着战曜。

    ”傻孩子,这么盯着太爷爷看干什么?“战曜嗔怜的笑。

    “高兴。”聂相思傻笑。

    一句话把战曜逗得乐呵呵的,笑不拢嘴。

    “就会哄我老头子开心。“战曜眼睛都笑没了。

    “人家真的,哪有哄你。”聂相思噘嘴,装郁闷。

    战曜怜爱的指了指她,“高兴就快起来陪我老头子吃早餐。”

    “啊?太爷爷,您没吃早餐就过来了?”聂相思皱眉。

    战曜从凳子上站起,低头笑吟吟看着聂相思,“好久都没跟我家思思吃早饭了,今儿特意赶了个早,专门过来跟你一起吃早餐。”

    “太爷爷~~”聂相思感动的伸手要抱他。

    战曜笑着握了握她的手,故作威严道,“都多大了,还跟个孩子似的,像什么话?”

    聂相思瘪嘴,眼睛里却装盛着笑意,“长大好烦,都不能抱太爷爷,不开森。”

    “哈……”

    战曜乐得哈哈大笑,望着聂相思的眼睛,满满的喜爱。

    ……

    聂相思顾念着楼下战曜正等着她吃早饭,所以用最快的速度洗漱,将自己拾掇好,脚步轻快的走出了卧室。

    “太爷爷……”

    聂相思轻越软糯的嗓音从楼上飘来。

    战曜立即眉开眼笑,朝楼上看去,就见聂相思轻盈盈的从楼上下来,像只欢快的精灵。

    聂相思是在下楼之后才看到跟战曜同坐在沙发上的战廷深的。

    脸上挂着的笑,当即便收了收,弯起的唇角,也微微抿住了。

    战曜和战廷深都注意到了细节。

    战廷深对此,没露出什么表情。

    而战曜则眯眼瞪了眼战廷深。

    心里认定了战廷深“欺负”了聂相思,所以让姑娘一见到他,笑都笑不出来。

    “思思,走,别理他,跟太爷爷去餐厅吃早餐。”战曜从沙发起身,朝聂相思伸了一只胳膊。

    聂相思抿唇,点了点头,默默伸手搀住战曜的胳膊,朝餐厅的方向走。

    对于两人的无视,战廷深表现得十分泰然。

    抖了抖手里的报纸,放到茶几上,优雅的起身,抬步朝餐厅走。

    餐厅里。

    聂相思扶着战曜刚坐在餐桌边,战廷深便走了进来。

    聂相思睫毛轻闪,将一杯牛奶放到战曜手边,“太爷爷,先喝点牛奶。”

    “好。”战曜笑眯眯。

    聂相思垂着眼皮,给战曜盘子里夹了一个包子,一个鸡蛋卷。

    战曜柔和的看着聂相思,语调充满慈爱,“别顾太爷爷了,你自己吃。”

    聂相思对他笑笑,用叉子叉了一个菜包啃。

    见聂相思吃得香,战曜一颗心定了定,微微一笑后,端起牛奶喝了一口。

    “太爷爷,你吃玉米吗?”聂相思手拿了一截煮熟的玉米问战曜。

    战曜笑着点点头。

    聂相思便将手里玉米给他,自己又重新拿了一个。

    爷孙俩笑看着彼此啃了起来。

    这边气氛不要太和谐。

    而另一边的战廷深,“……”无人搭理。

    战廷深一开始还没什么,可越到后面,他脸上淡漠的表情开始挂不住了,沉沉的,间或掠过一层黑。

    战曜和聂相思也不知发现了什么,反正没理他。

    爷孙俩吃饱了,相携离开了餐厅,去别墅花园散步消食。

    两人默契的没叫战廷深,仿佛战廷深这么大个人,压根不存在一般。

    战廷深脸黑得已经能刮下一层墨块了。

    ……

    别墅花园。

    聂相思扶着战曜沿着鹅卵石铺就的路慢慢踱步,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忽然,战曜笑着,“思思,你回头看看,你三叔是不是跟来了?”

    啊?

    聂相思愣了愣,眨眼回头看去,果见战廷深一身家居休闲装,姿态挺俊隽永的与他们隔着一段不远不近的距离跟着。

    只是那张脸,实在不怎么好看!

    聂相思嘴角抽颤,一对上他幽黑尤似带着几分怨气的寒眸,便飞快收了回来,转过了头。

    心跳却再一次不受她自己管控,灼跳得厉害。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