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60章 吃了熊心豹子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夏云舒均是抖了抖身板。

    敏感察觉到某人漆深莫测的眸光扫过两人牵着的手,夏云舒只觉一股寒气入侵,冻得她脚趾头都木了。

    然后,她做了一件很不讲义气的事。

    她把聂相思推、了、出、去!

    聂相思一点防备没有,被夏云舒生生推出去了两步,上半身往前倾斜,吓得她冷汗都出来了。

    掌心一热,聂相思没想太多,赶紧抓住,稳住往前栽的身体。

    “谢……”聂相思庆幸的咧开嘴,抬头对及时扶住她的人道谢。

    然而,当眸光对上某人幽沉冷邃的眼泊时,最后一个“谢”字,卡着喉管里,怎么也不出口。

    并且,一股凉气往她脚底心直窜向心尖。

    聂相思毕竟嘴巴,默默的深呼吸。

    “咳咳咳……”

    夏镇候是亲眼看到夏云舒把聂相思推出去的,整个人完全被她大胆的举动弄懵了,醒过神来,只觉得后背发冷,不自觉咳嗽了起来。

    余素华亦无语的看着夏镇候,比起夏镇候的紧张,她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聂相思可是战廷深的心肝宝贝,整个潼市谁人不知。

    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吧,竟敢推她?

    她看她那两只爪子是不想要了吧!

    呵!

    翟司默亦万万没想到有人竟敢当着某人的面推聂相思。

    怔了好半响,意识到夏云舒是真推了聂相思,翟司默浓眉一皱,阴煞煞的瞪向夏云舒。

    然,他的视线刚瞪过去,身边便射来一道更犀利的瞪视。

    翟司默嘴角抽了抽,狐疑的转眸看去,就见徐长洋嘴角呷着冷笑,眯眼寒飕飕的盯着他。

    翟司默,“……”表示看不懂!

    “战,战先生,女云舒跟聂,聂姐是好友,所以在一起时,举动难免随意些,并不是有意而为。”

    到底是亲生的女儿,夏镇候担心战廷深责怒于夏云舒,压住内心的战栗,赶忙起身,走到夏云舒身畔,微弯着身,陪着笑看着战廷深道。

    听到夏镇候的话,夏云舒一怔,微讶的看着夏镇候,似是没想到他会开口替自己讲话。

    余素华瞥了眼夏镇候,坐着没动,反正又不是她的女儿。

    她巴不得战廷深盛怒,对她做点什么呢。

    徐长洋默不作声的盯了眼余素华,唇角溢出一丝淡笑,轻飘飘的朝战廷深看了一眼。

    战廷深接收到,寒眸半眯。

    将聂相思在他手心越来越凉的手捏紧,牵着她转身,面无表情看着夏云舒,“这么来,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夏镇候心一颤,脑门上的冷汗都渗了出来,“这,这……”

    夏镇候“这”了半响,也没“这”个什么来。

    夏云舒脸微白,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可遇事还是拎得清的。

    像战廷深这样的人,十个她都惹不起。

    而且,她平时对聂相思的确挺随便的,咳咳……

    夏云舒一双手儿局促的揪着自己的衣角,轻瘪着嘴巴可怜巴巴的去看聂相思。

    聂相思白了她一眼: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好的做彼此的天使呢?关键时候就掉链子!管你才怪!

    夏云舒:人家也是迫不得己嘛。你家三叔那眼神太吓人了。我不就牵牵你的手儿吗,至于那么吓我么?他要是不吓我,我也不至于情急之下做出这么没义气的事。相思,你了解我的,对吧?

    聂相思:借口!

    夏云舒:嘤嘤嘤~~~

    “……你们俩干嘛呢?”

    翟司默冲到两人中间,看了看聂相思,又看了看夏云舒,眼角抽动,“你俩还会腹语?”

    聂相思、夏云舒,“……”

    “战先生,您看,这俩姐妹感情挺好,挺……”

    夏镇候笑呵呵的话还没完,就被战廷深一记眼神给堵了回去。

    夏镇候悻悻的闭了嘴,没再继续下去。

    战廷深盯着夏云舒,“这样的事,做过几次?”

    “没,没数。”夏云舒完全是被战廷深的霸气给震慑住了,他问什么,她下意识就回答了。

    这话回得,聂相思都想笑。

    咬着嘴唇,聂相思看着夏云舒那完全被镇住的模样,只觉得稀奇。

    毕竟,自从认识她以后,她就没见过她怂过谁!

    徐长洋嘴唇扬高,望着夏云舒的眼眸有星子闪烁。

    夏镇候脸庞抽搐,心情复杂。

    “没数是吗?”战廷深突地一笑,那笑要多渗人有多渗人。

    夏云舒后知后觉,脸蓦地苍白!

    聂相思看着实在不忍心,虽然她现在还是不太想跟某人对话,但这件事毕竟是因她而起,她觉得自己有必要点什么。

    于是,聂相思轻抬起下巴,乌黑的眼眸看向战廷深坚毅的侧脸,“三……”

    战廷深垂眸,眼瞳燃着一片火海。

    聂相思嗓子眼一堵,提气,认怂的低头。

    夏云舒,“……”

    “廷深。”

    徐长洋适时从沙发起身,走过来。

    也不知道是不是有意的,站到了夏云舒另一侧。

    他一站定,夏云舒立刻嗅到一股好闻的薄荷淡香夹杂着淡淡的烟草香,清新中,又很男人的味道。

    夏云舒心襟微晃,微掀起眼皮一角瞅徐长洋。

    徐长洋感知到,嘴角的弧加深,轻挑眉看着战廷深,“相思和这位夏姐是朋友,相思今日选择来这日找夏姐,就明相思跟夏姐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夏姐,你,是吗?”

    徐长洋话锋急转,垂眼温和睥着掀起眼角偷看他的夏云舒。

    被逮了个正着的夏云舒脸一红,闷声点头。

    徐长洋满意扯唇,旋即又才看着战廷深,“夏姐可是相思唯一承认的朋友,你这样,要是把这唯一的朋友都吓跑了,相思不得恨死你。”

    聂相思赞同的点头。

    只是,她一点完头,就感觉被他捏着的手一疼,聂相思当即不敢再乱晃动脑袋。

    战廷深似笑非笑的盯着徐长洋,“这么来,我是不应该追究了?”

    徐长洋笑,“我们是来接相思的。既然相思已经接到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再追究就天亮了。”

    翟司默抽搐着嘴角看着战廷深和徐长洋,我去,这两人打什么太极呢?

    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到别人家演戏,是要上天的节奏啊!

    战廷深也对徐长洋笑了下,然后牵着聂相思转身,走了。

    夏镇候和夏云舒愣住,盯着战廷深的背影。

    什么情况?

    刚不是还一副势要追究到底的架势吗?

    这就走了?

    太不讲究了吧!

    聂相思也摸不着战廷深的套路,狐疑的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看夏云舒。

    翟司默看着战廷深和聂相思走出门口,伸手拍了把徐长洋的胳膊,“走了。”

    “嗯。”

    翟司默听话,也就走了。

    压根没想到徐长洋没跟上。

    发现徐长洋没跟着出来时,翟司默已经坐进了车里。

    等徐长洋从夏家出来,已经是二十分钟后。

    古怪的看着徐长洋双手悠闲插袋慢步而来,翟司默皱眉道,“老徐,你迷路啦?”

    徐长洋不话,拉开副驾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聂相思和战廷深坐在后车座。

    看到徐长洋上车,战廷深盯了眼翟司默,淡声道,“开车!”

    翟司默本还想追问几句,一听战廷深这话,也就没再继续问,打火,挂挡,驱车朝珊瑚水榭的方向而去。

    ……

    一路上聂相思的手都被某人拽在掌心,很紧,捏得她手心冒汗,五根手指都有些疼了。

    可见某人侧脸阴森冷硬,聂相思又不敢什么,只得忍着。

    翟司默好几次想就聂相思“离家出走”的行为发几句言,但每次一张口,就被徐长洋一个眼神制止了。

    所以直到车子停在珊瑚水榭别墅门前,翟司默都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听到车门打开的声音,聂相思耳朵微微竖了起来,脑门冒虚汗。

    被某人强力拽下车时,聂相思双腿都是软的。

    翟司默看到战廷深粗鲁的举动,不赞同的皱了皱眉,但没什么。

    老实,他也觉得今天聂相思“离家出走”的行为非常不成熟,得教训教训,省得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

    不过,翟司默心里的想法在接受到聂相思求助的眼神后,彻底被自己给推翻了。

    相思还,负气做出离家出走这样的事很多同龄孩子都干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这样一想,翟司默立马拉开车门跳了下来。

    看到翟司默跳下车,聂相思一瞬间觉得自己看到了拯救自己的“超人”。

    然……

    “滚回车上去!”

    战廷深凌厉瞪了眼翟司默。

    翟司默腿一软,立马又“爬”回车上去了。

    聂相思,“……”

    翟司默上车后缓了会儿,才觉得丢脸,头一歪靠在徐长洋肩上,感觉自己在聂相思面前完全没有威严了。

    颜面尽失啊有木有!

    徐长洋挑唇,敷衍的拍拍他的头。

    ……

    聂相思被战廷深从别墅外一路拖拽着进了别墅,又在张惠战战兢兢的注视下,拖拽着上了楼,扔进了他的房间里。

    砰——

    房门摔上的声音,犹如一道惊雷劈在聂相思的心尖尖上。

    聂相思被他粗鲁的一甩,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疼得她本能的用手去揉自己的屁屁,头皮紧绷,偷偷去瞄,双手放在胯部,大山般屹立在她身前,眸光深凉,居高临下冷睨着她的男人。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