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7章 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张惠,“……”惶恐!先生,我胆儿,您别吓我!

    聂相思睡了近三个时,醒来便看见张惠笑眯眯的站在床侧看着她。

    聂相思愣了愣,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奇怪的看着张惠。

    “姐,您饿了吧?先生吩咐我给您熬了燕窝粥,让我等您醒了,端上来给您吃。”

    张惠着,端起她放置在床头的燕窝粥,拿着汤勺搅了搅,随即舀了一勺喂到聂相思嘴边,“整个战家,先生对您最好。您看,对您多细致,多贴心啊。”

    聂相思,“……”

    她一醒来,她就在她耳边一个劲的念战廷深真的好么?

    她现在最不想听到的就是这三个字好不好?

    聂相思撅了撅粉唇,盯了眼张惠喂到她唇边的燕窝粥,低低,“您这是我三叔让您给我熬的?”

    “可不是。先生本想自己动手来着,只是临时接了个电话,不得不出门一趟,所以才交待我做。姐,不得不,先生对您真是好得没话了。”张惠。

    “……”聂相思眼角轻抽,古怪的盯着张惠,“张阿姨,老实,我三叔是不是给了您什么好处?不然您干么一直他好话?”

    这个……

    张惠脸上掠过不自然,讪笑了声,“看您的。难道您觉得先生对您不好?”

    聂相思撇嘴,咕哝,“他对我好什么好,一点都不好。”

    张惠看着聂相思孩子气的脸,忍俊不禁,“快吃吧姐。”

    聂相思也是真饿了,本来之前就遭了罪,现在她可不想再自己虐待自己。

    于是乖乖张嘴,将张惠喂过来的粥吃了进去。

    一口粥咽下去,聂相思馋虫彻底被勾了出来,嫌张惠喂得慢了,干脆自己伸手接过她手里的粥,扑哧扑哧的吃了起来。

    张惠含笑看着她,“您慢点,还有。”

    “……”聂相思抽空看了眼张惠,表情别扭又傲娇,“张阿姨,在这个家,您跟我是一队的。您不能因为我三叔给了您好处,您就倒戈。”

    张惠悻笑,不话。

    谁让她拿人手短呢。

    吃完一碗燕窝粥,聂相思摸了摸肚子,看着张惠疑惑道,“您刚才我三叔出去了?”

    “嗯。”张惠点点头,问她,“还吃吗?”

    “吃。”

    聂相思果断道。

    张惠笑,“我下楼给您盛,您等着。”

    聂相思想了想,“我跟您一起下去。”

    张惠看着她笑,“好。”

    聂相思脸红了红,掀开身上的被子下床,不穿鞋就打算跟张惠下楼。

    “姐,鞋。”张惠忙弯身给她提鞋,放到她脚边,略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聂相思吐了吐舌头,乖乖穿上。

    ……

    下楼,聂相思又连吃了两碗燕窝粥,才满足了她的胃和味蕾。

    摸着肚子靠坐在沙发上,聂相思一双眼珠子在别墅内溜溜的转。

    转着转着,忽然便定住了,眼底不其然染上一层黯然。

    张惠端着洗好的葡萄从厨房出来,就见聂相思垂着长长的睫毛,年轻细嫩的脸蛋刻着几分落寞和沉寂。

    张惠心脏鼓了鼓,朝她走了过去,将水果盘放在她面前的茶几上,在她身边坐下。

    短暂沉默后,张惠从侧看着聂相思,柔声道,“姐,张阿姨陪您去花园走走吧,嗯?”

    聂相思摇摇头,起身,朝楼上走了去。

    张惠一顿,看向聂相思,“姐,您吃点水果吧?”

    聂相思没回应。

    张惠看着聂相思上楼,走进自己的房间,心头无声划过一抹叹息。

    ……

    下午近六点,战廷深夹带着一身冷气回到别墅。

    摘掉手上的黑色皮手套递给张惠,边脱身上的深灰色羊绒大衣边问,“思思呢?”

    “姐在房间里。”张惠。

    战廷深往楼上看了眼,将脱下来的大衣亦交给了张惠,便迈动长腿朝楼上走了去。

    战廷深自然不会以为聂相思会乖乖待着他的房间,所以上楼后,便径直走到了聂相思的房间门口。

    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房门把手便要拧开,却在拧动房门时,战廷深忽然停住了。

    战廷深冷眸轻动,松开门把手,抬手,敲门。

    叩叩……

    叩门后,战廷深等了会儿,房间内没动静。

    战廷深含抿了口薄薄的下唇,没再继续叩门,伸手再次握住门把手,拧开。

    房门打开。

    战廷深精深的眼眸先是看向房间内那张暖色的粉色床,从门口拂进一阵清风,将围着粉色床的纱帐吹开,床上却并没有某个女人的身影。

    战廷深浅蹙眉宇,冷眸轻沉,在房间内扫视了一遍,均没有发现聂相思。

    战廷深握着门把手的大手微微收紧,而后猛地松开。

    折声走到自己房门前,打开,深寒的双眸快速扫过房间,亦没有看到聂相思的身影。

    战廷深面庞蓦然黑沉,砰的一声带上门,转身,朝楼下疾步而去。

    张惠刚将他的大衣挂到衣架上,便听到身后传来下楼的沉重脚步声。

    心房缩紧,张惠不明就以的回头。

    当看到面色冷鹜,犹如一头愤怒的雄狮朝楼下疾步跃来的男人时。

    张惠心尖尖猛地抖了起来。

    “她不在!”战廷深沉凉盯着张惠,声线残冷。

    “……”什么?!

    张惠吸气,白着脸朝楼上跑。

    上楼,张惠打开聂相思房间的房门,走进去,四处看了看,均没有看到聂相思。

    张惠木在当场,一脸的茫然。

    怎么会没在房间呢?

    她明明上楼后,就一直没下来过。

    而且,她因为担心她,压根没敢离开客厅半步。

    所以,怎么可能好好的一个大活人,不见了就不见了?

    别墅外传来一阵汽车飙驶而出的引擎声,以及车轮急速碾过地面的刺耳吱嘎声。

    张惠用力提气,转头怔然看向楼下。

    那里,哪还有战廷深的影子?

    ……

    战家老宅。

    这个点,正是老宅吃晚餐的时间。

    所以,当战廷深人高马大的突然出现在餐厅,战曜等人一点没想到他会在这个时候来,均是握着筷子一块愕然的看着他。

    倒是战瑾玟最先回过神,兴冲冲的放下筷子,从餐位上跳了起来,冲到战廷深身边,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三哥,你怎么会来?你吃饭了吗?我们刚吃。你没吃的话,我们一起吃吧。”

    战廷深眉头皱紧得能夹死苍蝇腿,低头看了眼战瑾玟笑颜如花的脸,抿唇,将她抱着他胳膊的手拨开,看向战曜道,“思思呢?”

    战曜一愣,“思思?思思来了吗?”

    战曜着去看战津和盛秀竹。

    战津和盛秀竹互相看了眼,摇头。

    “相思没来啊。”盛秀竹。

    “三哥,聂相思她今天没来老宅,我一下午都在家里,没看到她来。三哥,你好不容易回家一趟,就别提旁人了。跟我们一起吃饭吧。”战瑾玟看着战廷深,声道。

    “什么旁人?思思她是旁人么?”

    战曜将筷子啪的一声拍到餐桌上,从位置上蹭了起来,凛目瞪了眼战瑾玟。

    战瑾玟肩头缩了缩,瘪着嘴,怨怨的看着战曜。

    心里不服气。

    她聂相思本来就不是战家人。

    既然不是战家人,那不就是旁人吗?

    她有错吗?

    哼。

    爷爷跟她三哥一样,都偏心聂相思!

    战曜才不管战瑾玟那点情绪,严厉的看向战廷深,“怎么回事?”

    战廷深敛眸凝着战曜看了几秒,薄唇微抿,,“没事。”

    话毕,战廷深转身便朝餐厅外走了。

    “三哥……”

    “臭子,你给我站住,把话清楚!”

    战廷深一走,战瑾玟和战曜均追着出去了。

    战津和盛秀竹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看出彼此有那么点无语。

    ……

    玉阳路,夏家。

    夏云舒放学后便去店里做兼职,没做一会儿便接到了聂相思的电话,她在她家门口等她。

    夏云舒一听她声音就觉得不对劲,兼职也没心情做了,索性请假撤了,打车便往家里赶。

    从出租车上下来,夏云舒一眼便看见在她家门口可怜巴巴蹲着的聂相思。

    夏云舒皱眉,跑着过去。

    听到脚步声,聂相思慢慢从膝盖里抬起头,看过去。

    见是夏云舒。

    聂相思吸了吸红彤彤的鼻子,又把头埋了下去。

    夏云舒眉头便皱得更深,上前,站在她跟前,插着蛮腰低头看她,“几个意思?”

    聂相思不吭声。

    夏云舒啧了声,放下手也蹲了下来,盯着聂相思垂搭着的脑袋看了几秒钟,伸手摸她的脑袋,声音柔了下来,“怎么啦?”

    聂相思用力咬了口嘴唇,瓮声瓮气,“云舒,我没地方去,你能收留我一晚吗?”

    “可以啊。”

    夏云舒什么都没问,聂相思一提,想也没想就答应了。

    聂相思感动得想哭,抬起头,红着眼角看着她道,“云舒,我会记得你的。”

    “……”夏云舒嘴角抽搐,这还是她认识的聂相思么?怎么跟个没安全感的孩子似的!

    夏云舒在心里叹了口气,伸手抹了抹聂相思的眼角,站起身,领着这个据是“没地儿”去的可怜进了屋。

    夏云舒带聂相思进屋时,夏镇候和余素华没在客厅,同父异母的弟弟夏阳还没回来,客厅里只有一个五岁的夏朵儿在看动画片。

    看到夏云舒领着聂相思进来,夏朵乌溜溜盯着夏云舒和聂相思。

    夏云舒瞥了眼夏朵,便径直带聂相思去了她的房间。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