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6章 可疼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徐长洋看着他烦郁的俊脸,停顿了片刻,缓和了声音,“司默,是兄弟,就什么都别。而且,我不相信这世上还有人比廷深,对相思更好。”

    翟司默抿唇,沉默了良久,,“你这么,我认同。只是,我们觉得廷深跟相思在一起没什么不可以。但是其他人呢?我身处娱乐圈最知道人言可畏。廷深的身份在那里,他一旦对外宣布他跟相思的关系,你想过没有,到时候整个潼市会掀起怎样的舆论狂潮?相思一个十八岁的姑娘,她要如何面对这些流言蜚语和网络暴力?这些姑且不论。老宅那边呢?该怎么做?老爷子那么喜欢相思,拿相思当亲曾孙看待。他要如何接受,自己的孙子和曾孙女在一起?”

    徐长洋听翟司默分析完,递给他一个意外的眼神,“看不出来,你的智商还能想到这些?”

    翟司默,“……”丫的,咋啥都能往智商上扣!

    “老徐,一般人呢,总喜欢挂在嘴边的,往往是他自己最缺的。比如你吧,来不来把智商两字挂在嘴边。因为什么呢?因为你没有啊。”

    翟司默摊摊手,感觉自己了这些就已经赢了的样子。

    “你能这么安慰自己,我很欣慰。”徐长洋笑着道。

    翟司默无语。

    这货不愧是谈判专家,能言善辩,巧舌如簧!

    翟司默叹了声,没再自己找虐,言归正传道,“若是廷深出生在普通家庭还好,至少跟相思在一起,不用背负整个社会的舆论压力。”

    徐长洋看了眼翟司默,见他真是在为战廷深和聂相思的未来发愁,轻抿了口唇,,“我想,廷深不会这么早昭告天下,他对相思的心思。毕竟,相思还。所以,你担心的问题,暂时不会发生。而且,我们要相信廷深。”

    翟司默表示还是很忧愁!

    而且直到现在,他那颗受惊的心脏还在扑通扑通的跳呢!

    翟司默皱皱眉,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心口。

    徐长洋眼角瞥到,摇头失笑。

    ……

    聂相思被送进医院,一天一夜才转醒,醒来便一言不发。

    谁跟她话她都不搭理。

    第三天,聂相思终于能出院。

    战廷深让人办理了出院手续,便在聂相思排斥紧皱着眉头的情况下,强行抱着聂相思离开了病房。

    直到离开医院,坐进车里,战廷深都没将聂相思放下来,而是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

    聂相思脸雪白,秀气的眉毛皱着,无声无息的在他腿上挣动身子。

    战廷深不轻不重的搂着聂相思的腰,却是让聂相思无论如何挣扎,都无法从他怀里得脱。

    聂相思坚持不懈的联系尝试了几次未果后,放弃了。

    一颗脑袋扭转到一边,嘴不耐的抿紧,不让自己的双眼有一丝看到某人那张脸的可能。

    战廷深也不强迫她非要看他。

    背脊轻靠在椅背上,冷眸不紧不慢的盯着她沉拉着的白皙侧脸。

    ……

    车子停在别墅门前,张政赶紧下车走开了。

    战廷深看了眼车外张政匆匆离开的背影,双瞳轻眯,随后微低头,凝着怀里愤然不耐的女人。

    聂相思很想下车,可是心里再清楚不过,他要是不想放开她,她怎么想都没用。

    “气性这么大?都几天了还生气?”战廷深开口,语气一如既往的清淡。

    聂相思听到这话,肺都要气炸了!

    什么叫她气性大?

    什么叫都几天了还生气?

    他还有理了?

    聂相思骨气腮帮子,眉头亦越皱越紧。

    战廷深将聂相思脸上的表情一丝一缕收进眼底,浅声,“打算从今以后都不跟三叔一句话了?”

    聂相思咬住下唇,不吭声,盈润的大眼有水光闪动。

    聂相思很委屈,很难过,很生气,甚至,有些恨他!

    他怎么能那么对她?

    那天是她生日啊,他怎么可以……

    温热的大掌轻捧起聂相思半张脸,将她的脸转向面对他。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氤氲着朦胧水汽的双眼,喉头微堵,“思思,跟三叔句话,嗯?”

    聂相思更紧的咬住下唇,垂掩下长长的睫毛,始终不肯开口。

    战廷深拧了下眉头,没再什么,抱着聂相思下车,朝别墅内走去。

    张惠知道聂相思今天出院,所以早早的在门口等着,见车子停下许久,战廷深和聂相思都没下车,不免有些疑虑。

    聂相思生日那晚,她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第二天战廷深焦灼抱着聂相思去医院她是知道的。

    刚开始她只以为是聂相思不舒服,后来她去主卧换床单,看到了床上的血渍,才猛然明白发生了什么。

    可是。

    那晚是相思十八岁生日啊,成人礼还没过完,先生就……

    张惠心下复杂得很。

    终于见战廷深抱着聂相思下车,张惠紧忙迎出去了两步,看了眼面色沉毅的战廷深,便将目光担忧的落在他怀里,瘪着嘴儿一见她看过去就快要哭的女孩儿。

    张惠心尖揪紧,眼眶也跟着一红。

    可是战廷深在,她是不好什么的。

    战廷深将聂相思径直抱到了楼上主卧,他的房间。

    聂相思被他放到床上的瞬间,清秀的脸皱了起来。

    战廷深站在床边盯着她看了半响,见她没有要搭理自己的意思,遂抿了口薄唇,转身离开了主卧。

    看到他出去,聂相思立刻从床上下来。

    那晚,他就是在这张床上对她逞凶的!

    她多疼啊,哭都哭不出来,可他始终不肯停下来。

    聂相思不得不承认,她现在恨死了战廷深,一丁点都不想看到他,更不想待在有残留着他气息的空间。

    咬紧嘴唇,聂相思快步朝门口走。

    然而,她人还没走到门口,房门便被从外推开了。

    聂相思步伐一顿,腿肚子跟着绷紧了紧,紧张的抬头看去。

    当看到来人并非某人时,而是张惠时,聂相思绷紧的腿肚子松了松,红着眼冲过去紧紧抱住了张惠,“张阿姨,呜呜……”

    “姐。”张惠心疼,也忙伸手抱着聂相思轻轻拍她的背,哑声道,“你受罪了。”

    “呜……”聂相思哭得抽嗝,委屈的眼泪哗哗的掉,“我讨厌他。”

    “嘘。”张惠抽气,压低声音,“姐,可不能这么,要是让先生听到,您又得遭罪。”

    “我才不怕他。他是恶霸吗?他这么欺负我,我连都不能吗?张阿姨,可疼了,呜呜……”

    聂相思到现在都不敢回想那晚的经历。

    唯一遗留在她脑子里的,除了疼,还是疼。

    这话,险些把张惠的眼泪给逼出来了,深深吐了口气,,“这件事是先生做得不好。只是张阿姨不懂,先生平日对您多好啊,您不心割到手指头他都心疼得要命,可那晚怎么就舍得那么狠的对您?”

    聂相思抽噎的声音微微停顿,后又含紧嘴唇哽咽的掉眼泪,没回答张惠的话。

    等了会儿,没听到聂相思开口,张惠也没再继续追问,抱着聂相思,耐心的安抚,哄慰。

    ……

    快两个时,张惠才从主卧房间出来。

    一出来,就见一道秀芹挺俊的身姿站在房门一侧的墙壁前,手里夹着一根烟,但没点燃。

    张惠有些吓到,抽着嘴角毕恭毕敬道,“先生。”

    战廷深看了眼张惠,“她呢?”

    张惠一怔,才明白他口中的“她”指谁,于是道,“姐这会儿睡着了。”

    战廷深停了停,点头,“嗯。思思很依赖你。”

    战廷深“嗯”了声,话锋急转,盯着张惠冷不丁。

    张惠惊得捏了手心,头垂得更低,“您若是不喜欢我跟姐走得太近,以后我会跟姐保持距离。”

    “你不用紧张。”战廷深敛眉。

    张惠不紧张才怪。

    这位爷的脾气她就是再过十几年也摸不准。

    “听您的儿子最近失业,是吗?”战廷深。

    “……您,您怎么知道?”张惠战战兢兢的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盯着她,没出声。

    张惠闭眼。

    像战廷深这样的身份和城府,他不可能留一个他完全不知道底细的人来负责他和相思的饮食起居。

    所以,他想知道她目前的处境并不需要花费多大的力气。

    “是的,先生。”张惠如实。

    “公司正好缺一个保安,回去问问你儿子,有没有兴趣。”战廷深。

    “……”张惠怔住。

    看向战廷深的眼神,就像不相信好运突然会降临到她身上的惊愕。

    别看他只是战氏集团的一个保安。

    据她所知,就算只是战氏集团一个保安的工作,也需要名牌大学的本科学历证明的。

    而且,福利齐全,月工资上万,待遇优厚得没话。

    可是她的儿子,连高中都没念完……

    张惠惶惶的看着战廷深,不确定自己有没有误会他的意思。

    他是,要给她的儿子安排进战氏集团当保安,这个意思吗?

    “你现在的酬劳是多少?”战廷深皱皱眉头,看着张惠又问。

    张惠愣了愣,“……一万。”

    “这个月起,翻倍。”

    what?

    张惠,“……”惶恐!先生,我胆儿,您别吓我!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