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4章 战廷深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的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撞动了下,猛然揪了起来。

    “快过去吧。”徐长洋抬手拍了拍聂相思的肩,。

    “……我怕。”聂相思皱起眉头,撅着嘴嘀咕。

    徐长洋一愣,笑起来,“怕什么?你三叔还能打你不成?”

    聂相思烦躁,“他要是打我一顿还好,我就怕他板着个脸不话,你什么他也不搭理你。”

    徐长洋笑得眼角都折出了性感的纹路,挑唇朝战廷深望了眼,微俯低头,在聂相思耳边,“那徐叔教你个办法。你三叔若是不理你的时候,你就撒撒娇。若是还不理,你就死皮赖脸的粘着他。不出十分钟,你三叔就没辙了。”

    “啊?”聂相思匪夷所思的看着徐长洋,“真的可以吗?”

    “嗯,试试。”徐长洋握握她的肩头。

    呃……

    “好吧。”聂相思点点头。

    ……

    回珊瑚水榭的车上。

    司机张政驾车,而聂相思和战廷深则坐在后车座。

    车内气流莫名低,沉默得像是车内根本没有人的存在。

    聂相思头皮绷着,乌黑的眼珠子拘谨的转动,不时偷偷朝身侧冷酷坐着一言不发的男人瞄。

    战廷深从上车开始,脸上便一点表情也没有,两片薄唇抿直,幽邃深沉的眼眸目不斜视,直视前方。

    一条遒劲的长腿架在另一条腿上,一只手放在膝盖上,另一只手则随性搭在车座。

    整个人给人一种,特别难接触,也特别难讨好的感觉。

    聂相思心尖揪着,很不喜欢与他这般僵持的局面。

    她宁愿两人吵架,也不愿像现在这样,彼此一言不发。

    张政早在两人上车时便察觉到两人的气场不对,所以开车时也十分心,尽量让车子保持平稳匀速行驶。

    “三,三叔……”

    聂相思憋不住,在昏黄的车内灯光下去看战廷深,,试探性的声叫他。

    战廷深没反应,那样子就像压根没听到。

    聂相思盯着他深刻立体的侧脸轮廓,又声气的叫他,“三叔?”

    战廷深依然无动于衷。

    聂相思抿抿嘴唇,谨记徐长洋临走前的教诲,继续缠着他叫,“三叔……”

    战廷深眉心微不可见的拧动了下,但仍旧没有搭理聂相思。

    聂相思歪着头看他,漂亮灵动的猫眼溜溜在他脸上滑,声音又甜甜软软的,带着刻意讨好的味道,“三叔……”

    “……”战廷深冷抿的嘴角轻抽了下,压着两道长眉,冷冷转眸盯向聂相思。

    他目光落在她身上时,聂相思被冻得背脊激灵了下,脸也轻轻抖了抖,但大眼仍旧在他脸上,没有移开,低低喊他,“三叔。”

    战廷深浑身充斥的戾气忽然便消散不见了。

    长眉虽依旧拧着,可望着聂相思的寒眸到底也没那么冷了。

    聂相思见状,在心里轻轻吐了口气,大着胆子挪动屁股往他身边靠。

    靠近了,聂相思顿了顿,忽而快速伸手,紧紧抱住了他一只胳膊。

    战廷深,“……”

    聂相思还是看着战廷深,一双眼睛乌沉沉的,又清澈又心,真就像一只想极力讨主人欢心的猫儿。

    战廷深垂眸凝着聂相思的脸,漆深的眼眸深处浮现柔软,可不过一刹那,便被冷硬覆盖。

    深瞳半眯,战廷深旋即从聂相思脸上移开视线,目光幽沉沉的凝视前方。

    聂相思眨了眨眼,盯着战廷深看了半响,而后慢慢把头靠在了他的肩上。

    她想。

    她家三叔应该不生气了吧。

    不然,他怎么可能还让她挽着他的胳膊。

    嗯。

    一定是不生气了!

    聂相思这样想着,心事一放松,困意便沉沉来袭,脑袋靠在战廷深的肩膀,睡了过去。

    睡梦里的聂相思,突然感到一阵泰山压顶的窒息感,秀致的眉头难受的皱紧,微抿的粉唇也轻轻张开,帮助呼吸。

    然而,她刚将双唇打开,男人磅礴的气息涌了进来。

    一阵呼吸不畅下。

    聂相思慌错的蓦然睁开双眼。

    刚睁开双眼时,视线不聚焦,眼前迷蒙模糊。

    只隐隐能看到一张脸在她眼前晃动。

    脸?

    聂相思倒吸气,身子绷直,眼阔瞪大,模糊的视线渐渐变得清晰。

    当看清悬浮在她身上的男人脸时,聂相思惊惶万状,“唔,三,三叔……”

    聂相思只能勉强吐出这两个字,便什么也不出来了。

    身上犹如被一块笨重巨大的火石压着,聂相思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被从喉咙里挤压出来了。

    聂相思头皮发麻,后颈的寒毛根根直立,惊惶到了极致。

    她隐约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可是,不可以啊!

    聂相思怕得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偏偏恐惧到了顶点,浑身的力气却在一点一点流失殆尽。

    而就在这时,身上蓦地一凉,旋即……

    犹如钝斧劈开身体的剧痛猛烈袭来,聂相思捏紧双手,痛得快不能呼吸。

    眼泪肆意洒落,聂相思难受的呜咽,细长脖子上细细的青筋都鼓了出来。

    这一晚,鬼知道聂相思经历了什么。

    “思思,你是我的。”

    陷入昏睡前,男人低沉沙哑的嗓音,模糊的拂进聂相思的耳朵,两行清泪,从聂相思的眼角滚落。

    ……

    战廷深用最决绝,也最残酷的方式,宣告了他对聂相思的所有权。

    而他不顾一切的宣誓主权,于聂相思而言却是一场残忍的酷刑。

    一切结束,战廷深从后拥着聂相思,下巴贴靠在聂相思白莹的秀肩时,蓦地感到一股烫意。

    战廷深迅速睁开双眼,冷眸急速转沉,搬过聂相思的身体。

    当看到聂相思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时,战廷深心头猛然揪紧。

    尤其是聂相思此时脸色蜡白,原本粉润晶莹的双唇此时干裂脱皮,一双眼睛红肿不堪,秀丽的眉头痛苦的紧皱,微微蜷缩着的身子不时的战栗。

    战廷深后知后觉,一张俊颜亦是跟着一白。

    拽紧拳,战廷深如敏捷的野豹从床上弹起,迅速去衣帽间穿戴整齐,拿着一件他的白衬衣出来,将聂相思心从床上抱起,给聂相思套衬衫的长指竟也在微微发着抖。

    好不容易套上衣服,战廷深薄唇已经跟聂相思的唇一般煞白干燥,他滚动喉结,在聂相思额头上重重印下一吻,而后抱起聂相思就要朝卧室外走。

    然。

    刚往前走一步,战廷深猝然停了下来,猛然回头朝床上看。

    目光触及床上那片刺目嫣红时,战廷深眸光亦是染上猩红。

    这一刻,战廷深杀了自己的心都有!

    ……

    逸合医院,高级vip病房。

    战廷深站在病床边,周身被一股森冷的黑气笼罩着,面庞冷硬紧绷,薄唇抿成一条冰冷的直线,盯着病床脸苍白如纸,了无生气的女人。

    林淮碍于身份,没有亲自给聂相思检查,而且安排了一名妇科资深女教授给聂相思检查。

    教授年逾六十,并非逸合医院的常驻医师,而是挂名教授,每周来医院坐两次诊。

    而今天恰好就碰到被“虐待”得惨不忍睹的聂相思。

    教授一来,便将战廷深等人赶出了病房,留下两名护士,一同给聂相思细致的检查了遍。

    当看到聂相思凝脂般白皙的肌肤上那密密麻麻的青紫痕迹,以及腰肢上那两抹明显的掐痕时,女教授和两名护士脸色便难看了下来。

    这不是变相的家暴么!?

    女教授双眼窜出愤怒的火苗。

    压着怒火,细致的给聂相思各处抹上药膏。

    因为聂相思现在发着高烧,周身滚烫如火石,所以上完药,女教授便让护士给聂相思输上水。

    一切就绪,才打开病房门,放战廷深和林淮进来。

    女教授看了眼酷冷站在病床前的战廷深,不客气道,“你跟我来。”

    林淮,“……”

    战廷深皱眉,转眸幽然看向女教授。

    女教授眯眼,“看什么看,的就是你!”

    林淮脑门上的冷汗都飙了下来,偷偷朝女教授使眼色。

    女教授正在气头上,哪管得了林淮,拉着脸盯着战廷深继续道,“长得人模狗样的,做的都是些什么事!你当人姑娘是铁打的,感觉不到痛是不是?”

    铁打的……

    两名女护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是一脸的红。

    林淮,“……”一个劲儿的擦冷汗!

    战廷深脸庞冷抽,眉毛压得极低,气场亦是低到了极致,盯着女教授。

    “禽兽!”女教授哼骂。

    “……李,李教授,我突然想到有件事忘了跟您,您来一下我的办公室。”

    林淮吸着气,边匆匆朝病房外走,边对李教授。

    “好,我马上过来。”

    李教授虽这么,但却没走,而是看着战廷深继续,“你们这些男人,一点责任心都没有,只顾自己舒坦,一点不顾及女方的感受。你看看你把姑娘弄成什么样了?我不是恐吓你,你这样很容易让这姑娘留下心理阴影。真留下心理阴影了,到时有的你后悔的!”

    李教授把想的完,这才带着两名护士沉着脸气咻咻离开了病房。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