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3章 三叔,我脚疼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可是,他刚开口,聂相思便松开了他的手,从他身边擦过,朝战廷深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陆兆年愣了愣,就要跟上去。

    “陆少,如果我是你,我会找个地方安静的待着。”

    徐长洋适时上前,挡在陆兆年身前,嘴角轻斜,温温浅浅的提醒。

    陆兆年又是一怔,或然的看向徐长洋。

    徐长洋对他轻点了点头,眼角扫过怔站在一旁的夏云舒,跟闻青城转身离开了。

    被单下来的战曜,“……”

    ……

    “三叔……”

    聂相思脚步凌乱的跟在战廷深的身后。

    整个人从头发丝到脚趾甲都惴惴不安。

    战廷深近一米九的身高,手长脚长的,他往前跨一步,聂相思就得跨两三步才能跟上。

    更何况,他此时分明不想她跟上,步伐迈得便更大。

    聂相思穿着高跟鞋,全程跑,却还是与他拉开了一段距离。

    聂相思焦灼难安。

    在决定这样做时,她没有想太多。

    她只是希望,她跟他能回到以前。

    他只是她的三叔,而她是他的思思,是辈。

    可是他现在的反应,却让聂相思慌了。

    她忽然之间有种强烈的感觉。

    她错了!

    她做错了!

    所以她现在很慌,很乱。

    “三,三叔……”

    聂相思一咬牙,提起裙摆,朝他跑了过去,一只胳膊不由分的挎着他的手臂,担心他甩开她,大眼无辜的看向他,低低的叫他,“三叔……”

    战廷深没看她,但也没甩开她的手。

    往前的双腿亦没有停顿,速度同样也没有缓和下来。

    聂相思跟着他的速度走了一段,双脚便痛得厉害,两只腿肚子已经开始打颤。

    聂相思咬着下唇,脸紧紧绷着,水润的双眼巴巴的瞅着战廷深,“三叔,我,我脚疼。”

    聂相思哑声嗓音,可怜兮兮的。

    战廷深没理她,侧颜冷峻,不近人情。

    聂相思瘪了瘪嘴巴,“三叔,我腿真要断了,你慢点。”

    聂相思声的哀求。

    蓦地。

    战廷深冷笑了声,停了下来。

    聂相思却险些没刹住,上半身往前倾斜。

    要不是她的胳膊挽着他的,她保不准会丢人的摔到地上。

    聂相思后颈寒毛立了立,提气,收回倾出的上半身,站定在战廷深面前,抿着下唇,一副逆来顺受的模样。

    “解释!”战廷深冷邦邦道。

    “……”聂相思眼皮一跳,双唇含紧,看着他没出声。

    战廷深眼眸浓黑,“无话可?”

    聂相思还是不话。

    战廷深点点头,将她挽在他胳膊的手用力拨开。

    聂相思吸气,慌到不行,两只手并用,抱住了他的手臂,身子赖皮的贴着他,双眼涌出薄薄一层水汽,惊慌的看着他。

    战廷深心尖发疼,却更怒,冷眸低垂,凛冽的瞪着聂相思,“聂相思,陆兆年是你男朋友?”

    聂相思摇摇头,又点点头,眼泪卡在眼角,脸苍苍白白的,又很慌。

    “是还是不是,话!”战廷深低喝,双瞳里似藏着两柄利剑,不停的往聂相思单薄的身体上戳。

    聂相思死死抿住嘴唇,仍是不吭声。

    她现在不敢是,可又不能不是。

    所以只好不出声。

    而聂相思的不出声,在战廷深看来,却是默认的意思。

    战廷深下颚冷然绷紧,那双寒眸里有血光闪现。

    甚至于,聂相思能清晰感觉到被她双手挽着的胳膊,肌肉鼓凸,一块块的,犹如坚硬的顽石。

    聂相思心头狂跳,分润的双唇染上虚白,怕得眼泪一下从眼角滚了下来。

    “廷深。”

    徐长洋和闻青城适时走来。

    徐长洋将聂相思从他面前拉开,微眯眼看着战廷深阴翳到极致的面庞,轻声提醒,“这里是宴会大厅,有什么话,回去以后再。”

    “嗯。”闻青城赞同的点头,顿了顿,,“今天是相思十八岁生日,再生气,也等过了今晚再。”

    过了今晚?

    战廷深深眸快速闪过什么,深深盯了眼白着脸无措站在徐长洋身后的聂相思,什么都没,裹挟着一身寒气往前走了。

    看着战廷深冷鹜的背影,徐长洋面上隐隐浮现一层担忧,看了眼闻青城。

    闻青城轻眯眼,抬手轻拍了拍聂相思的肩,朝战廷深离开的方向走了去。

    “徐叔。”聂相思揪着双手,看着战廷深离开的冷酷背脊,一把嗓沙哑得厉害。

    徐长洋低头看着聂相思,轻叹,“听徐叔的话,待会儿宴会结束,去跟你三叔好好道个歉。”

    “道歉?”聂相思抬起头,含着眼泪花花的大眼迷蒙的看着徐长洋,哑哑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鼻音,“徐叔,你觉得我做错什么了吗?”

    徐长洋眉头淡淡一蹙,半响,深盯着聂相思道,“相思,你记住,在你三叔心里,谁都比不上你,你是最重要的。”

    这样的话,以前聂相思只会认为徐长洋想表达的是,战廷深对她好,在乎她。

    但也仅仅是在亲情的基础上。

    可是这会儿听到他这样的话,聂相思却觉得他其实想表达的是另一层深意。

    聂相思湿润的睫毛低低掩下。

    内心无力而悲伤。

    他对她的这份好,要她怎么心安理得的接受?

    ……

    直到宴会结束,徐长洋都没离开聂相思身边半步。

    一来,他特别享受某个女人做贼似的,时不时朝他这边偷偷瞄来的可爱样儿;二来,自然是知道某人不希望陆家的少爷再接近聂相思。

    宴会结束,所有前来参加宴会的达官显贵陆陆续续离开,剩下的便是战家和盛家的亲友。

    陆兆年和夏云舒许是担心聂相思,所有迟迟没走。

    聂相思分别看了眼陆兆年和聂相思,吸了吸鼻子,对徐长洋,“徐叔,我能不能过去跟我朋友几句话?”

    徐长洋点头,“可以。我跟你一起。”

    聂相思,“……”

    埋怨的看着徐长洋。

    徐长洋雅达的笑,“怎么,你要跟你朋友的话,不方便让徐叔听到?”

    “……哪有。”聂相思撅着嘴,咕哝。

    “那就好。走吧。”徐长洋着,率先往前走了。

    聂相思深吸气,跟上。

    陆兆年和夏云舒看到聂相思和徐长洋走来,两人纷纷挺直了背脊,直勾勾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含唇,站在夏云舒和陆兆年面前,“对不起啊,今晚没有照顾到你们。”

    “我们都这么大人了,哪需要照顾啊。”夏云舒盯着聂相思,轻轻。

    聂相思勉强扯了扯嘴角,,“对了,我看到夏叔了,他走了吗?”

    提到夏镇候,夏云舒眉头明显皱了皱,淡淡,“嗯。”

    “他没让你跟他们一起回去?”聂相思有些生气。

    “不是。是我让他们先走。”夏云舒。

    聂相思盯着她看了会儿,忽然转头对徐长洋道,“徐叔,你能帮我送我朋友回去么?她家住玉阳路,好像跟您住的地方在一个方向。”

    徐长洋微眯眼,盯着夏云舒,刚要开口。

    夏云舒抢先道,“不用了相思,我等下自己坐公交车回去。”

    “现在都快十点半了,哪还有公交?”聂相思看着她道。

    “……我可以打车。”夏云舒。

    “这……”

    “穿这样打车?”徐长洋挑眉,意味深长的扫了眼夏云舒身上薄薄的晚礼服。

    夏云舒眼尾颤动,不自然的抱了抱双臂,总觉得他看向她的眼神,带着一股子……“猥亵”。(徐长洋:猝!享年31岁!)

    聂相思一愣,而后点头道,“是啊,你穿成这样打车恐怕不安全。反正徐叔回家也要路过玉阳路。顺路而已。你不用觉得不好意思。”

    夏云舒汗哒哒。

    她不是不好意思,单纯不喜欢跟陌生人独处!

    “我家也要路过玉阳路,不然我送你回去吧。”

    一直没开口的陆兆年突然轻声道。

    陆兆年一完这话,便感觉到一道冷飕飕的目光朝他身上射了过来。

    陆兆年怔了怔,看向徐长洋。

    却见徐长洋压根没往他这边看。

    轻皱了下眉头,陆兆年想,兴许刚才只是他的错觉,其实根本没人看他!

    在心里默默将徐长洋和陆兆年比较了下,夏云舒私心觉得坐陆兆年的车比较自在,而且……安全!

    所以,夏云舒对陆兆年大喇喇道,“那就麻烦你了。”

    “不会。”陆兆年扯唇,摇摇头。

    徐长洋表情未变,只是盯着夏云舒的双瞳微微蒙上了一层黑气。

    聂相思抿唇,看着陆兆年,双眼有些复杂,“谢谢。”

    陆兆年摇头,深凝着聂相思,明朗的眼眸印着显而易见的担忧,“你,还好么?”

    “……”聂相思微楞,点头,“我很好。现在不早了,你们路上注意安全。”

    聂相思看向夏云舒,“到家后给我来个电话。”

    夏云舒对她比了个ok的手势。

    “那,我们走了?”陆兆年有些不舍和不放心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抿唇,“好。”

    随后陆兆年和夏云舒便离开了宴会大厅。

    看着两人的身影消失,聂相思捏了捏指尖,转身,抬起眼皮懒洋洋朝前看,却不想正撞进某人幽暗深邃的冷眸里。

    聂相思的心,也像是被什么东西给狠狠撞动了下,猛然揪了起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