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50章 战总对的感情不一般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梁雨柔走近,当看到眼眶通红的战瑾玟时,惊了惊,“这是怎么了?”

    “雨柔姐,我三哥太能气人了!聂相思算什么啊,不过就是一个领养的孤儿,可他竟然对她好得胜过他自己的亲妹妹!”

    战瑾玟瞪着被战曜牵上台的聂相思,咬着牙忿然道。

    梁雨柔绣纹的一字眉几不可见的拧动了下,目光也投递向如耀眼尊贵的公主般站在台上的聂相思。

    她脖子上戴的那条珍珠项链,是出自国际知名珠宝设计师之手,全球仅此一条,价值上千万。

    她身上的裙子,是法国顶尖手工定制大师一针一线做出来的,这件裙子,少也许耗时几个月才能完成,价值可想而知。

    还有她脚下的粉色水晶鞋,同样是大牌设计师量身定制。

    别项链,裙子以及水晶鞋,单她头发上那只蝴蝶发卡,也是上百万的!

    将好几千万穿戴在身上,件件皆出自名设计师之手。

    先且不价值,光是这档次,就是多少女人花再多钱也无法达到的高度。

    她聂相思,真是投得一手好胎!

    托她父母双亡的福,搭上了战廷深这尊大佛,宠她入骨!

    梁雨柔眯了眯眼,眼底一闪而过的暗光被她恰到好处的遮掩。

    如常的将视线从聂相思身上移开,温温婉婉的看着红着眼眶随时可能哭出声的战瑾玟,声音轻柔,“今天是相思的十八岁生日,成人礼难免弄得盛大些。毕竟你哥的地位摆在那里,不可能办个规格不符合你哥身份的宴会。你是吧?”

    “是啊瑾玟,咱们战家是四大家族之首,既然决定举办宴会,自然不会随便办办。不然,落人口舌不,战家的面子也挂不住啊。”

    盛秀竹赶紧附和道。

    梁雨柔闻言,双眼快速划过冷嘲。

    “话是这么没错,可是我哥不至于办得这么盛大引人瞩目吧?当初我十八岁生日礼可没有她聂相思的规格!你看看她身上穿的,脖子戴的,还有脚下穿的。哪一件不是请花钱都请不到的名设计师设计的?我呢?我十八岁生日,我哥压根就不在意。就给我送了一套别墅。生日宴的前期准备他没有参与,就连我生日宴当天,他也因为聂相思不舒服提前走了。”

    战瑾玟越越委屈,越越认定战廷深偏心,越越心灰意冷,伸手抹了抹眼睛,,“你们不用开解我了,我又不是傻子,我哥对谁好我还看得出来!妈咪,我不想待在这里了,我再也不想看到聂相思,再也不想看到我三哥!”

    完,战瑾玟提着裙子朝外跑了出去。

    “瑾玟……”

    盛秀竹心尖一提,就要追出去。

    “伯母。”梁雨柔及时拉住她,温柔的安抚她,“宴会才刚开始,您现在不能走,不然被那些媒体看到,指不定会怎么认为。所以您留下来吧,我去追瑾玟。放心伯母,我一定好好安抚瑾玟,开导她。”

    “雨柔,还是你想得周到。伯母现在不能走,所以,瑾玟就拜托给你了。瑾玟最听你的,你什么,她也比较容易听得进去。快去吧,伯母实在担心瑾玟那丫头。”盛秀竹握了握梁雨柔的手,急切道。

    “嗯。我这就去。”

    梁雨柔抽出手,转身朝战瑾玟的方向追了出去。

    盛秀竹一直看着梁雨柔走出宴会大厅,才长长叹着气,朝台上的聂相思和战曜看了过去。

    虽然她刚还在尽力安抚战瑾玟,找各种理由服战瑾玟,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好,纯碎只是碍于身份,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可是心底深处,她同样觉得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好,太夸张,太过度!

    远远超过了对他亲妹妹的好,甚至,超过战家的每个人。

    “好了,相思从五岁到战家,一直跟着廷深生活,两人同住一个屋檐,在廷深心里,相思恐怕早已是女儿的位置。就像我们对瑾玟,不就是掏心掏肺,恨不得把全天下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她面前么?”

    战津上前,从后轻拥着盛秀竹的肩,。

    盛秀竹看了眼战津,却是什么都没有。

    ……

    从台上下来,聂相思立刻去找夏云舒。

    可是她找遍了整个宴会大厅都没找到她人,难不成没到?或者去洗手间了?

    没到应该是不可能,毕竟宴会开始前一个时她便找她确认,她那时便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那就是去洗手间,或者找地方躲清闲去了。

    这样想着,聂相思提着裙摆朝洗手间的方向走了去。

    通向洗手间的长走廊,聂相思远远瞧见一身红衣好看得像是从游戏里走出来得夏云舒,面上一喜,聂相思勾唇,加快步子朝她走了过去。

    “这个聂相思还真是好命,成人礼比战家正牌千金大姐办得还要隆重。刚你看到了吗?战瑾玟都被气跑了。啧啧。”

    “没办法啊,谁叫战总就是喜欢聂相思比喜欢他那个亲妹妹多。”

    “喜欢,我看不单单如此吧!”

    “……你什么意思?我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快快。”

    “这件事我也是听我一个朋友醉酒后跟我的。是……”

    女人的声音瞬间压低,“是战总对聂相思的感情不一般……”

    “……”

    女人这话一出,里面的女人像是被震惊到了,好一会儿没出声。

    “天!这种话可不能乱!”其中一个女人惊道。

    “是啊是啊,毕竟战总可不是我们这些人能妄自非议的对象。”

    “我那个朋友乱没乱我不知道。但她那天就是跟我这么的,还醉醺醺的叮嘱我别出去。”

    “……我不相信!战总会喜欢聂相思那样的青涩丫头?以他的身份地位和财势,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若是聂相思对战总有非分之想,我还能相信一点。”

    “也是。你看聂相思那长相,啧啧,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长相……这么来,我还真觉得可能是这样,聂相思对战总别有用心。而且,别看聂相思年纪,手段了得。她一个收养的孤儿,却比战家的正牌姐还受宠,不是太不合情理了吗?我看八成是聂相思用了什么狐媚手段!”

    “这个聂相思实在太可怕了。如果她真的对战总抱有别的想法,那必然是蓄谋已久了。听她刚进战家时才五岁。五岁的孩子就有她那样的心机,嘶~想想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有心机又怎么样?就算她真的使手段让战总喜欢上她,她以为就能坐上战太太的宝座?想得美!别梁雨柔是个厉害角色,就连战家的人恐怕也不会同意她这么一个女人进家门……”

    “够了么!”

    几个围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得正兴起的女人,被这道突然传来的清亮却冷厉的女声吓了一跳,纷纷绷了脸朝洗手间门口忘来。

    当看到是夏云舒时,几人因为紧张绷着的练,立时缓了缓。

    前一刻还惶然的双眼,这会儿皆是换上不悦盯着夏云舒,“你谁啊?”

    其中一个女人不善开口。

    夏云舒冷笑,抱着胸往洗手间门沿一靠,,“只会在背后嚼舌根的人,不配知道姑奶奶我的名字。”

    “我去,这谁啊,这么猖狂!”另一个女人被夏云舒盛气凌人的气焰击得咬紧了牙关!

    “不认识!”回答的女人同样抱胸,布满敌意的目光审视的盯着夏云舒。

    “知道吗?听活着的时候在背后诽谤他人,口出恶言,死后下地狱会被割掉舌头,而且不能投胎为人,只能做一只人人厌恶看到就想拍死的恶心苍蝇!”

    夏云舒不咸不淡的勾着嘴唇,慢悠悠。

    “你骂谁是苍蝇?”

    “谁接话骂谁!”夏云舒眯眼,凌厉的盯向她。

    那女人被她盯得心尖竟是一颤,张了张嘴,话都不出来了。

    “我看你就是想找茬!我们聊天聊得好好的,碍着你什么事了?”

    “看不惯怎么着?”夏云舒抬高下巴,盯着那人。

    “神经病吧!”

    “嗯,你对了,我就是神经病!所以今晚,你们就做好在洗手间被我堵到宴会结束的心里准备!”夏云舒眯眼。

    “就凭你?”

    “我正好学了点跆拳道,正好在全国比赛中得了奖。对付你们几个,绰绰有余!”

    跆拳道,还得了奖……

    几个女人傻眼了,似乎没想到长相纤柔的夏云舒竟然“身怀绝技”!

    夏云舒静静的看着几人。

    学跆拳道?得奖?

    别搞笑了!

    她能顽强的活到现在已经需要她花费很大的精力了,哪有闲钱去学跆拳道!

    不过力气比一般女人大倒是真的。

    气氛就这么僵持了下来。

    夏云舒就堵在厕所门口,那样子分明是铁了心的不让几人出来!

    这些个人不给点教训,长长记性,她们今天能出这样的话,改天就能出更过分的!

    “你到底想怎么样?”其中一个女人带着哭腔道。

    夏云舒耸耸肩,“我已经得很清楚了,宴会结束前,你们谁也别想……”

    “云舒。”

    夏云舒顿住,偏头朝后看。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