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7章 心跳好快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于是扯了扯唇,淡声开口。

    “对了。“

    战廷深一开口,盛秀竹和战津落在聂相思身上的视线随即移开,看向战廷深。

    战曜顿了顿,也朝战廷深看去,“有什么话就,磨磨唧唧干什么。”

    盛秀竹郁闷且不满的看着战曜,声道,“爸,您怎么事事针对廷深啊?”

    “……我,我哪有针对他!是他自己吞吞吐吐的。”战曜梗着脖子嘴硬道。

    “有没有您自己心里清楚。”盛秀竹咕哝了句。

    战曜,“……”

    “妈,我已经习惯了。”

    本来盛秀竹没打算再,战廷深却在这时幽幽的补了句,话语中还透着那么点隐忍和无辜。

    战曜嘴角狠抽,虎着双眼瞪战廷深。

    “爸,您看您。廷深都多大了,您还老针对他,就不能照顾照顾他的心情,给他留点面子么?”盛秀竹顿时心疼,看着战曜道。

    看着盛秀竹一副他把战廷深虐待了似的谴责表情,战曜黑线,但这次战曜没接话,省得他一接话,盛秀竹没完没了。

    没好气的看着战廷深道,“你刚才想什么,能不能快点!“

    这臭子,整天黑商场那些人不够,回到家还跟他玩起了腹黑!

    坏蛋!战曜暗自磨牙。

    眼见盛秀竹又要再次开口,战廷深适时道,“宴会当天还没决定由谁带相思入场。”

    战廷深看着战曜毛一下子顺了,长眉挑了挑,“爷爷,您觉得谁合适?”

    “……”那还用么?自然是他最合适!

    战曜在心里道。

    但面上却端着,“带相思进场的,自然得是家里的长辈。你啊,秀竹,你爸都合适。”

    在场的人战曜都了,唯独没他自己。

    而战津和盛秀竹一听战曜提他俩,眉头皆是皱了皱。

    战廷深看到,深眸微微敛起,转瞬便恢复如常,轻飘飘看向聂相思,醇声,“思思,你希望是谁?”

    然后。

    刚从她身上离开的视线,又都聚集到了她身上。

    聂相思倒没了先前的不自在,抿唇接受他们的目光投视。

    “思思,你想谁牵你进宴会大厅?”战曜期待的盯着聂相思,那眼神热烈得,只差没直接让聂相思希望他牵她进去。

    聂相思看了看战津和盛秀竹。

    发现她一看过去,战津和盛秀竹便从她身上转开了视线。

    那意思很明显,不希望聂相思他二人。

    聂相思虽然并不会自讨没趣的让战津和盛秀竹在宴会当天带她进场。

    可看到战津和盛秀竹不加掩饰表现出的不愿,心头不免有些涩涩的,但并不浓烈。

    毕竟战津和盛秀竹对她的不喜,也不是这两天才开始的。

    所以聂相思虽然有那么一丁点失落,但也并没到不能接受的地步。

    这么想着。

    聂相思看着期盼望着她的战曜,“太爷爷,您愿意吗?”

    “愿意,太爷爷当然愿意。哈哈。你这孩子,还问爷爷愿不愿意,用得着问吗?要我,就该由太爷爷带你出场。”

    战曜当场也顾不得矜持了,笑哈哈的拍着聂相思的手道。

    不仅如此,战曜还不忘递给战廷深一个极度嘚瑟和挑衅的眼神儿:看吧看吧,思思跟我是最亲的,你是她三叔跟她朝夕相处怎么了,跟我一比,还不是得靠边站。

    战廷深,“……”

    看到战曜如此开怀,聂相思本应高兴的,可不知为何,心口却沉甸甸的。

    ……

    战曜一行三人离开别墅,服装设计师便带着礼服来了。

    看到礼服的第一眼,聂相思眼中的喜欢便控制不住的流露而出。

    聂相思最喜欢的颜色是浅粉色和淡黄色。

    而设计师撑开那件礼服,便是裸粉色的。

    抹胸的设计,礼服的主要布料是纺纱,裙摆是很少女的蓬蓬长裙,裙摆的纺纱起码有十几层。

    而礼服上,全是的淡黄色和浅粉色的花骨朵,美不胜收。

    虽然礼服不是聂相思想象的高雅范或是冷艳范,但非常的仙儿和清新,是她这个年纪的女孩儿喜欢的样式和设计。

    无疑的。

    这件礼服到这里,即便还没有穿到主人的身上,没有看到最后的效果。

    却已然算是成功了。

    温热的胸膛从后贴近她的后背。

    聂相思背脊微微战栗,往前跨了一步。

    可是不到两秒,他又从后背贴了上来。

    没有实质性的跟她的背脊贴近,可是聂相思却觉得这比实际贴近还让她心头鼓噪,脸颊发烫。

    没有再往前走。

    因为她知道,他一定会再次靠上来。

    “喜欢吗?”战廷深磁性好听到能让女孩儿怀孕的嗓音从她耳后根拂来。

    聂相思耳朵尖也跟着红了,琉璃般的大眼在礼服上逡巡了眼,轻轻点头。

    宽阔温热的大掌蓦地贴到她的后腰。

    聂相思呼吸一凝,忙要扭开。

    却听到他,“去试试看,合不合身。”

    战廷深托着她的后腰,将她往前推了推,。

    聂相思脸颊轻颤,意识到刚才是她太过敏感了,他其实,只是想让她去试衣服而已,并不是……

    这么一想,聂相思屏凝的呼吸才再次顺畅。

    ……

    去房间好不容易将礼服套在身上,可礼服背后的拉链聂相思试了无数次都没能成功拉上。

    聂相思被折腾得白皙的脑门全是汗珠。

    “思思,好了吗?”

    门外,某人的声音淡然传来。

    聂相思苦恼的皱紧眉头,话都不想了。

    “思思。”

    男人又叫了她一声。

    聂相思提气,闷闷道,“还没呢。”

    外面的声音一顿,道,“要不要帮忙?”

    聂相思想了想,深刻觉得自己是拿这件礼服上的拉链没办法了,于是,“三叔,您帮我叫下张阿姨。”

    “……好。”

    知道战廷深去叫张惠了。

    聂相思索性放弃不再试图拉上拉链,转身一屁.股坐在床上。

    可不到两秒。

    聂相思蹭的下又从床上站了起来,脖子撞到身后查看被她坐过的裙子。

    看到豚后她刚坐过的地方,有一两朵花都被她做得扁扁的。

    聂相思一阵心疼,赶紧伸手把那两朵花给弄立了起来。

    这件裙子这么好看。

    她是决不允许在她参加生日宴前因为她自己的原因而让礼服有一丁点瑕疵的(认真脸)。

    叩叩——

    房门从外被敲响。

    聂相思以为是张惠,捧着胸前的礼服谨防它掉落,担心步子挪太大不心踩到裙子,所以聂相思走得很慢很心。

    走到房门口,聂相思解开反锁,将房门打开了,“张阿姨,您快,三叔……”

    聂相思惊了。

    她原以为站在门口敲门的是张惠,却不想竟是她家三叔!

    战廷深在看到聂相思的一刻,冷眸便微微沉了沉,面上不动声色,话的嗓音也淡然从容,“我没找到你张阿姨。”

    “没找到?张阿姨出去了吗?”聂相思烦恼的抿唇。

    战廷深视线从她捧着胸的手上掠过,半眯眸,“我可以。”

    “……”聂相思愣了愣,漂亮黑润的大眼盯着他。

    “我可以帮忙。”战廷深,而后便从外走了进来,聂相思想拦都没拦住。

    聂相思红着脸看走进她房间的战廷深。

    战廷深黑色衬衣的袖口挽到了手肘处,露出两段古铜色有力的胳膊,双手放在兜里,站在那儿,拿一双深邃程亮的冷眸静寂的凝着她。

    聂相思从抹胸礼服上露出的白皙肌肤瞬间蒙上一层裸粉色,与她身上裸粉色礼服已然仿佛融为一体了。

    “我要做什么?”战廷深开口。

    “……”

    换做以前,聂相思害羞归害羞,但不定就让他帮忙了。

    可是现在……她怎么能让他帮她做拉拉链这么暧昧的事!

    聂相思还没想好找什么理由拒绝,他人已朝她迈了过来。

    聂相思心神微荡,望着战廷深的双眸不停的闪烁。

    战廷深走到她面前,蓦地从裤兜里拿出双手,一只手猛地摁上聂相思裸露的一侧肩头,他的手掌像是带着火焰,烫得聂相思半边肩头不受控制的发抖。

    战廷深却似感觉不到聂相思的颤抖,五指收紧,轻握着她圆润的肩,将她往他面前带了带。

    聂相思有种心跳坏掉的感觉。

    不然解释不清她为什么跳得那么快!

    眼尾一晃。

    他另一条长臂已然从她另一侧肩头弹了去。

    聂相思背脊绷直。

    感觉到热烫从她腰臀赤果的肌肤轻撩而过,最后停在了她勉强拉至腰窝处的拉链。

    聂相思整个人僵硬得不像话。

    拉链往上滑发出的细微金属声响,以及他指尖不知有意还是无意拂过她后背肌肤的举动,都让聂相思不知所措,慌乱紧张,心尖……晃动。

    拉链滑上,可他的手却没有立即离开,停在她后背的位置。

    聂相思低低垂着睫毛,整个身子都在他面前抑制不住的轻抖,尽管她自己很努力在抑制。

    战廷深垂眸盯着她,眼眸里仿佛也带着灼穿人心的火焰。

    聂相思受不了两人此时过于亲密的距离,也受不了他朝她投来的炙热目光,她轻动了动肩,试着跟他拉开点距离。

    “思思。”

    他突然叫她。

    聂相思转动的脚尖顿住,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他。

    而他的唇,就在她抬头的瞬间,覆了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