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6章 你说,三叔欺负你了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凌乱失措的脸,心尖微疼,低头在她白皙的额头吻了下,旋即掀开被子下了床。

    “三叔……”聂相思抓住他的手,满眼不安。

    战廷深俯下身,又在她唇角啄了啄,冷眸坚毅看着她,“相信三叔。”

    聂相思望着他,眼眸里仍挂着担心,可握着他的手,缓缓松开了。

    战廷深摸了摸她的头,旋身去了衣帽间。

    出来时,他穿着冷色调的黑色衬衫和长裤,英姿笔挺,俊美非凡。

    聂相思这会儿坐在床上,双腿抱着膝盖,安静的看着他。

    战廷深深看了眼聂相思,转身走出了卧室。

    房门一关上。

    聂相思猛地吸了口气。

    从床上下来,脚步略显凌乱慌错的朝洗浴室走。

    她必须给自己找点事做,否则,她会坐立难安的。

    ……

    聂相思在房间洗了澡洗了头,还换了衣服,楼下却依然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聂相思一面想没动静也许就是没事,一面又担心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宁静。

    总之,这短短的两个时,快把她逼得精神崩溃了。

    叩叩——

    房门敲响的声音蓦地传来。

    聂相思坐在床上的身体倏地绷直,大眼紧张的瞪园盯向房门。

    “姐,您起了吗?”

    是张惠的声音。

    聂相思吞动喉管,“有事吗张阿姨?”

    “老爷子和夫人他们准备回老宅了,老爷子想见见你,所以让我来看看您起了没。”张惠。

    聂相思愣了。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

    “姐,我能进来吗?”张惠。

    “……”

    聂相思面颊发烫,澄澈的双眼滑现无措。

    经过昨晚的事,她还没想好怎么面对她。

    嘎哒。

    房门忽地被从外推开。

    聂相思一张脸瞬间绷紧,咬着下唇,看着张惠从打开的一道门缝里挤进来。

    张惠将房门关上,才转头朝聂相思这边看来。

    当看到聂相思紧绷苍白的脸,以及那双微微肿着的眼睛时,张惠在心里轻叹了声。

    “姐,您放心吧。”张惠道。

    “……”聂相思迷茫。

    张惠走过去,站在聂相思面前,伸手抚向她的头,在即将碰到聂相思的脑袋时犹豫的顿了顿,随后才毅然落下。

    聂相思感受到她的手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眼底的茫然更深,抬头惶惑的看着张惠,喃喃,“张阿姨。”

    “嗯。”张惠勾唇答应,看着聂相思的双眼和煦温暖,“姐,从您进战家开始,我便跟着您和先生住到了这里,一住就是十多年。虽然您和先生是我的主子,我只是个卑微的佣人和保姆,可在我心里,却不自觉将您当成了我的亲人,甚至是女儿。”

    聂相思眼睛猛地通红,声音哑然,“张阿姨,您别这么,在我心里,您一直是我的长辈,我尊敬您。”

    当初战廷深收养聂相思时,他也不过是十七岁的少年,从娇生惯养的三少爷,哪会照顾人。

    战曜亦是看到这一点,才让张惠过来照顾聂相思。

    所以从五岁开始,聂相思的衣食住行都是张惠在打理和负责。

    而张惠也将她照顾得很好,无微不至。

    其实除却张惠不是她亲生母亲之外,她对她所做的,以及对她的关心,都像是母亲在尽心尽力照顾着女儿。

    在聂相思心里,亦早已将张惠当成了亲人。

    “我知道。姐和先生对我很好,好到很多时候,我自己都会产生错觉,误把这里当成了我自己的家。”张惠感叹的。

    “张阿姨……“

    “先生对您的好,我都看在眼里。其实,您若是以后跟现在在一块,应该会很幸福。”张惠突然。

    “……”聂相思又紧张起来,脸很红,看着张惠的双眼忐忑而不知所措。

    张惠能理解聂相思会是现在这样的状态。

    毕竟她年纪摆在那里,不满十八岁的孩子,面对这样的变故,总不可能镇定得了,内心必然是害怕恐惧极了。

    一有风吹草动,便会紧张得无以复加,仿似天都要塌了般!

    思及此,张惠微微一笑,对聂相思道,“以前还觉得先生对您好得太离谱了。现在知道……一切都得通了。姐,您和先生以后要是在一起,面对的事情必然不会少,所以,您要坚强。”

    她和三叔在一起……

    不不。

    她从来没这么想过!

    张阿姨她一定是误会了。

    聂相思忙握住张惠的手,着急解释,“张阿姨,我没有想过要跟三叔在一起,三叔他是长辈,我们怎么可能呢?”

    张惠还是笑,“您跟先生又没有血缘关系,有什么不能在一起的。况且,三叔只是一个称谓。我知道的还有年轻叫自己的男朋友爸爸的呢。”

    “……”聂相思一愣,旋即震惊了,惊愕至极的看着张惠。

    张阿姨,您知道得也太多了吧?

    而且,她以前一直觉得像她们这个年纪的人,思想都很保守顽固。

    没想到,开放起来简直让她大跌眼镜。

    反正,她是做不到叫自己男朋友……爸爸!

    好变态!

    ……

    聂相思跟张惠下楼时,脑子还有些懵,实在是被张惠那番言论给惊到了。

    而且,看张惠那样,明显是觉得她跟她家三叔“两情相悦”,所以才在厨房“暗度陈仓”!

    “思思。”

    一见聂相思从楼上下来,战曜立即朝她招手,示意她过他那儿去。

    聂相思听到战曜的声音,抬头看向他。

    看到战曜和蔼爽朗的脸庞,聂相思眉尖微拧,心头莫名涌出一股愧疚来。

    太爷爷那么疼她,可她却跟他三叔……

    聂相思清净的眼眸划过凝重。

    “思思。”战曜见聂相思突然停了下来,微带疑惑的又叫了她一声。

    战廷深轻垂了垂黑睫,旋即淡然的抬起眼皮,朝聂相思清清看了过去。

    聂相思抿了抿下唇,眸光匆匆带过战廷深,径直走到战曜身边坐了下来。

    “太爷爷。”聂相思挽住他的胳膊,声音甜糯的喊他。

    战曜慈祥的笑,伸手宠爱的拍了拍聂相思的空气刘海,收回手时,却忽然注意到聂相思微肿的眼睛,浑浊的眼睛当即一沉,“你这孩子,眼睛怎么了?哭了?谁欺负你了?”

    众人听战曜提到“眼睛”,皆朝聂相思的眼睛望了过去。

    聂相思倍感不自然,看着战曜声道,“太爷爷,没有谁欺负我。”

    “没被欺负为什么哭?眼睛都哭肿了!”战曜沉着脸着,转头严肃盯向战廷深,“是不是你?”

    战廷深盯了聂相思,没出声。

    “臭子,我问你话呢!”战曜竖起眉毛,瞪战廷深。

    这人时候还挺可爱,长大了怎么越来越惹人讨厌了!

    整天板着个脸装深沉,有那么忧郁么?

    真是越看越烦,越看越嫌弃!

    聂相思瞥了眼战廷深,发现人面无表情,不仅有些佩服他的心理素质。

    “爸,廷深对相思怎么样,您又不是不知道?他舍得欺负她才怪!您别不了解情况就往廷深身上怪。”盛秀竹不高兴道。

    “相思,你,怎么回事?”战津皱着眉毛,肃然的看着相思问。

    “你凶什么凶?你看看这屋里屋外,除了他谁还敢欺负我们思思。我不了解情况,我看是你们不了解你们的儿子是个什么货色!”战曜。

    货色?

    他竟然这么他亲孙子!

    而且还是当着她这个母亲的面儿!

    盛秀竹怄得差点吐血!

    “爸,廷深他是您的孙子,不是什么货色……不,不对。廷深他,他……”

    好像是个货色也也不对……

    盛秀竹莫名的卡在那儿了。

    战曜嘴角颤动,那样子分明是想笑,而他也的确笑了,指了指战廷深,“你听到没,你妈你不是什么货色。”

    盛秀竹,“……”

    战廷深挑挑眉毛,冷眸幽深凝向偷抿着嘴角憋笑的聂相思,唇角轻扬,低哼,“思思,你,三叔欺负你了吗?“

    聂相思一愣。

    盯着战廷深,目光跟他幽潭般深不见底的眼眸时,耳根突然串起一股热气。

    他这样看着她,让她莫名想到昨晚在厨房,他狷狂的吻向她的画面。

    聂相思呼吸微微有些密,脸红彤彤的,长长的睫毛扑闪了几下,慌里慌张的移开了视线。

    战廷深见状,薄唇满意的卷高,望着聂相思的双眸却更是暗深了许。

    “思思,你脸怎么红了?”战曜注意到聂相思绯红的脸颊,吃了一惊。

    刚还不这样呢,怎么一会会儿的功夫就这么红了?

    战廷深那么盯着她,战曜又突然她脸红。

    聂相思这下脸更红了,战曜仿佛能看到热气从她的脸蛋上蒸腾。

    战曜狐疑的盯着聂相思看了会儿,伸手,用手背碰了碰聂相思的额头,“是不是感冒了?”

    聂相思低下头,感觉自己已经无颜面对他们了。

    话的声音细如蚊蚋,“没有太爷爷。我就是,就是有点热。”

    热?

    热吗?

    战曜看了看盛秀竹和战津。

    盛秀竹和战津也是一脸的奇怪。

    大冬天的,室内的暖气开得也并不高,哪里热了?

    感觉到战曜,战津以及盛秀竹的目光都集中到了她的身上,聂相思只觉得头皮发麻,尴尬到顶点!

    战廷深见聂相思实在是窘迫极了。

    战曜等人再这么看下去,丫头就该跑了。

    于是扯了扯唇,淡声开口。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