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4章 他的女孩儿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不料被反问的聂相思,“……”

    聂相思染着笑的脸微僵,讷讷的盯着徐长洋,“徐,徐叔,我问你呢,你怎么反过来问我来了?”

    徐长洋不是没看到聂相思眼底一闪过的不自然,轻扯了扯唇,没再继续为难她,要她回答。

    而聂相思自然也不会再主动提起这个问题。

    车内一下子又回到了最初的安静,直到车子停在珊瑚水榭别墅前,聂相思和徐长洋谁也没开口一句话。

    “徐叔,谢谢你送我回来。”

    解开安全带,聂相思对徐长洋道。

    徐长洋勾唇,“跟徐叔客气什么。快进去吧。”

    聂相思点点头,推开车门下车,对徐长洋挥了挥手,才朝别墅内走了去。

    徐长洋看着聂相思的背影,双眸微微眯了眯,重新启动车子,掉头离开了别墅。

    聂相思刚走到别墅门口,就听到身后传来汽车发动的引擎声。

    往门口迈的双腿顿了顿,聂相思轻咬着下唇,转头看向徐长洋驱车离开的方向。

    清澈的大眼渐渐蒙上一层疑虑。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她总感觉,他像是知道些什么……

    ……

    聂相思在玄关换上拖鞋,边往里走边脱外套,“张阿姨,我回来了。”

    “思思。”

    聂相思脱外套的手一顿,朝客厅看去,瞬间惊了,“太爷爷?”

    战曜笑眯眯的,“可算是回来了。快过来。”

    聂相思看了看坐在另一侧沙发上面色严肃的战津和盛秀竹,心头泛起狐疑。

    朝战曜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聂相思亲昵的挽着战曜的胳膊,看着他声道,“太爷爷,您今天怎么来了?”

    “好些天没见着你了,太爷爷想你,就过来了。”战曜。

    噢……他是因为想她了。

    那……

    聂相思抿唇看向对面的战津和盛秀竹。

    他们不会也是因为想她了吧?

    战津对待聂相思,脸色一贯的板着,那样子光是看着就不好亲近。

    所以聂相思对战津,也始终热情不起来。

    而盛秀竹因为战瑾玟不喜欢她,加之觉得战廷深太过偏爱她这个领养来的孩子,所以对聂相思总存在一份不出口的成见。

    之所以是不出口的成见。

    因为像战家这样的名门望族,一言一行都在媒体和市民的“监控”下,稍有不当,便会落下口舌。

    若是让人知道她对聂相思有成见,难免会被指责不大气,甚至很有可能被世人冠上“虐待”聂相思的罪名。

    所以盛秀竹对聂相思,就算再不待见,再不洗,但在明面上,还是要做做样子的。

    见聂相思朝她这边看来。

    盛秀竹皱了下眉头,语气不冷不热,“再过几天就是你十八岁生辰。廷深之前跟我们提过,要给你办个十八岁成.人礼宴会。这次我们过来,就是想了解下宴会筹办得如何,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原来是这样。

    聂相思了然,“宴会的事我不太清楚。但三叔今晚有应酬,应该很晚才能回来。”

    闻言,盛秀竹眉头皱起的褶皱更清晰,抿起嘴角去看战津。

    “既然这样,等廷深回来,你转告他一声,就我们今天来找过他。”战津道。

    聂相思点头,看向身边的战曜,“太爷爷,您和爷爷奶奶吃晚饭了吗?”

    “没呢。”战曜。

    “爸,我们出去吃吧。”盛秀竹从沙发里站了起来,看着战曜。

    “奶奶……”

    聂相思本想开口挽留她们留下来吃完晚餐再走。

    可她刚开口,盛秀竹顶着一张严肃脸,装作没听到她叫她,朝别墅门口走了去。

    聂相思挽留的话卡在了喉咙里,闭上嘴,没再继续下去。

    战津在盛秀竹起身时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见盛秀竹朝门外走,遂看着仍旧坐在沙发里的战曜道,“爸,走吧。”

    战曜眯眼,出口的声线有些冲,“要出去吃你们出去,我留在这里吃。”

    走出一段的盛秀竹听到战曜的话,停了下来,回头看向战曜,语气有些无奈,“爸,您这是干什么啊?”

    “我没干什么。就是不想跟某些人一道。”战曜哼道。

    还某些人……

    不就是指她和战津么!

    盛秀竹抽了抽嘴角,郁闷得瞬间不想话了。

    战津眼角亦是微抽,“爸,在晚辈面前,别耍孩子脾气。”

    “你管我耍什么脾气,我是你爸,还是你是我爸?用你教训我!”战曜虎着目瞪他。

    被战曜当着聂相思的面儿教训。

    战津脸上挂不住,看了看讷讷看着他的聂相思,又看了看战曜,战津索性不了,板着脸走了。

    “哼!”

    人被他骂走了还不够,战曜还对着战津的背影不屑的哼了哼。

    这下好了,连盛秀竹也被他怄走了。

    看着战津和盛秀竹相继一脸郁色的走出别墅。

    聂相思在心里叹了口气,看向战曜。

    却见战曜非但没受丁点影响,反而还有那么点得意和愉悦。

    聂相思嘴角狠实抽动了下。

    突然很同情战津和盛秀竹。

    “老爷子,姐,晚餐好了,可以吃了。”张惠着,在客厅里巡视了圈,没有看到战津和盛秀竹,疑惑的看着聂相思道,“太太他们呢?”

    “……应该走了。”聂相思看了眼战曜,悻悻。

    “走了啊。可刚刚太太还要留下来吃晚饭呢。”张惠奇怪的嘀咕,摇摇头,转身又走进了厨房。

    聂相思听到张惠的话,要一点感觉都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盛秀竹和战津原本是打算留下来吃晚饭的。

    前提是,他们以为战廷深要回来吃。

    只是后来发现战廷深有应酬,不能回来了。

    而他们又不想跟她在同一个餐桌上吃饭,所以连晚饭也不吃,赶着离开。

    “思思啊,太爷爷活到这个岁月,明白了一个道理。”

    手忽然被战曜握住。

    聂相思睫毛闪了闪,看着战曜,轻声道,“什么道理?”

    “人生匆匆数十载,千万别跟自己过不去。听太爷爷的,凡是往简单的想,喜欢,喜欢自己的人,不喜欢你的人,你也同样不要喜欢她。做自己想做的事,过自己想要过的生活。会生活的人,不会去在意别人的眼光,自己开心,才是最要紧的。”

    战曜轻拍着聂相思的手背,慈笑着缓缓道。

    聂相思微怔。

    ……

    晚饭后,聂相思陪着战曜在别墅花园散步到九点。

    之后,两人又去客厅看了会儿电视。

    十点过,战廷深仍是没回来。

    聂相思其实知道战曜吃完晚饭后一直不提回老宅的事,是在等战廷深。

    想着见他一面再走。

    只是等了又等,都没等到战廷深回来。

    战曜年事已高,老人晚上的休息时间一般都较早,所以等到十点半,战曜便有些撑不住,让张政送他回老宅去了。

    战曜离开后。

    聂相思没有上楼回自己房间,而是盘腿坐在沙发上,拿着电视遥控板一个台一个台的换。

    也许是今晚的节目太过枯燥。

    聂相思双眼盯在电视屏幕上,心神却不在电视机上。

    她想到战曜之前对她的那番话。

    他,她只要喜欢喜欢自己的人,不喜欢她的人,她不用费尽心思讨好,努力让对方也喜欢她,同样也不喜欢她就好。

    他,人生短暂,做自己就好,开心就好,不用在意其他人的眼光。

    可是。

    寥寥数语,看似简单。

    真要实行起来,又岂是那么容易的事。

    ……

    下午睡太多的结果直接导致聂相思晚上睡不着了。

    好在明天是周末,不用上学。

    不然,聂相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让自己入睡。

    已是凌晨。

    战廷深仍是没回来。

    聂相思也在沙发上换个n个姿势看电视。

    只是她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

    以前她喜欢看的电视节目,现在忽然就不喜欢了。

    所以聂相思总是在换台。

    归根结底,其实什么也没看进去。

    凌晨快一点。

    别墅外忽然传来一阵汽车轮胎压过地面的囫囵声。

    聂相思一下子从沙发上坐起来,背脊挺得笔直,伸长脖子朝门口看。

    没过一会儿,外面恢复宁静。

    差不多一分钟的寂静后,沉沉的脚步声从外由远及近传来。

    聂相思不由捏紧手里的遥控器。

    已是深夜,一双大眼依然炯炯有神,灿亮明媚的盯着门口。

    一道挺拔的身姿出现在玄关。

    聂相思微提气,放下长腿,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而随着她突然站起,站在玄関口换鞋的男人一下子看到了她。

    玄深的冷眸微顿,换上鞋朝聂相思这边沉稳的走了过来。

    聂相思安静的观察他。

    战廷深面色如常,踩在地板上的脚步也很沉着,那样子,不像是喝醉。

    得到这个结论,聂相思心下微吐了口气。

    然而,一口气刚松到一半。

    一股浓郁的酒气便朝她扑了过来。

    聂相思眉心当即蹙紧,看着已走到她面前沉沉站定的男人。

    战廷深一双黑睫软软的垂下,双眸深谙的盯着只到他胸口的女孩儿,他的女孩儿。

    一根微凉的长指倏地落在聂相思皱紧的眉头。

    聂相思双眼轻缩,下意识便要往后退开。

    然而脚尖刚动,腰身却蓦地被一道大力卷住,将她固定在原地,退无可退。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