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42章 被战廷深打了!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皱眉,又赖在车里坐了两分钟,才不甘不愿的下车,朝停车库内设的总裁专属电梯懒洋洋的走了去。

    战氏集团大楼六十五层,总裁办公室。

    聂相思垂头站在办公室门口,一双手背在身后,一只脚脚尖轻轻摩挲着地板,迟迟抬不起手推开眼前这扇门。

    “聂姐?”

    疑惑的男声就在耳边响起。

    聂相思愣了愣,抬头看去。

    白邢就站在她身侧,也不知道站了多久,而她却一直没发现。

    聂相思抬头,白邢才看清楚她的脸,确认是聂相思无疑。

    白邢看了看办公室紧阖的房门,又看看聂相思,不解,“聂姐怎么不进去?”

    “没有不进去。”聂相思声。

    “那……”白邢奇怪的盯着聂相思。

    他从看到她站在门口,到现在已经过去好几分钟。

    这是……没有不进去?

    聂相思盯了眼白邢,“你有事找我三叔?”

    “嗯,有点事跟总裁汇报。”白邢道。

    聂相思点头,让到一边,“那你进去吧。”

    白邢看着她,“你不进去?”

    聂相思皱眉,“我要进去啊。你先进去。”

    白邢抽了抽嘴角,只觉得聂相思今天怪怪的。

    “那我敲门了?”白邢。

    “……嗯。”聂相思幅度的点点头。

    白邢敲门。

    “进。”

    男人沉沉男人味十足的嗓音隔着门板传来。

    聂相思背在伸手的双手绞在了一起。

    白邢看了眼聂相思,将两扇办公室房门推开了……

    聂相思暗提口气,还是垂丧着脑袋,也没进去。

    白邢抽了抽嘴角,一步n回头的走进办公室。

    面庞冷峻严谨的男人此刻赫然坐在办公桌上,精深幽邃的冷眸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屏幕,修长分明的骨节在键盘上啪啪敲响,格外的有力。

    白邢见战廷深没看他,不由又回头看了眼别扭杵在门口的聂相思,“总,总裁,加拿大那边来商谈未来和我们公司商业合作的有关人员已经抵达潼市,现,现被安排进帝皇大酒店休息,您看什么时候会见他们?”

    战廷深还是没抬头,“还杵在门口干什么?当门神么!”

    白邢,“……”

    聂相思,“……”

    白邢提气,佩服之极的看着战廷深,这是闻见气味了还是咋地,没抬头就知道人来了?

    聂相思暗撇了撇嘴角,松开背后绞在一起的双手,挪动步子走了进来,到办公室沙发上坐下。

    “下午他们愿意留在酒店休息的就留在酒店休息,不愿意的让专人陪同,领他们四处逛逛,晚上在帝皇设宴会面。”战廷深面色淡漠,侧颜看过去有些冷硬,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

    “……好的。”白邢道。

    战廷深两片薄唇微抿,没再话。

    白邢等了会儿,估摸着战廷深没有别的什么吩咐,遂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走出去时,还不忘体贴的把房门关上。

    而随着房门关上的声音传来,战廷深敲击键盘的声响也停了下来。

    聂相思没有听到声音,微疑的抬起脸,朝坐在办公桌后的男人看了去。

    就在她目光看过去的同时,原本看着电脑屏幕的男人双眼,亦朝她这边望了过来。

    两道视线不其然狠狠撞上。

    聂相思只觉得他那双眼尤其的深邃,像一片一望无垠的深海,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激起千层巨浪。

    聂相思拇指不自觉的抠着食指指腹,心头陡然生出一股子慌意和紧张,略显慌张的错开了视线。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冷眸里暗沉一片。

    他没有开口,宽阔的背脊往身后的椅背一靠,两只大手放在办公桌上,右手手指敲着桌面,却并没发出声响。

    聂相思饶是低着头,也能感觉到战廷深定在她身上的灼人目光。

    心窝处像是有千百只蚂蚁爬来爬去。

    聂相思心慌得厉害,被他这样不动声色的目光逼得急了,她蓦地抬起头,猫儿似的大眼怨怨的瞪向战廷深,,“我中午没吃饱!”

    不得不,聂相思刻意掩饰她内心慌张的方法略显拙劣。

    战廷深轻粥长眉,盯着聂相思看了几秒,旋即拿起办公桌上的座机,拨通了隔壁白邢的内线电话,“按思思的口味,买些吃的来。”

    完,也不等白邢那边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聂相思脸红红的,晶莹的双眼爬出尴尬。

    战廷深看向她,微眯了眯眼,起身,从办公桌后走出,径直朝聂相思这边走了来。

    聂相思心尖激跳,呼吸也密了起来。

    战廷深走过来,便是猛地一个俯身,有力的双臂撑在聂相思身体两侧的沙发背沿,将聂相思整个围困在沙发和他的胸膛之间。

    他灼热的呼吸如雨点绵密的洒下,聂相思身体不停的往后靠,一张脸无措的微微抖动,大眼惶惶怯怯的盯着战廷深凑近而来的绝世容颜。

    “没吃饱跟我生气,还是怪我打扰你和他吃饭?”战廷深出口的嗓音阴风煞煞,微微磨着牙的动作,像是想吃了她般。

    聂相思因为惶恐,脑子一团浆糊,所以压根没明白他口中的“他”意指谁。

    “三叔,你别,别这样……”聂相思抖着一把嗓子,软绵绵的手慌乱无力的轻轻推他。

    “别怎样?别碰你,还是别管你跟谁吃饭,和谁逛街?亦或是,别爱你……”战廷深哑沉道。

    在到聂相思跟谁吃饭,和谁逛街时,他漆深的眼眸骤然掠过阴狠。

    而聂相思的关注点,却在最后一句……

    他。

    别爱你……

    聂相思瞪大眼,心脏极度惶然之下,又仿佛被丝丝缕缕的丝线缠绕住了心房,“三叔……”

    聂相思刚低低颤颤唤出一声三叔,便被男人温热的唇霸道的封住了双唇。

    聂相思吸气,本能的伸手推他,却被他一只大手轻松的擒住双手举高桎梏在沙发背沿。

    两人的身体靠得很紧,聂相思能清楚感觉到他胸膛每一次的呼吸起伏。

    聂相思口腔和鼻息全是他身上浓烈的男性气息,脑子犯晕。

    她不知道是因为缺氧的缘故,还是单纯只是……被他吻。

    一吻结束。

    聂相思脸颊通红,额头沁出细细密密的汗珠,海藻般的长发亦湿润的贴在她脸颊两边。

    战廷深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反而越是往下靠近。

    聂相思战栗不已,潮热的双眼无力且惊惶的看着覆在她面上的那张俊颜。

    “思思,离其他男人远点,否则,我会发疯。你一定,不会想看到我发疯。因为结果,远不是你所能承受的。“战廷深冷眸黑沉的盯着聂相思缩抖的双眼,声线暗哑低缓,可一字一字,分外认真!

    聂相思倔犟卡在眼角的泪,就那么滚了出来。

    喉咙里发出轻轻的抽噎声,红着眼委屈无辜的望着战廷深。

    战廷深锁眉,松开她的双手,两只手掌掐握着她轻抖的细腰将她从沙发里抱起,转身,坐在沙发上,将聂相思放坐在他的大腿上。

    聂相思眼泪掉不停。

    委屈有,害怕有,茫然也有。

    战廷深对她的步步紧逼,他对她的霸道,他不时向她展露的强烈占有欲,以及他强势不容抗拒的索吻,都让聂相思的这种情绪加重。

    战廷深眉峰拧紧,抬起大掌拭擦她脸上的泪水,两片淡色的薄唇亦沉默的合着。

    他知道从她得知他对她的感情,他最近对她有些太激进了。

    可是他控制不了。

    感情压抑得太久,隐藏得太久,一旦找到出口发泄,便会一发不可收拾。

    所以明知她还需要一段时间接受,明知他的亲密靠近会让她害怕,可是他,无法控制。

    ……

    约莫半时过去,白邢提着一大袋打包来的食物来到办公室时,就见聂相思身上披着一件男士羊绒大衣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总裁,这……”白邢有些为难的举了举手里的食物袋。

    坐在办公桌后的战廷深看了他一眼,淡声道,“放在桌上吧。”

    白邢点头,走到沙发前的长桌,将东西放了上去。

    正要离开时,眼角不经意扫到聂相思微肿的双眼以及带着水珠的睫毛,白邢眉心微跳,这是,哭过了?

    白邢心下狐疑,不由定睛看了过去。

    这一看不得了,竟然看到聂相思不仅眼睛肿着,连嘴巴都肿红得不像样。

    白邢心头突突的跳,握草,这是被亲肿的,还是被打了?

    他记得她来的时候还不这样啊。

    白邢默默吞了吞喉咙,一双眼抽搐的瞥向坐在办公桌后的战廷深。

    总裁大人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也太吓人了吧。

    都把人姑娘嘴巴都打肿了,太惨了!

    白邢虽然更觉得聂相思的嘴应该是被“亲”肿的,但一看到战廷深严谨面瘫的脸,瞬间毫不犹豫把这个可能性给pass了。

    毕竟在白邢眼里,战廷深和聂相思是叔叔和侄女的关系。

    叔叔把侄女的嘴巴给啃肿了,不是开玩笑呢嘛!

    所以绝对不可能!

    那么唯一能解释聂相思嘴为什么肿的原因,那就是被战廷深给打了!

    白邢看着战廷深的目光变得有些复杂。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