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9章 为你受尽冷风吹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拇指指腹轻扶着聂相思轻颤的下唇,暗色的瞳眸一闪,薄唇再次覆了上去。

    只是这次,在他的唇即将触碰到聂相思的时,聂相思轻偏转了头。

    战廷深薄唇便印在了她的侧脸。

    饶是这样,当他的唇夹着烫人的气息拂打在聂相思脸上时,聂相思仍是战栗了背脊。

    战廷深眸光暗沉,柔软的唇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方缓缓退离。

    骨节分明的大掌轻抚了抚她的脸颊和耳朵,哑声道,“去休息吧。”

    聂相思立刻起身,离开了餐厅。

    看着聂相思离开的背影,战廷深双手攥紧抵在餐桌上,轮廓分明的下颚抬高,微阖上冷眸,喘息粗重。

    ……

    聂相思走进自己房间,将房门关上的刹那,背脊朝门板紧靠了过去,后脑勺贴着坚硬的门板。

    她一手抬起覆在自己的左胸口上。

    那里,像是住进了一只疯狂的兔子,不知疲倦的猛烈跳动。

    唇上仿佛还残留着那人舌尖上淡淡微苦的尼古丁味道,虽苦,却分外诱惑人心,让人不自觉的被他牵引,蛊惑。

    聂相思猛地闭上眼,阻止自己再想下去。

    ……

    周六,不用早起。

    一般到周末,张惠是不会叫聂相思起床的,难得的休息,自然要让她睡个饱。

    更何况,这还是某人曾特地吩咐过的。

    聂相思在睡前定的上午十点手机自动开机。

    刚开机没一会儿,夏云舒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开始两次聂相思没接,抓着被子蒙住头假装没听见继续睡。

    她今天打算睡到中午直接起来吃午餐,谁也别想在中午之前把她叫起。

    聂相思坚持不接,可打电话的人更持之以恒。

    聂相思疯了,一下掀开蒙住头的被子,揪着头发坐了起来,无比烦躁的扭头瞪放置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未免自己接起电话就骂人,聂相思深深吐息了几口,才探手将手机拿过,扫了眼手机屏幕,接听,压着起床气咬着牙根,“最好是有十万火急人命关天的大事,否则……”

    “我靠,这都十点多了,你不会告诉我,你现在还在睡吧?聂相思,要属好命,我最羡慕你!”伴随着夏云舒清脆大咧的嗓音,还有人群的嘈杂声。

    聂相思往后载回床上,脸绷着,一双大眼怨气极重的瞪着天花板,“好不容易睡个懒觉,还被你夺命连环扣,我这算哪门子好命!”

    夏云舒笑,“这大好时光都浪费在睡觉上了,多可惜啊。”

    “本姑娘愿意。”聂相思哼。

    “行了,别跟我埋怨了,我这会儿在东城街,你马上过来。”夏云舒。

    “……”聂相思皱眉,“干么?”

    “非得要干么才能叫你出来啊?”

    “……你今天不做兼职?”聂相思薅薅头发,拧着秀眉从床上坐起。

    因为夏云舒这通电话,她就是有再浓的困意,也被搅得没影了。

    挂了电话接着睡,显然不太可能睡着。

    倒不如出去走走。

    这么想着,聂相思下床,从耳边拿下手机,摁了免提。

    “今天排的晚班。白天可以陪你浪一下。”夏云舒。

    “你要浪自己浪去,别搭上我。”聂相思朝洗浴室走。

    “那不行。你是我最好的朋友,独浪浪不如众浪浪。”夏云舒贱贱的笑。

    聂相思翻白眼。

    走进洗浴室,将手机放到洗手台上,聂相思从架子上拿下漱口杯和电动牙刷,漱口。

    “相思,你猜我刚逛街的时候碰到谁了?”

    “……#¥%@”聂相思在漱口,所以回答的声音很含糊混沌,听不真切。

    但亦夏云舒对聂相思的了解,轻松能猜到她想什么,于是道,“我看到陆兆年了。他跟一个特别漂亮的妹子走在一起,还帮妹子拎包呢,特绅士。”

    “@%amp;amp;*……”聂相思又回了一串火星语。

    “不是咱们学校的。不过看他跟那妹子的互动,还挺亲密的。”夏云舒。

    聂相思含了口水冲了口腔里的泡泡,道,“可能是女朋友吧。”

    夏云舒在那端啧啧嘴,“不知道。那妹子长得还行。当然比起你还是差点。”

    “谢谢您的认可。”聂相思笑。

    “哼。”夏云舒笑哼,“那是。姐姐的眼光可是很毒的。不过聂相思同学,听到陆兆年跟别的妹子逛街,你就一点感觉都没有?”

    “我干嘛要有感觉?他俩有感觉不就好了?”聂相思挤出洗面奶洗脸。

    “咱俩谁跟谁啊,要是心里不舒服,千万别憋着忍着,跟姐。”夏云舒。

    聂相思直接无视她,打开水龙头把脸洗净,随手抓了张毛巾轻擦了擦脸上的水珠,而后拿着手机走出了洗浴室,进了衣帽间。

    “你不会在哭吧?”

    好一会儿没听到聂相思话,夏云舒亮亮的嗓音里裹着八卦和某种期待道。

    聂相思,“……”

    有这么一个在旁人面前高冷,在自己面前却逗比又话唠的好朋友,是一件幸事还是头疼的事?

    “我为什么要哭?我跟陆兆年只是单纯的校友和过几次话的普通朋友关系。他是交了女朋友还是现在立刻结婚了,跟我有半毛钱关系么?”聂相思把手机放到一边,从衣帽间挑出一件白色雪纺长裙和靛蓝色的套头一字肩毛衫换上,之后拿了一件黑色长至脚踝的羽绒服走出了衣帽间。

    “我靠,聂相思,论薄情,你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哼,我当你夸我咯。我马上出来了,你把你的位置微信定位给我,我来找你。”聂相思。

    “噢啦。”

    夏云舒挂了电话,立刻将她的位置定位通过微信发给了聂相思。

    ……

    正拿着鸡毛掸子打扫客厅的张惠看到聂相思穿戴整齐的从楼梯上下来,愣了愣,“姐,您这是要出去?”

    聂相思点头,“云舒约我逛街。”

    “……噢。”张惠站在原地,看着聂相思从她面前走过,想了想,问道,“姐,您跟先生您要出去的事了吗?”

    “没呢。”聂相思站在玄关换鞋。

    张惠抿抿唇,没什么。

    聂相思换好些,将羽绒服穿上,挂着一只包包对张惠道,“张阿姨,我中午应该不回来吃午饭了,您就做您自己的吧。我走了。”

    “让张政送你。”张惠道。

    “我知道。”

    聂相思的声音从门外飘来。

    张惠垂了垂眼,放下手里的鸡毛掸子,走到客厅座机旁,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先生……”

    ……

    东城街星汇时代广场。

    聂相思到时,夏云舒已经在寒风中冻得缩成了一团。

    远远看到聂相思,夏云舒便抖着一张脸,朝她冲了过去,熊扑进了聂相思的身上。

    聂相思看到她冲过来时便做好了准备,所以被她整个人一撞,也只是往后退了两步。

    “你要是再不来,我就要冻死了。”夏云舒哆嗦着道。

    聂相思好笑又心疼,伸手抱住她搓了搓她的背,“你是不是傻,前面就是商场,你进去等我不行?”

    “我一个人进去等太傻了。”夏云舒赖在聂相思身上取暖。

    “……所以你一个人站在这里等就不傻了?”聂相思抽了抽嘴角。

    “有首歌叫什么来着,为你受尽冷风吹。为了等你,我也是受够冷风吹了。有没有很感动?”

    “……云舒,我等会儿给你买点脑白金吧,补补脑。”

    聂相思完这话,夏云舒便从她身上离开了,转身,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聂相思看着她直挺挺的背脊发笑。

    抚了抚额,跑着上前勾住了她的脖子。

    夏云舒冷漠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赔笑,“不,不给你买脑白金了,给你买别的,别的补脑的。“

    “……”你丫,这不一样么!怎么办,好想绝交!

    ……

    被夏云舒拉进星汇时代购物商都,聂相思略惊讶,“今儿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今儿阴,没太阳。”夏云舒对聂相思假笑了一个,随即拉着聂相思走进了一家女装店。

    聂相思挑挑眉毛。

    两人一进去,热情的女店长便迎了上来,“两位美女需要什么?上衣,下装还是连衣裙?”

    “你不用招呼我们,我们自己看就行。”夏云舒大咧咧对女店长。

    女店长保持涵养,对两人点了点头,随后走开了。

    看着她走远,聂相思转头看向夏云舒,“你想买什么,我帮你看看。”

    夏云舒没直接回答聂相思,而是拉着在店里转。

    聂相思迷惑,但没什么,陪着她在店里转。

    最后,夏云舒停在了一件珊瑚红的连衣短裙前。

    聂相思看了看那件裙子。

    设计很精致,裙子的款式也很少女,袖子是蕾丝,一看就是冬天用来打底穿的裙子,符合她们这个年龄阶段的穿。

    “你觉得好看吗?”夏云舒盯着那件裙子问聂相思。

    聂相思点头,“挺好的。”

    夏云舒勾勾唇,“我也觉得。”

    着,夏云舒看向不远不近看着两人的女店员道,“麻烦拿两件加号的,这件裙子试穿一下。”

    “好的,马上。”女店员忙走了过来,快速从陈列架上取出两件加号的连衣裙,递给夏云舒。

    夏云舒接过,将其中一件塞到了聂相思手上,“走,试试。”

    聂相思,“……”她是打算,给她也买一件?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