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8章 这倔脾气到底随了谁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战廷深看见,漆黑的眼潭里倏然掠过一丝慌。

    聂相思什么时候这么委屈的在众人面前掉过眼泪?压根就没有过么!

    闻青城和徐长洋眉心当即拧紧。

    翟司默也顾不上怕被某人的眼神杀死了,对边掉眼泪边往嘴里喂虾的聂相思道,“相思,不喜欢吃就别吃了,嗯?”

    聂相思抬手,用手背抹了把眼睛,什么都没,不停的往嘴里喂虾。

    翟司默心都揪起来了。

    虽然他平时喜欢逗逗她,那也是因为喜欢她才逗她,恶作剧也是把握着分寸的,谨防伤着她。

    所以现在看到聂相思这样,心里是真难受。

    “相思,别吃了。”徐长洋开口。

    聂相思摇头,伸手直接端起了那盘虾,吃起来。

    战廷深拳头攥紧,冷眸隐忍的盯着聂相思,嗓音沉哑道,“别吃了!”

    聂相思将最后一只虾塞进嘴里,而后将盘子放回了桌上,又端起了面前的一米饭,往嘴里塞。

    翟司默等人,“……”这倔脾气到底随了谁?

    战廷深薄唇绷紧,猛地扔了手里的筷子,探手强行将聂相思手里捧着的碗和筷子截过,砰的放到桌面上,旋即探臂将她打横抱起,沉着脸,裹挟着一身寒气起身离开了包房。

    战廷深抱着聂相思离开后,包房里诡异的寂静了几分钟。

    随后闻青城和徐长洋便重新端起了酒杯,没事人似的喝了起来。

    翟司默瞪着两人,是不是人啊,都这样了还喝得下去!靠!

    ……

    疾驶在柏油马路上的大切诺基车里,聂相思安静的靠坐在副驾座,头微微枕在身后的椅背上,看着车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

    至始至终没看某人一眼。

    战廷深双手握着方向盘,英俊的侧脸冷酷薄寒,两片削薄的唇抿成一条直线,长眉深拢,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进的凛冽。

    从明月阁到珊瑚水榭,正常速度需要四十分钟左右。

    可战廷深却只用了二十分钟不到的时间。

    车子停在别墅大门前,始终保持沉默的聂相思立刻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下了车,头也不回的朝别墅内走了去。

    战廷深双手还未从方向盘上撤离,见此,便蓦地再次捏紧了方向盘,凝着聂相思背影的寒眸冷黑得看不到一点光。

    ……

    深夜近两点,一道白色纤细的身影从二楼某房间飘了出来。

    一路摸摸索索的到客厅,而后飘进了厨房。

    厨房嵌进墙壁的冰箱被轻手轻脚的打开,随之,一只白得可见青色血管的手伸了进去,柔白的手指刚摸到那颗又红又大的苹果,啪,厨房的灯,亮了。

    吓得到手的苹果都给扔了回去,惊慌的回头看去。

    就见一道高大挺拔的身姿站在厨房门口,正那一双深不见底的冷眸不动声色的盯着她。

    聂相思后颈竖起的寒毛有缩了回去,乳酪般白皙的脸却一点一点涨红了起来,抿着尴尬的想蒙住自己的脸。

    战廷深依旧是下午回来时穿的那身装扮,禁欲的黑色衬衫以及简单笔挺的西裤。

    只是此刻,衬衫的袖子挽在手肘以上,从袖子下露出的两条胳膊,结实紧致,充胀着力量。

    战廷深眼眸深深盯着尴尬不已的聂相思看了会儿,随即迈动步子朝她走了过去。

    聂相思心一抖,背脊一下子贴在了冰箱壁上,轻咬着嘴唇看着战廷深。

    而随着战廷深的靠近,他身上浓重的尼古丁味道也拂了过来。

    聂相思长睫颤动,他这是抽了多少烟……

    “让。”

    直到两人的脚尖相抵,战廷深才停了下来,垂眸盯着聂相思像蝴蝶扇动翅膀的两翼,哑然道。

    聂相思嘴唇动了动,背脊紧紧贴着冰箱壁,步步蜗牛似的往一侧挪。

    终于从他散发着浓郁荷尔蒙气息和烟草气的胸膛挪离,聂相思长吁了口气,念念不舍的看了眼冰箱里的大苹果,垂头丧气的朝厨房门口走。

    “去客厅待着。”

    男人沉谙的嗓音从后洒来。

    聂相思一顿,迷惑的回头看过去。

    就见战廷深打开另一侧装放食材的冰箱,从里拿出西红柿和鸡蛋……

    聂相思泄气的双眼猛地闪现一道亮光。

    她家三叔,这是要亲自下厨的节奏啊!

    聂相思有点激动,硬生生压着。

    其他人只知道战廷深在商场的手段了得,有着化不可能为可能的卓绝能力,却不知道,某人还有一项技能,那就是再难吃的食物,都能在他手里,变成美味佳肴。

    以往聂相思能有幸吃到战廷深亲自做的食物,仅在张惠回乡下老家的特殊时候。

    平时,要想看到某人进厨房,是绝对不可能的!

    想到等下又能吃到他亲手做的东西,聂相思几乎用了洪荒之力才没让自己表现出一丁点的兴奋和期待。

    聂相思故作矜持的声”嗯“道,而后镇定的走出厨房,双脚右转,朝客厅走。

    一经离厨房,聂相思按耐不住的在地板上跳了两下。

    咚咚……

    从客厅传来两道闷声。

    战廷深冷眸微动,薄锐的嘴角淡淡划开一抹弧。

    ……

    客厅里,聂相思打开电视,调到一个正在重播一档明星真人秀的卫视频道看了起来。

    这档明星真人秀的综艺节目她一直都在追。

    倒不是有多有趣,而是参加真人秀里的明星,有她喜欢的偶像。

    聂相思看了大约二十分钟,战廷深在夜里越显低醚的嗓音从厨房飘了出来,“思思,过来。”

    “马上。”聂相思答应,起身关掉电视机,朝厨房走了去。

    刚走到门口,便正好跟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出来的战廷深撞了个正着。

    幸亏战廷深反应快,及时将手里的面条举高,才没让聂相思撞到。

    聂相思自己也不由吸了口气,悻悻的往后退了一步。

    战廷深盯着她,只是皱了皱眉,难得的没有训斥她莽撞,便抬步朝隔壁的餐厅去。

    聂相思对着战廷深的背影努了努嘴儿,蹦跳着走进厨房,拿了筷子和汤勺,出去,跟去了餐厅。

    聂相思有点迫不及待的脚步,在快要到达餐厅时,刻意慢了下来。

    走进餐厅,聂相思先看了眼放在餐桌上的面条,嘴儿抿了下,走了过去。

    战廷深眸光沉静的看着聂相思。

    聂相思走到他对面,将一双筷子和勺子递向他。

    战廷深微眯眸,接过,坐了下来。

    聂相思见他坐下,自己才坐在了凳子上。

    双眼控制不住的往面前的面碗里瞄。

    西红柿鸡蛋面,西红柿去了皮,鸡蛋金黄,面条上洒了些绿油油的葱花,面汤清淡不油腻,闻着有西红柿甜甜酸酸的味道,也有鸡蛋伴着葱花的清香气。

    聂相思眼珠子轻转,有点迫不及待想尝尝。

    战廷深看了眼聂相思,黑睫柔软的垂掩着,握着筷子吃了起来。

    聂相思眼角扫见,立刻握着汤勺舀面汤喝了两口。

    面汤的味道滑过舌苔,没入咽喉。

    美妙的滋味让聂相思不禁觉得满足。

    果然跟她想象中一样好吃。

    味蕾得到讨好,聂相思唇边便有了点点弧度,一只手握着汤勺,一只手则拿着筷子,低头认真的吃了起来。

    虽然都是面条。

    可聂相思就是觉得战廷深做的面条就是比外面的好吃不止一倍。

    能让她吃个面条都吃得这么满足,也就只有战廷深的手艺了。

    战廷深不知什么时候停了下来,双眸安静且温柔的看着聂相思笑眯眯的”狼吞虎咽“,心脏某个位置便克制不住的柔陷,软化。

    ……

    聂相思最后连一口面汤都没舍得剩下,只差没抱着舔碗了。

    吃饱喝足,聂相思单独面对战廷深时,才想起尴尬来。

    双手规规矩矩的放在膝盖上,嘴轻抿着,看着战廷深的水眸印着几分不自在和拘谨。

    相比之聂相思将一碗面全部吃光光,战廷深却是连三分之一都没吃去。

    拿起餐巾擦了擦嘴,战廷深方缓缓抬眸看向聂相思。

    他的视线一投递过来,聂相思便提气,立刻别开了双眼。

    战廷深冷眸微眯,淡声,“明天还要上学,去休息。”

    聂相思愣了愣,转过视线朝战廷深望去。

    战廷深薄唇淡抿着,面容严峻却相当好看,聂相思一直觉得,他比她喜欢的偶像还要好看。

    聂相思看着看着,竟是看入了神。

    直到一抹黑影猛地从头顶罩了过来。

    聂相思才骤然醒过神来。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

    下巴被一根微凉的手指挑起,异常柔软温暖的薄唇,盖在了她的唇上。

    聂相思瞳孔急剧扩散,心脏的位置噗噗的跳得巨响。

    随着他薄唇的深入,聂相思一双手不自觉捏了个紧。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呆萌的模样,大掌情不自禁的抚上她柔嫩的脸颊,轻轻的抚摸她的脸和白皙如玉的耳朵。

    这个吻起码持续了二十多分钟,两双唇才分离开。

    聂相思张着唇轻轻的喘息,一双迷人猫眼水汽氤氲,复杂的看着从餐桌另一头探身过来的战廷深。

    战廷深拇指指腹轻扶着聂相思轻颤的下唇,暗色的瞳眸一闪,薄唇再次覆了上去。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