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7章 想当你的男人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双腿直打颤,停了下来。

    沉沉的脚步声从后逼近,聂相思一只胳膊被捉住,随即整个人被拉进了洗手间。

    砰!

    洗手间的门板猛地被摔上。

    紧跟着,聂相思被男人精壮的胸膛强势的抵在了门板上。

    聂相思心跳爆棚,抬起头惊惶的盯着眼前男人沉厉严冷的面庞,牙龈发抖,“三,三叔……”

    战廷深一手极负占有欲的把控着聂相思的细腰,一手抬起聂相思的下巴,源源不断的冷意从他那双冥寒的眼眸里扩散而出。

    整个洗手间仿佛一下子进入了严冬,被厚重的冷气流覆盖着。

    “思思,我不喜欢你躲我,明白吗?”战廷深俯低头,灼冷的深眸严肃的盯着聂相思,嗓音沉钝。

    “我,我没有。”这个时候,聂相思脑子有洞,才会承认她在躲他。

    ”亲我。“战廷深忽然要求。

    “……”聂相思惊愕的睁大眼,只以为自己听错了,看着战廷深的双眼很迷茫。

    战廷深微眯眼,深沉的眼眸若有似无的掠过聂相思粉色柔嫩的唇,声线哑了一寸,“亲我,我就相信你没有躲我。”

    发现自己根本没听错的聂相思,脸一下子红了,一双莹润干净的大眼却无声划过抗拒。

    战廷深将她双眼里的变化看得清清楚楚。

    刀削斧刻的面容划过冷沉,“怕我了,还是恶心我?“

    到“恶心”两字时。

    聂相思看到战廷深深邃的双眼里蓦地浮出了一抹猩红,整张脸亦越加严寒。

    聂相思指尖轻颤,缓缓往掌心里蜷进,“三叔,我们回到以前好不好?”

    聂相思的声音很,带着细微的抖动,望着战廷深的水眸充斥着哀求和希翼。

    她想要回到以前。

    她是他的思思,她叫他三叔,他们就是外人眼中感情深厚的叔叔和侄女的关系。

    而不是像现在……

    聂相思承认,她承受不起这样巨大的转变,也接受不了战廷深对她的感情。

    他是她的叔叔啊,她要怎么接受?

    更让聂相思感到无力和惶恐的是,战廷深的执着、霸道以及强势。

    聂相思根本不敢想,这件事要是被战曜,被战津和盛秀竹他们知道会如何。

    聂相思伸手,紧紧抓住战廷深的衣摆,哑声嗓音道,“三叔,你永远做我的三叔好不好?我们当一辈子的亲人,嗯?可以吗三叔?就,就当思思求你了好不好,三叔……”

    战廷深盯着聂相思眼角渗出的泪珠,冷眸浮出心疼,抬手温柔的轻拭聂相思眼角的泪,“不好思思,三叔想当你的男人,你的丈夫、爱人。而不仅仅只是亲人。”

    “三叔……”

    聂相思拖着哭腔的嗓音蓦地被一双柔软的薄唇封在了喉咙里。

    聂相思眼泪簌簌的掉,看着战廷深坚定深沉的眼眸,心头猛然被一股巨大的难过所吞噬。

    ……

    聂相思和战廷深返回包房时,所有人都已到齐。

    看到聂相思和战廷深一块走进来,闻青城和徐长洋微眯了眼。

    “相思,翟叔叔给你点了你最爱吃的龙虾,快来吃。”翟司默一见到聂相思,立即笑着对她招手。

    聂相思因为在洗手间发生的事,兴致不高,拿眼角看了眼翟司默,闷头在餐桌边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战廷深看到,长眉几不可见的蹙了蹙。

    上前,在聂相思身边的位置坐下。

    徐长洋看了眼聂相思微肿的嘴角,心下大约明白了两人此刻不大对劲的原因,轻挑了挑眉毛,装糊涂。

    “相思,咋地了?心情不好?”翟司默根本没看出聂相思和战廷深之间的微妙化学反应,见聂相思表情沉郁,便只以为她是心情不好,关切问道。

    “没。”聂相思简短的回,却难掩声音里的沙哑。

    翟司默啧了声,便从位置上起身,转到聂相思另一侧的位置坐下,转头严肃道,“相思,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告诉翟叔,翟叔给你报仇。”

    “咳……”

    翟司默这话一落,徐长洋突然咳嗽了声。

    翟司默朝他看了眼,“你感冒了?”

    徐长洋,“……”果然,智商是硬伤!

    徐长洋没搭理他,翟司默嘀咕了句什么,便又转向聂相思,“相思,别怕,跟翟叔,翟叔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狗胆,敢欺负我翟爷罩着的人!”

    “咳……”

    这回徐长洋没咳嗽,换闻青城了。

    翟司默一抽,奇怪的看向闻青城。

    闻青城什么都没,端起面前桌上的红酒杯,垂着密黑的睫毛,优雅的抿了口红酒。

    翟司默嘴角又是一颤,这时还是没察觉出什么,看向聂相思,认真道,“相思,吧,把你的委屈都告诉翟叔。”

    聂相思轻呼吸了一口,偏头看着翟司默,“翟叔,我没有心情不好,我只是有点饿了。“

    呃……

    翟司默摸了摸鼻子,“哦。”

    然后,前一刻还激昂的翟司默,灰溜溜的起身,坐回了自己的位置,默默端起酒杯往嘴里灌。

    徐长洋挑眉,看了眼翟司默,随后对聂相思道,“既然饿了,就别话了,赶紧吃吧。还有什么想吃的,尽管点,反正你闻叔买单。”

    闻青城点头,“随便点。”

    徐长洋伸手准备拍闻青城的肩,但落下时才想起闻青城有严重的洁癖,手在半空顿了顿,收了回来,对门口的服务员道,“再来一支89年的红酒。”

    “好的,请稍等。”服务员道。

    闻青城眯眼盯着徐长洋,低哼,“你倒是不客气。”

    徐长洋笑,”都自家兄弟,客气多见外。“

    “呵呵。”闻青城皮笑肉不笑。

    聂相思垂着眼睛,拿起筷子,也不话,低头一粒一粒数着米饭往自己嘴里喂。

    突然。

    聂相思面前的盘子里多出一只剥好的虾。

    聂相思睫毛微抖,抬头看向身边的战廷深。

    战廷深眉眼情绪极淡,”吃吧。“

    聂相思心口忽而又重了分。

    在看到战廷深骨节分明的手指拿起另一只龙虾剥的时候,聂相思蓦地握紧手里的筷子,提气道,“我现在不喜欢吃龙虾了。”

    因为聂相思这句话,闻青城等人脸色皆是微变,朝两人看来。

    战廷深却什么表情都没有,继续剥虾。

    一只虾剥好,便又将虾放到了聂相思的盘子里。

    聂相思脸紧紧绷着,看着战廷深的双眼里闪动着激动的火苗,“我了我不喜欢吃虾了。”

    徐长洋微拧眉,但没话。

    闻青城也不多。

    翟司默愣愣的,有些莫名,相思她是在冲某人……发脾气么?

    命不想要了?!

    然。

    战廷深依旧面无表情,剥虾的动作不停。

    看着盘子的虾越来越多,聂相思瞪着战廷深的双眼也越来越红。

    心里像是被一块大石头压着,压得她快喘不过气来!

    担心聂相思惹怒战廷深没好果子吃,翟司默抿了抿嘴,道,”……“

    不想。

    他话刚出口。

    聂相思忽然放下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闻叔,徐叔,翟叔,我吃饱了,你们慢吃。”

    完,聂相思转身就要走。

    “坐下。”

    战廷深开口,语气沉稳,淡漠。

    听着很正常,似乎也没动怒。

    但传进众人的耳朵里,却分明阴气十足,危险万分。

    聂相思倔脾气也上来了,绷着嘴看向战廷深,“今天留了很多作业,我先回去写作业。”

    聂相思撤开她身后的凳子,挺着腰板,走向沙发,将她放在沙发上的书包拎起,就要朝门口走。

    啪……

    身后猛地传来一声巨响。

    聂相思背脊骨瞬间僵麻了一片,脸亦是煞白,往前的双腿僵硬的顿在原地。

    “回来!”战廷深低喝,声线沉鹜,像一枚铁锤重重敲击在聂相思脆弱的心房。

    聂相思眼眶瞬间潮湿,双手死死捏着书包带,不动。

    “不要让我第二遍!”战廷深道。

    聂相思含紧双唇,忍着眼泪,转身走了回去,在原先的位置坐下。

    咣哐……

    装盛着剥好的虾的盘子被一只大手拂到她面前,撞到她盛着米饭的碗时发出一阵响声。

    “吃!”

    “那个……”翟司默见聂相思眼泪都到眼眶了,那委屈隐忍的模样看得他格外的不忍心,开口想替她话,只可惜,话还没出口,便被一道凌厉的目光也堵了回去。

    翟司默抿住嘴巴,瞬间什么话都不敢了。

    某人发起脾气来,可怕得不要不要的。

    徐长洋眉心拧痕更深,看着聂相思的深眸亦印出些许不忍。

    但现在的结果,早在聂相思开始忤逆战廷深时,他便预料到了。

    那时他不好开口提醒聂相思,而现在,他显然也不好插嘴什么,所以依然保持着沉默。

    闻青城面色如常。

    因为他知道,事情到最后,一定是虚惊一场。

    以某人对聂相思在乎的程度,他就算再怒再气,也不可能真的对聂相思动手。

    不定他这样把姑娘吓到了,他稍后还得放下身段去把人哄好了。

    所以在闻青城看来,吃亏的反而是战廷深。

    聂相思盯着面前装着虾的盘子,缓缓伸手拿起筷子。

    虽然她一个劲儿的在心里告诉自己,聂相思不要哭,千万不要没出息的在这么多人面前哭。

    可是伸出筷子夹起一只虾喂进嘴里的一刻,聂相思还是泪崩了,眼泪大滴大滴的往下掉。

    战廷深看见,漆黑的眼潭里倏然掠过一丝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