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6章 乖,我等你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聂相思和夏云舒皆是一怔,疑惑转头朝后看了去。

    聂相思先是看到了站在她和夏云舒身后不远满头热汗的陆兆年,后才看到从陆兆年身后缓缓走出的战瑾玟和……梁雨柔。

    陆兆年听到和自己异口同声响起的女声,也是略显惊疑,看向从他身后朝前走的两人。

    “靠。”夏云舒低咒了声,“她们怎么来了?

    聂相思抿唇,她也很想知道。

    “聂相思,看到我跟雨柔姐,不知道叫人?懂不懂规矩。”战瑾玟傲然的站定在聂相思面前,眯着眼哼道。

    夏云舒白眼都快翻天上去了。

    每次见到战家这位四姐,都让她嗅出一股浓浓的优越感,好像所有人在她面前渺得比蚂蚁还不如!

    聂相思脸上没什么表情,“你来干什么?”

    这话问得很平常,也没带任何的情绪。

    可战瑾玟听着就是不舒服,皱着眉道,“我来干什么,需要跟你明吗?”

    得!

    聂相思耸肩,“再见。”

    完,聂相思拉着夏云舒就要走。

    “聂相思,你什么态度,我话还没完呢?”战瑾玟蚂蚱似的跳到聂相思面前,拉住了她,恼恨的磨牙瞪着聂相思不起一丝波澜的脸。

    她最恨的,就是聂相思这幅嘴脸!

    好像无论她什么,做什么,都无法激起她情绪的任何一丝变化。

    她让她觉得自己在她面前就是一只可笑的跳梁丑!

    战瑾玟一张脸黑沉沉的,“要不是我三哥收养你,你能有今天吗?能在这么好的学校上学吗?你不知道感激也就罢了,还这么无礼,你的良心被狗吃……”

    “战瑾玟,你别得寸进尺!”聂相思盯着她,沉静的双眼到底染上了一层愠怒,“我不理你,是不想跟你吵架,不是怕你。你要是继续这么无理取闹,我也不会一直容忍你。还有,这里是学校,请你自重!”

    “聂相思,你太猖狂了。”

    这就是战瑾玟,轻轻松松便被聂相思几句话击得怒不可抑。

    聂相思不搭理她,她怄。

    聂相思搭理她了,她更怄!

    总之,聂相思不管怎样,战瑾玟心里都不会舒服。

    聂相思懒得理她,拉着夏云舒错开她往前走。

    “聂相思!聂相思你给我站住,聂相思!”战瑾玟硬是不甘心的追了聂相思一路,追了一段,许是察觉到身后还有个梁雨柔,战瑾玟咬牙,恨恨的跺脚,顿在原地盯着聂相思走远。

    对于聂相思和战瑾玟之间的争吵,梁雨柔头一次选择冷眼旁观,至始至终没有开口一句话。

    看到战瑾玟怒愤的回身走来,梁雨柔双眼微沉,掩下了眸底的凉意,无奈的看着她。

    “雨柔姐,你这个世上怎么会有聂相思这种厚脸皮的人。吃我们战家的,用我们战家的,还整天摆出一副高高在上恶心人的姿态。我看到她,我,我就生气!”战瑾玟拉着梁雨柔的手,咬牙切齿。

    要是以前,梁雨柔势必会劝解她,可是今天她没有,而是道,“你三哥疼她,事事都依着她,只要有你三哥在,相思还需要顾及其他人的感受吗?如果没了你三哥给她当靠山,她还能像现在这样心高气傲,对我们爱答不理?人都这样。”

    梁雨柔不会不知道战瑾玟之所以憎厌聂相思至此的根本原因,就是因为战廷深对聂相思的宠爱。

    自从聂相思被战廷深接回战家后,战廷深眼里心里都是聂相思,无论到哪儿都捎带着聂相思,从来不会带她这个亲妹妹。

    她的生日,他次次都忘。

    而聂相思的生日,哪怕他人不在潼市,就是赶也要赶回来给她过。

    真是不想还不觉得有多难受。

    一细想,战瑾玟心里就抓心挠肺的郁闷难受。

    要不是战津和盛秀竹对她那么好,她自己都要怀疑自己其实才是战家收养的那个孩子!

    战瑾玟虽然听到她这番话没有话,可脸上的表情却相当精彩和愤懑。

    梁雨柔丝毫不怀疑,若是聂相思此刻就站在战瑾玟面前,战瑾玟一定会毫不犹豫上前把聂相思撕了!

    梁雨柔嘴角讥诮上勾,眼底尽是怨毒和阴寒。

    在两人身后不远的陆兆年,英气的双眉微拧着,两片好看的唇亦是抿直,星眸内涌动着复杂。

    看来,外界盛传的聂相思在战家如何如何受宠的消息,并非全然是真。

    心脏的位置传来闷闷的疼意,陆兆年握了握拳头,一抹坚定,从他收敛的双眸,快速闪过。

    最后,陆兆年眯眼盯了眼梁雨柔和战瑾玟,抿紧薄唇,转身离开。

    ……

    “没事吧?”

    走进教室,坐在位置上,夏云舒看着聂相思轻绷着的脸道。

    聂相思微顿,摇头,“习惯了。”

    战瑾玟这样,她的确已经习惯了。

    只是今天看到梁雨柔,让她想起了一件事,所以心里不太舒服。

    “你们家战四姐的脾气,真是一如既往的臭。老实,我有点担心她的未来。”夏云舒得太挺认真。

    聂相思看了她一眼,“首先,她不是我家的。其次,你担心得太宽了!”

    “你不觉得吗?战瑾玟好歹也是战家的人,可她总给我一种……”夏云舒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很没脑子的感觉。总感觉她就是传中那种,被人卖了还乐呵呵给人数钱的傻女人。“

    聂相思,”……“

    ……

    下午下课铃声刚响,聂相思放在课桌下的手机也跟着震动了起来。

    聂相思拿出手机,看了眼,当看到手机屏幕上闪动的“三叔”两字时,聂相思心尖忽地沉了沉。

    直到电话连线快要结束,聂相思才滑动手机,接听。

    “三叔。”聂相思声道。

    “今晚青城在明月阁做东,你也来。”独属于战廷深的低沉嗓音透过手机滑进聂相思耳朵里。

    “翟叔他们都要去吗?”聂相思问。

    “嗯。”

    “……好吧。”

    “乖,司机在校门口等你,快去吧。”战廷深声线醇然,多了丝宠溺。

    “嗯。”聂相思应了声,便匆匆挂了手机。

    握着手机,聂相思轻张着唇,微微吐了口气。

    随后,她提着书包从位置上站起身,转身打算离开教室,却见夏云舒站在她课桌旁,眸光沉疑的盯着她。

    聂相思一愣,“怎,怎么?”

    夏云舒看了眼她绯然的耳尖,睫毛微闪,摇头,“没什么。走吧。”

    “……”聂相思看着夏云舒,用手指抠了抠手里的手机外壳,“嗯。”

    ……

    明月阁。

    聂相思被服务员领进闻青城几人常年在明月阁预留的vip包间时,所有人都还没到。

    聂相思坐在包间沙发上,略无聊。

    于是拿出手机刷微博逛论坛。

    其实也没看什么特别的,就是打发时间。

    宴会的地点就定在闻都,邀请函也陆续发了出去,并且所有接到邀请函的人皆已回复,会按时参加。“

    随着沉稳男声传来的同时,包间房门也随之被从外推开。

    聂相思从手机上移开目光,抬头看向门口。

    战廷深和他的特助白邢走了进来,此刻亦看着她。

    聂相思从沙发上起身,看着战廷深乖巧的叫了声,“三叔。”

    随后转向白邢,对他点了点头。

    白邢回点了下头,没有再继续下去。

    战廷深凝着聂相思,“过来。”

    聂相思又看了眼白邢,走了过去。

    一走进,垂在身侧的一只手便被一只宽阔温暖的大掌握住。

    聂相思掌心微抖,脸控制不住的涨红,轻皱着眉毛看着战廷深。

    战廷深面色清淡,牵着聂相思在餐桌边坐下,“饿不饿?”

    换做以前,聂相思也不觉得跟战廷深这么亲密有什么不妥。

    可是现如今,她却连被战廷深牵牵手,心里都觉得不自在,尤其是这里除了他们,还有一个白邢。

    聂相思将这种不自在,归结于心虚。

    她害怕被人看出战廷深对她……

    所以一坐定在位置上,聂相思便蓦地抽出了被战廷深握着的手,低着睫毛,摇头,“不饿。”

    掌心骤然一空,战廷深沉毅的面庞便沉沉绷了起来,冷眸深敛,瘆寒的盯着聂相思。

    聂相思心脏便是一抖,动作莽撞而慌张的从位置上蹭起,轻抖着一把嗓音道,“我去下洗手间。”

    完,转身,埋头朝包间外走了出去,脚步凌乱。

    白邢许是觉得今天的聂相思有些奇怪,不免盯着她离开的背影多看了两眼。

    等他收回视线,发现战廷深正冷森森的看着他,背脊当即一震,后颈的寒毛直立,道,“我去看看徐总监他们到了没。”

    而后,白邢抹着额角的冷汗,飞也似的“逃”了包房。

    ……

    洗手间。

    猜想翟司默闻青城等人应该到了明月阁。

    聂相思吐着气从马桶盖上站起身,打开洗手间的门板走了出来。

    站在洗手台前,聂相思伸手拧开水龙头,洗了洗手。

    洗完手,聂相思抬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深深呼吸了两口,这才转身朝洗手间外走去。

    洗手间出去,拐角处,聂相思垂着眼睛欲往前面的包房走,一条腿还没及踏出去,眼角便蓦地扫到了一地的烟头,以及一双黑色西裤下包裹着的有力大长腿。

    聂相思心脏狠狠一缩,微微探出的身体倏地收了回来,掉头就往洗手间里冲。

    “站住!”

    阴骘的男声沉沉从后拂来。

    聂相思双腿直打颤,停了下来。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