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2章 我喜欢你,让你害怕了吗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医院火急火燎的打电话来,是聂相思不见了……

    徐长洋见战廷深挂了电话,铁青着脸朝办公室门口疾步走了去,双眼轻闪,跟了去。

    逸合医院,上上下下的医护人员接到上级命令,里里外外不放过任何一个犄角旮旯的都找聂相思,可是将整个医院都找遍了,都没找到聂相思。

    战廷深随后去了一趟老宅。

    战曜看到他,有些意外,皱着眉头看着他。

    战廷深开门见山,“思思呢?”

    “思思现在不是应该在医院么?”战曜道。

    战廷深面容冷得结冰,盯着战曜,“她不见了,整个医院都没找到她人。”

    “是吗?”战曜眯眯眼,。

    战廷深薄唇绷直,盯着战曜看了会儿,什么都没,转身离开了老宅。

    战曜看着战廷深走出堂屋,暗哼了哼,双手放在摇椅上,闭上眼躺在摇椅上轻轻的摇,还哼着曲。

    ……

    “不用找了,在老爷子这里。”老宅门前的车里,战廷深坐在驾驶座,一手轻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给徐长洋打电话。

    “你看到相思人了?”徐长洋道。

    “没。”

    “老爷子跟你相思在他那里?”

    “没。”

    “……那你就确定相思在老宅?”

    “太淡定了。”战廷深半眯眸,冷凝向老宅大门。

    刚才他跟战曜,相思不见了,以老爷子对相思的宠爱程度,绝不可能在听到他她不见了,还那么淡定。

    若是相思没在老宅,以战曜暴躁的性子,早就跳得八尺高,指着他鼻子骂他没照看好相思。

    可战曜却表现得如此镇定,这并不和常理。

    而唯一能解释战曜如此平静的原因,则是,聂相思一定就在老宅。

    “什么太淡定了?”电话那端传来徐长洋微疑的嗓音。

    战廷深没再多,挂了手机。

    手机那端的徐长洋,“……“

    ……

    聂相思就在老宅,这事战曜不仅瞒着战廷深,甚至连战津等人都不知道。

    晚餐时,战曜没跟战津等人一起吃,而是让佣人将吃的送到他楼上房间。

    战曜这样也不是一次两次,所以战津等人也没起疑。

    在佣人将食物送到他房间离开后,战曜又偷偷端着到了聂相思在老宅的闺房。

    聂相思这会儿正坐在床上看书,虽然压根没看进去。

    战曜轻轻敲了两下门,听到聂相思喊进的声音,方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聂相思看到战曜,忙将书放下,掀开被子便要从床上下来。

    “快躺回去,你身上的伤不想好了。“战曜见状,忙紧张万分道。

    聂相思勾唇,只好坐在床上不动。

    战曜将食物放在床头桌上,拉过凳子坐在床前,拿起米饭和筷子往聂相思手里塞,“晚上我特意让厨房做得清淡些,你现在不适合吃那些重口的东西,不利于你伤口愈合,快吃吧。”

    聂相思接过米饭,看着战曜,“太爷爷,你吃了吗?”

    “你先吃,太爷爷等下再下楼随便吃点。”战曜。

    “这里有空碗,而且我现在没什么胃口,也吃不了这么多,我们分着吃吧。”聂相思边边去拿碗,将自己碗里的米饭分出了一大半给战曜。

    战曜笑眯眯看着,语气充满了怜意,“你这孩子。”

    “太爷爷,你吃。”聂相思脸色还有些苍白,连带着笑起来也是苍白的。

    战曜心疼的叹气,一个劲儿的给聂相思夹菜,叫她多吃。

    聂相思心里暖烘烘的,在这个世上,大概也就太爷爷和三叔……

    脑海里猛地浮现战廷深沉铸的面庞,聂相思握着筷子的手蓦地收紧,赶紧摇了摇头。

    她不能去想他,一想,昨晚的画面便会像影子一样跟着她。

    “相思,你以后就住在太爷爷这里。你要是不想跟那些人一块,以后吃饭,太爷爷都让他们把吃的送上来,太爷爷跟你单独吃。”战曜。

    “住在,这里……”聂相思轻抿唇,分明的大眼里却闪动着犹豫。

    “是啊,之前太爷爷跟你不是好了吗?等你出院,你就从你三叔那儿搬到这边,跟太爷爷住。”战曜盯着她道。

    聂相思嘴角微不可见的抽动。

    他们那样,哪里是叫,好了呀?

    ……

    吃完饭,战曜又端着残羹剩饭“偷偷摸摸”的闪出了聂相思的房间,临走前叮嘱聂相思早点休息。

    看着战曜的身影闪出去,聂相思才从床上下来,走到房门口,伸手将房门反锁了,而后便朝洗浴室走了进去。

    站在洗浴室洗手台前,聂相思将身上的衣服脱了个干净,盯着镜子里右下腹穿着线头的伤口。

    在心里微微一叹,本来昨天已经好了,现在又把伤口给扯开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完全好了。

    将干净的毛巾打湿水,聂相思仔细的给自己擦拭身体,后背她擦不到,只能勉强擦擦后颈下一点的背部。

    将上半身擦拭得没了粘稠的感觉,聂相思才走进淋浴间,拿下蓬头洗了洗下半身和脚。

    洗好后,聂相思随手从柜子里拿了件宽大的浴巾裹在自己身上,便走出了洗浴室。

    却不想刚走出去,就看到一道挺括的身形矗立在自己房间中央。

    聂相思吓得往后退,及时捂住嘴才没让自己惊叫出声。

    心跳因为受到惊吓狂跳不已。

    聂相思讷讷的看了眼被她反锁上的房门,又惊悚又迷茫。

    他是,怎么进来的?

    男人许是知道聂相思在想什么,精锐的冷眸轻扫了眼窗口。

    聂相思顺着他的视线看去,当看到窗口的两扇窗门此刻大大敞开时,瞬间明白了。

    可是,这里是三楼啊!

    聂相思轻咬唇,看向战廷深的双眼不免有些责备。

    要是在爬上来时不心掉下去了怎么办?

    然而,聂相思眼里的责备,在战廷深眼里却是另外一个意思。

    她在怪他,昨晚那么对她。

    战廷深眉间便微微折了起来,抿着两片薄唇沉默的站在原地,用一种聂相思把握不准的深沉眸光看着她。

    聂相思受到惊吓虚软的双腿此刻在微微站直了些。

    没有忘记自己现在浑身上下仅有一条浴巾附体。

    耳尖发烫,聂相思抿抿润粉的唇,垂着两扇墨扇般的长睫毛,声道,“我没穿衣服,你能不能先出去?”

    战廷深盯了眼聂相思露在浴巾下的一对白嫩玉足,随后掀起眼皮看着她,“今天你自己过来的,还是爷爷接的你?”

    聂相思睫毛颤了颤,咬紧嘴唇没啃声。

    见她这样,战廷深也明白了。

    多数是这丫头自己偷偷从医院跑出来,过来的。

    战廷深蹙眉,蓦地迈步朝聂相思走了过去。

    聂相思一颗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睫毛杂乱无章的眨动,屏息看着他。

    战廷深走到聂相思面前,先盯着她看了几秒,旋即伸手扣住她的细腕,将她轻轻往怀里一扯,便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聂相思张唇喘气,莹净的双眼惶惶的看向战廷深。

    战廷深亦盯了她一眼,抱着她坐在床上,聂相思则坐在他坚硬如石的大腿上。

    聂相思像是被铬到似的,巧的豚在他大腿上不适的挪了挪。

    战廷深一把摁住她的腰,垂眸瞪她,“别乱动!”

    聂相思吓了一跳,当即不敢再乱动。

    战廷深垂下黑软的睫毛,伸手握住聂相思始终紧紧揪着浴巾的手。

    聂相思立刻警惕的睁大眼,“你干嘛?”

    战廷深抿着薄唇,轻轻松松拿开了聂相思死命拽着浴巾的手。

    身上蓦地一冷,凉得聂相思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耸着两块玉似的洁白肩头,大眼里一片兵荒马乱,“三叔……”

    聂相思抓住他的手,拖着哭腔哀求。

    战廷深扫了眼聂相思右下腹的伤口,方轻拧着眉头看向聂相思。

    聂相思此时脸跟眼睛一样红,长长的睫毛且羞燥且慌乱的颤动,甚至于,战廷深能感觉到她握着他手的手,在轻轻发着抖。

    战廷深心脏处忽然腾起一股子柔软和疼惜,将浴巾重又裹住她不停战栗的身子,嗓音低柔,“只是看看你的伤口而已,怕什么?”

    “……”就看看她的伤口,至于把她整块浴巾给掀开吗?

    聂相思瘪着嘴,怨怨的瞥战廷深。

    战廷深忽地伸手捏抬起聂相思精致的下巴,冷眸深盯着她不住轻闪的眼睛,“打算从此以后跟我划清界限?”

    划清界限?

    聂相思怔住,茫然的看着他。

    “讨厌我吗?”战廷深沉沉问,凝着聂相思的寒眸快速掠过一道暗芒。

    讨厌吗?

    聂相思问自己。

    其实这个问题想都不用想。

    因为她,根本对他讨厌不起来。

    或许连战廷深都不知道,他在她心里,占据着多么重要的位置。

    “我喜欢你,让你害怕了是吗?”战廷深深深盯着聂相思,那样锐利精深的视线,仿佛要将聂相思灼穿。

    聂相思心跳犹如脱缰的野马,狂乱的跳动。

    她看着战廷深沉峻冷毅面庞,再也无法将他的“喜欢”想成是长辈对晚辈的喜欢,她知道,他所的喜欢是什么意思……

    可是,怎么可以呢?

    她一直,唔……

    战廷深看着聂相思慌乱闪动的双眼,深眸微眯,蓦地抬高她的下巴,薄唇猛然覆了下去。

    聂相思瞳孔陡然紧颤,再也无法继续思考。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