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时光偷不走初心 第31章 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时间:2019-10-01作者:聂相思

    火热的气息如燃烧的烈焰窜进她的口腔,疯狂的席卷。

    聂相思不知是不是因为几天前的手术,身体里的麻醉还没完全散去还是怎么,她什么都感觉不到,大脑全是白光。

    如岩浆般滚烫的大手蓦地探进了她衣服里。

    聂相思浑身不可抑制的颤抖,大脑在一片空白下困难的挤出一丝意识。

    “唔……三……”

    聂相思凭着这点意识抬手用力推他,可掌心所到之处,皆是一团滚沸。

    他周身犹如火炉般,烫得惊人。

    聂相思隐隐觉得不对劲。

    可现下的情况,又由不得她深想。

    拉链滑下的声音如钝刀劈向石板,刺耳且恐怖的飘进聂相思的耳朵里。

    聂相思背脊止不住的发凉,极致的惶恐,逼得她眼泪啪的滚了下来。

    腰身被猛地托抱起,重重抵在墙壁上。

    聂相思身上肥大的病号服,被男人用力扯下,不顾一切。

    他猛然欺身而下时,聂相思终于控制不住在他嘴里大哭了起来。

    涩咸的液体流不尽的没入两人紧贴的唇间。

    舌苔尝到苦涩的味道,陷入疯魔的战廷深昂藏的身形重重一颤,停了下来。

    察觉到他的动作停下,聂相思大哭的声音也微微缓了下来,睁着一双泪眼朦胧的大眼无辜害怕的看着战廷深涨红得有些扭曲的俊颜,红肿的唇轻轻张着,大口喘气。

    聂相思很迷茫,她不知道战廷深怎么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要亲她,甚至想……

    她是真的害怕了。

    “三,三叔,我,我是思思,你,你看清楚,我,我是思思。”

    聂相思嗓音哽颤,肿着眼睛看着战廷深,不停的提醒。

    “我知道,你是我的思思,只是我的。”

    战廷深声线带着不正常的沙哑,话间带出的气息热得不像话。

    他薄薄的唇又压了不过来,不断的啄着她轻轻颤抖的脸腮,大掌沿着她玲珑的腰线往上,从后握住她纤细的后颈,拇指和食指轻轻的摁揉,“思思,三叔有点难受,你帮帮三叔好不好?”

    难受?

    聂相思发着抖,豆大的泪珠还挂着她长长的睫毛上,可她却心的观察着战廷深,想知道他哪里难受。

    可是下一秒,腹部猛然贴上来一团更炽烈的火焰。

    聂相思双眼狠狠颤动,全身的毛孔因为惊骇而不停的阔张。

    她惊恐的看着战廷深,张着唇一个字都不出来。

    战廷深额上隐忍的汗珠不停滴落,“思思,假若三叔现在要了你,你会恨三叔吗?”

    “……”聂相思一张脸煞白。

    她快十八岁了。

    不会不明白他这话里的意思。

    可是,可是他是她三叔啊,她的长辈……他怎么可以对她出这样的话?

    “嗯?”战廷深仿佛已经到了极限,薄唇不停在聂相思细腻的脸颊摩挲,汗水从他鬓发滑落,滴进了两人紧贴的胸膛。

    “三,三叔,你,你别这样,我害怕……”聂相思战栗,缩着肩,惊惶的看着战廷深越来越紧绷的脸,流着泪声道。

    “思思别怕,思思不愿意,三叔不会真的伤害思思。但是三叔现在很难受,需要思思的帮助,思思愿意帮三叔吗?”战廷深双眸赤红,嘶哑的嗓音里压抑着某种疼痛。

    聂相思眼泪一个劲儿的往下掉,红着眼看着战廷深,“我,我该怎么做?”

    战廷深忽地握住聂相思一只手。

    他掌心非同寻常的热度让聂相思本能的将手往后缩了缩。

    可是他根本不给她退缩的机会,用力捏着她的手,猛然往下。

    “啊……”

    手心里的庞物,吓得聂相思控制不住的惊叫,刚叫了一声,双唇便又叫他封住了。

    ……

    接下来的两个时,聂相思感觉像是做了一场噩梦。

    整个人恍恍惚惚,飘飘然。

    洗浴室。

    战廷深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干净的毛巾垫在洗手台上,随后才将怀里的聂相思放坐在上面。

    聂相思浑浑噩噩的,任由他握着她的手放到水龙头下清洗。

    两人都没有话,甚至于呼吸声都很轻很轻。

    战廷深脸庞仍然浮着不正常的红晕,他轻垂着头,给聂相思清洗手的动作每一下都带着细致和轻柔。

    给她洗净手,战廷深看着在他掌心白皙仿若无骨的手,冷眸暗动,五指收紧握住她的手,放到唇边亲了亲。

    他的唇,依然烫得厉害。

    聂相思手微微颤抖,缓缓转动僵滞的瞳眸看向战廷深,殷红的双眼里,不到片刻,便涌出颗颗晶莹的水珠,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战廷深心脏揪紧,抬起深邃的冷眸看着聂相思隐忍着不哭出声的模样,坚硬的喉头微动,伸手欲替她擦拭脸上的泪液。

    可不等他的手触上她的脸,聂相思猛地将脸别到了一边。

    战廷深伸出的手在半空中微微一僵。

    这是第一次,聂相思对他亲昵的举动表现得如此抗拒和排斥。

    战廷深倏地抿紧薄唇,收回手,猛地将聂相思从洗手台上抱起。

    聂相思吓得呼吸一窒,惶然的转头看向战廷深,却只能看到他紧绷分明的下颌轮廓。

    ……

    走出洗浴室,战廷深将聂相思放到床上,抓过被子覆在她身上,随后,他将双手撑在她脑袋两侧,幽深的冷眸紧紧曜着她,“听着,我不会跟你解释今晚发生的事,也并不觉得抱歉。”

    “……”聂相思傻了一秒,望着战廷深的猫眼那般的不可置信。

    他对她做了那样的事,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的对她不觉得抱歉,也不解释?

    聂相思像是震惊,而后便是浓浓的委屈和羞耻。

    眼泪河似的从她眼角源源不断的往下淌。

    可丫头也硬气,死死咬着嘴唇瞪着战廷深,愣是没哭出声音。

    战廷深看着她默不作声的哭,心下无比烦躁,也,心疼。

    今晚发生的事,无疑是个意外。

    但对她所做的事,他却并不后悔。

    ……

    经过这么一闹,聂相思右下腹刚愈合的伤口又裂开了。

    战廷深不得不连夜将她送回医院,重新缝合止血。

    一番折腾下来,天都亮了。

    病床上哭累睡着的聂相思两眼肿成了核桃,眼帘下黑眼圈很重,脸苍白而疲倦,且饶是在梦中,她的眉头也始终紧紧皱着。

    战廷深站在病床前,冷眸低垂着,深凝着聂相思。

    这人一贯会掩藏自己的情绪,且面色总是冷冰冰的,就是现在,也无法从他的面部表情窥探他此刻的真实情绪。

    ……

    战氏集团大楼,六十八层总裁办公室。

    “这个时间,你不该在医院里陪相思么?怎么到公司来了?”

    办公室双开房门从外推开,徐长洋边往里里走边扫了眼站在落地窗前抽烟的男人道。

    战廷深吐了口眼圈,烟雾氤氲而上,像一层薄薄的纱帐笼罩在他深刻的脸庞上,让人看不真切。

    徐长洋关上房门走过去,从他手里拿过火机和烟盒,从烟盒里抽出根烟点燃,叼在唇间,眯眼去看战廷深。

    战廷深长眉蹙得很紧,每抽完一口烟,便将双唇抿直,周身被低气压充斥着。

    徐长洋见状,眼阔轻缩,转过视线,幽幽望向落地窗外。

    “相思年纪,很多事情没有成年人想得通透,慢慢引导会明白的。”徐长洋。

    “我昨晚差点要了她。”战廷深,声音是抽多了烟的烟哑。

    “……”徐长洋夹着香烟的两根手指微微一紧,但也仅仅如此。

    沉默了两秒,徐长洋抿唇,“估计姑娘吓得够呛。”

    战廷深没话,可下颚却绷得更紧。

    徐长洋眯眯眼,偏头看向战廷深,“眼看着相思快十八了,怎么……”

    “梁雨柔昨晚到别墅来,在酒里做了手脚。”战廷深冷眸里碾过阴翳。

    昨天公司因为一件棘手的事一直开会到晚上。

    他回别墅简单清洗便准备去医院陪那丫头。

    不料刚要出门,梁雨柔却带着一支未开封的红酒来到别墅,那支红酒是真正的82年的拉菲,她专门带过来跟他一同品尝。

    他当时并不想理会,就算要品红酒,也不是跟她。

    然而梁雨柔纠缠不休,而他一心想早些到医院陪丫头,只想早些拜托她的纠缠,便跟她喝了一杯。

    并不曾想梁雨柔竟然有胆子在酒里给他下那种药!

    徐长洋亦没料到梁雨柔竟然疯狂至此,连下药这种卑鄙手段都用出来了,所以微微怔了怔。

    短短时间,徐长洋便对事情的来龙去脉有了些了解。

    只不过,既然都被人下药了,某人却只差点把人那啥……怎么忍住的?

    徐长洋如是想着,双眼不由瞥了眼战廷深的胯。

    战廷深脸一下子就绿了,转眸冷飕飕盯着徐长洋。

    徐长洋挑挑眉毛,摊手,“我觉得现在最要紧的事,是如何安抚好相思,不然,以那丫头的性子,有得你受的。“

    战廷深抿唇,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像幸灾乐祸!

    都好的不灵,坏的灵。

    还真让徐长洋这乌鸦嘴给准了,聂相思那箱还真出幺蛾子了。

    医院火急火燎的打电话来,是聂相思不见了……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时光偷不走初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