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9.029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站在他面前的男人遮住了大半部分的脸,仅能看到一点黑发,以及一双漆黑如墨的眼睛。

    旁的东西都可以暂且不论,唯有这一双眼眸实在太过于有辨识度,哪怕穿过重重时光阻隔,如今乍一对望,还是能直击林翾的灵魂深处——

    这世间除了重光外,不会再有第二个人拥有这样的眼睛。

    直直地与之对望,林翾心头不由得剧震,脚下有些不受控制地向前挪了两步,下一秒腰间便被那男人用双臂环住,身体紧紧贴在了一起,传来略显冰凉的熟悉温度。

    一个湿热的吐息打在他的耳畔。高大的男人弯下腰,像个孩子一样汲取他的体温,埋头在他颈间磨蹭,深深地呼吸着属于他的清苦气味。

    林翾反应不及,浑身打了个哆嗦,四肢有些使不上力气。

    倘若是换个场景,换一个人,他必然会因感到尴尬而下意识地推开对方。可是如今面对着共同经历了生离死别的重光,他却是犹豫了一下,而后竟抬手揽上了对方的肩头。

    触手是难以环抱的宽阔与坚实,再一次提醒他面前的人是一个比他更加强壮的成年男人,不再是那个身形稚嫩的瘦弱男孩。

    一瞬间林翾心头似有千般猜测一闪而过,却怎么也捕捉不到最接近真相的那一个。

    他无法理解,为何才刚分别不久,重光便由一个小孩子长成了如今这副模样。

    旅舍内,气氛依然热烈万分,掌柜滔滔不绝的讲故事,听众捧场捧得专注,几乎没人注意到他们这边的动静,有少数几人瞥见,也没放在心上,似乎并不觉得他们两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有什么稀奇。

    良久,重光终于松开了手,转身走在前面,一言不发,十分沉默,脊背崩得很直,像一株挺拔的树,令人难以将他和那个瘦弱的男孩子吻合在一起。

    林翾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再也没了从前那般略微吃力的感受,仰头望着他的背影,一路跟随着他走到了一处屋院。

    这地方地处集市范围内,没有脱离极意谷,看起来也不像是有人久居的模样,虽然不至于破败,却也稍显荒凉。

    一个中年男人站在庭院内,闻声而至,朝着重光弯腰行礼,再度抬起头,目光扫视到了林翾身上,便是流露出震惊的意味。

    林翾被这陌生人看得微微不自在,眼神闪躲了一下,心头顿时生出一些怪异的感觉。

    幸好那打量的视线并没有停留很久。

    似乎得了重光一个警告般的眼神,中年男人浑身一凛,立即道了一声“失礼”,而后便低低的垂下了头,不敢再继续窥探林翾。

    随着重光轻描淡写地挥了挥手,他更是一个闪身便自院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过尽管如此,林翾心中萌生出的那一丝不对劲也并没有打消掉,反而萦绕在心头,久久不肯散去。

    他抬头瞄了一眼重光刻意遮挡住的脸,总觉得面具之下似乎掩藏着一些东西。

    疑虑越来越深,虽未冲淡重逢的激动,却也平添几分不安。林翾嘴唇紧抿,头脑乱成一团浆糊,有许多问题怎么也理不顺。

    空气中有微风浮动,掀起他脑后的碎发,带着苦涩的药香。

    似乎敏锐地注意到了身边人的焦躁,重光略微偏侧过头来,盯了他一眼,而后忽然牵住了他的手,力道颇大,仿佛生怕他会从眼前消失。

    骨节分明的大手已经不再是当初那个可以被林翾攥在手心的模样,甚至全然反了过来,包握住了林翾的拳头。

    “我一直徘徊在极意谷内外,这十年一直在找你。”

    一片安静之中,重光突然开口,声音似乎显得平淡无波,又好像在压抑着汹涌的某种复杂的东西。

    时间已经过去了十年,十几岁的少年自然也已经成人,彻底摆脱了幼时的模样,仅剩下一双眼睛几乎从未变过,只是随时间积淀而变得更加成熟。

    可是身为没有修为的普通人,本该多多少少有些变化的林翾却还是当初别离时的相貌。

    “你一点也没变。”

    怔愣间,林翾听到重光这样说道,语气若有感慨。

    一瞬间他仿佛被人狠狠地给了当头一棒,整个人都是茫然无措的,大脑一片空白。

    他仰着头望着重光,沉默了半晌,突然抬手想要去摘掉对方的面具。

    奈何重光却是眼神猛然一变,向后退开一步,敏捷地闪躲开来。

    空气中蔓延了一丝尴尬。

    一击不中,林翾也没再尝试第二次,目光与重光碰撞在一处,心底某个叫嚣的声音愈发强烈——

    他觉得重光似乎有些奇怪,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皱了皱眉,强行迫使自己暂时忽略掉这一点,他抬手按了按自己的胸口,抚上鸾鸟图腾的位置,能清晰地感觉到那里的心脏在蓬勃跃动,是他从断崖跌落之后还活着的直接证明。

    倘若不是那雾气能使禁地内时间的流逝速度减慢,大概就是鸾鸟复活他的过程并非一瞬,而是足足十年。

    他错过了这十年,也就错过了重光成长的过程,乃至于没能转变书中的发展走向,到底还是让重光成为了一代魔尊。

    而令他没想到的是重光竟然一直在找他,哪怕时间过了这么久,也没有放弃。

    十年的时间,明明已经足以改变很多东西。

    林翾垂着头,心头是百感交集。

    他并不知道身旁的重光正沉默而专注地盯着他的侧脸,随着他的一举一动,眼底渐渐爆发出某种强烈的渴求与占有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