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7.027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或许是浓郁的白雾对人视线的阻隔效果太好,又或许是那两个极意谷弟子警惕心太弱,一直到林翾与他们之间仅剩不足十步之遥的距离时,他们都没能意识到林翾的存在。

    而林翾却始终精神紧绷,在心底暗暗揣测了良久,低头打量了一下没有衣服穿的自己,终于下定了决心。

    白雾之外,极意谷阳光正盛。

    两个弟子一边聊着天,一边漫不经心地沿着这禁地的边缘地带粗略地查探,想要就这样简简单单的巡视一番就回去复命。

    从前他们每一次也都是这么敷衍了事,至今还没有出现过问题,这一次自然也没把这个任务放在心上。

    只是这一次,他们刚刚走出两步远的距离,一个人影竟然敏捷地从白雾中闪出,几乎瞬间便到了他们二人身后。

    一切都来得迅猛而猝不及防。

    其中一个弟子若有所觉,然而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便是颈间一麻,眼前一黑,浑身软了下去。

    几乎同时,另一个弟子也被以同样的方式放倒,全程都没有任何挣扎反抗的余地。

    而站在他们身后沉默不语的始作俑者,正是刚刚从禁地中脱身而出的林翾。

    得了鸾鸟涅槃之火这个金手指,他已经彻底脱离了毫无战斗力的阶段,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玄力都实现了质的飞跃。

    虽然倒也不敢说修为有多么强悍,但对他而言,在不知不觉中解决掉这两个小弟子还是可以干脆利落地做到的。

    之所以他要选择偷袭,一来是因为能多几分把握,二来也是因为他不愿意让陌生人看到自己这浑身不着片缕的模样。

    哪怕大家都是男人,也会让他隐隐有一种尴尬的感觉。

    一出禁地便轻松地放倒了两个极意谷弟子,林翾却没有放松警惕。

    他先是小心翼翼地环顾了一下四周,确认没什么异动,才蹲下身开始动手去扒那个看上去身形与他更为接近的弟子的衣物。

    他动作十分麻利,三下五除二就结束了战斗。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他并没有将对方扒个精光,而是保留了贴身的衣物。

    事实上,只要他愿意,他甚至可以要了这两个人的性命,而他的的确确也有过一瞬间这样的想法——

    在回忆起极意谷对重光的所作所为之时,他的眼底划过了一丝痛恨,只是很快便被他用理智极力压了下去。

    虽说他奉从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准则。但这两个弟子毕竟并未直接参与迫害他们的行动。

    不过既然极意谷是他和重光的仇人,这两个极意谷弟子自然也并不算无辜,倘若是换一个心狠手辣些的人,恐怕早已经干脆利落地彻底解决了这两个弟子。

    但林翾总归不是个嗜杀的人。

    正相反,他性格相当温和柔软,哪怕如今已经在逐渐适应这个弱肉强食的残酷世界,也依然没有做好亲手结束他人性命的心里建设。

    所以他仅仅犹豫了一下,便选择了放过他们。

    禁地周围依然静悄悄一片,几乎没有人会从这附近经过。

    地上安安静静地倒着两个人,一人是极意谷初级弟子的装束,而另一人则是仅存了贴身的少量衣物,

    林翾套上极意谷弟子的衣服,好似脚底抹油,飞快地溜走,迅速逃离了这个鬼地方。

    他走得匆忙,丝毫不知道就在他前脚刚刚离开之后,一个身形高大的男人便好似凭空出现一般,缓缓踱步到了他方才待过的位置处。

    男人的脸上带着面具,露出一双像无底深潭般漆黑幽深的眼眸,盯在地上的两个男人身上,渐渐流露出一丝若有所思的意味。

    他鼻尖轻嗅,仿佛试图在空气捕捉什么气味一般,整个人有一瞬显得有些恍惚,浑身都情不自禁绷紧,良久才重新恢复正常。

    毫不知情的林翾脚底生风,能有多快便跑多快,把禁地这个噩梦般的地方迅速抛在身后。

    他的方向非常明确,以至于很快就已经接近了极意谷的出口位置。

    打晕那两个弟子,他的收获不仅仅是一套极意谷弟子的衣服,更是有意外之喜藏在衣襟之中。

    除了灵石货币之外,竟然还有一份极意谷的详细地图。

    有了这地图,他才得以在最短时间之内离开极意谷这个是非之地。

    尽管如此,他这一路上依旧算不得轻松,每一步都躲躲藏藏,闪避着越来越密集的搜查追捕,走得异常艰辛。

    他心里很清楚,那两个被他打晕的弟子显然是没多久就被极意谷的搜查人员发现了,否则极意谷也不会派这么多人来大范围寻找他。

    如此一来,极意谷于他而言更是危机重重,片刻也不能多留——

    幸好,他的动作似乎比极意谷做出的反应要快上几分,至少在他来到极意谷与集市的交接处时,这边还没有人负责把守。

    一眼瞧见空无一人的出口,林翾心头不由得一喜,顿时加快了脚步,一个闪身便融入到了集市之中,似乎没引起任何人注意。

    他选了一家相对偏僻的店面,用从打晕的极意谷弟子那搜刮来的灵石换了套更加不引人注目的衣服,而后便可以自由自在地扮作普通路人,朝着离开这集市的方向离去。

    路上,他时不时会留意一番其他人聊天的话题,捕捉其中是否有提到“魔尊”这个人。

    不知为何,他心底竟是有种强烈的第六感,告诉他这个魔尊就是与他在禁地附近失散的重光。

    虽然一切看上去都并不吻合,但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令他很难做到不在意。

    明明正身处于极意谷管辖范围之内,危险还未全然褪去,但他还是耐着性子旁听了好几场八卦,为的就是能得到描述这位“魔尊”的只言片语。

    奈何一切都是徒劳。似乎没有人真正知道魔尊的相貌,年龄,身世,有关魔尊的所有事情都是极其神秘的。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这位魔尊堪称无情无欲,不为任何人所动心,处置人命,也是从不手软。

    但是也有绯色的八卦传闻有言,这魔尊心中是有一个已经死去的挚爱存在的,仿佛是他的心头皎月,不堪触碰。

    林翾听得连连皱眉,越发觉得离谱。

    难道这魔尊根本不是重光?重光分明年纪尚小,哪里来的这般风流韵事?

    集市吵吵嚷嚷,喧嚣热闹,林翾混迹于人群之中,耳畔依然是各种各样的讨论声,心底却是陷入了沉思。

    远处,极意谷内与集市交接处的入口附近,方才那个戴面具的高大男子如鬼魅般再度无声无息地出现。

    他的手里拖着一个已经失去了意识的极意谷高阶弟子,漫不经心地一甩,将其丢在了一旁,就好像在丢一块没有价值的垃圾。

    而这弟子,分明就是极意谷派来驻守出口处的人员。方才林翾之所以能够毫无阻拦地离开,显然是因为戴面具的男人事先替他解决了这个障碍。

    男人擦了擦手,目光沉着,轻嗅着空气中残存的微苦气味,缓缓抬起头,准确地锁定了林翾离开的方位。

    而后只在眨眼的工夫,他的身影再度从原地消失,就仿佛从未出现过。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