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6.026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那红光似乎自他胸口发散,透过了他的衣服,带着灼人的热度,仿佛要烙印到他的胸膛之中。

    林翾被这愈发强盛的光线晃得闭上了眼,身体急速坠落,却在砸在地面上的一瞬间,有一种灵魂出鞘之感。

    眼前是漆黑一片,对肉体的感知荡然无存,一个难辨雌雄的声音突然自四面八方传来,令他精神一震。

    “刚刚死去的游魂?”

    林翾一时之间愣住,反应良久才意识到对方说的竟然正是自己。

    原来他已经死了?

    也对,从这么高的山崖上直坠而下,他又只是个几乎没有修为的普通人,肯定是要没命的。

    只是如今他仍然保留着完整思想与意识,以游魂的形式存在,没有迅速湮灭,或许和他是一个穿越者有关。

    方才的那个声音沉默半晌,似乎发出了一声细微的叹息。

    随之而来的,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带着强烈的灼烧感,像是要把林翾的灵魂点燃。

    四周漆黑的颜色骤然被焰光替代,一个羽翼丰满的鸟类图腾渐渐从意识深处自动浮现,哪怕此前从未见过,他也能从书中只言片语的描述中辨认出这正是成年的鸾鸟。

    倘若有人在此时闯入极意谷禁地之中,便会发现在茫茫白雾的中心地带有夺目的红光正在冲天而起,烈焰灼灼,铺天盖地地燃烧着,吞噬了四周的一切。

    而这惊人异像的源头,竟然是一个倒在地上,已经失去了全部生命体征的年轻男人。

    林翾的肉体已经被烈火完全包围,衣物化作灰烬,皮肤却完好无损。而他的灵魂饱尝痛苦,与鸾鸟纠缠在一起,仿佛亲眼目睹了鸾鸟浴火重生的全过程。

    书中的鸾鸟像是凤凰一样,不会真正殒命,只是会每隔一段时间变小变弱,最终在烈火之中死去又复活。

    而林翾如今竟是成为了一个见证人,又或许还是一个参与者——

    一个共生契约逐渐缔结在他与鸾鸟之间,使得他竟然能够吸收鸾鸟的火焰而不感到烫热,一股力量拉扯着他的魂体,重新回到他的躯壳之中。

    整个过程对他而言,似乎只是数次呼吸的工夫罢了。

    仿佛很快的,他就又有了五感和知觉,身体也恢复了生命迹象,若要说与从前有什么区别,大概是他的胸口处烙印了一个鲜红的鸾鸟图腾。

    火焰渐息,红光彻底隐去,躺在地上的林翾缓缓睁开眼,对于自己的遭遇还感到有些不切实际。

    唯有胸口的炙热感,告诉他方才的一切不是假的。

    那只鸾鸟竟然能借着涅槃重生的契机,以共生契约为媒介,做到起死回生,救了他一命。

    他从地上一骨碌爬起身来,低头皱眉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不由得有些尴尬。

    想到这诡异的地方大约也没有第二个人存在,他才稍有释怀,左右打量了一下自己的手脚。

    身体似乎被修复过,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且不要提高空坠落的摔伤,就连他手上与身上的划伤此时也都已经消失殆尽。

    犹豫了一下,他缓缓抬手,试探着摸上了自己的胸口,刚一触及图腾,脑海中顿时就响起了方才那个雌雄莫辨的声音。

    “我以共生契约救了你一命,希望你能带我离开这极意谷禁地。”

    这听上去似乎是一场不太公平的交易,但鸾鸟的语气中似乎藏了一些隐隐的无奈。

    涅槃前后是它最虚弱的时候,在这满是蛇类妖兽的地方,它没有自保的信心,更别提离开这里,只能寄希望于林翾。

    若非如此,它也不会拼着自由被限制的代价,和这个素不相识的人类建立契约。

    林翾没有犹豫就想答应下来,却在开口的前一秒忽然想起一个严峻的问题——

    他倒是也想离开,可是他根本不认得这里的方向。

    沉默了两秒,鸾鸟似乎也猜到了他的难处,叹了一声,颇有几分绝望的意味。

    “我为了复活你耗尽了精力,你最好走得快一点,否则撑不到出去我就会陷入沉眠,无法给你指路。”

    听闻鸾鸟竟然识路,林翾心头不由得一喜,对着空无一人的前方点了点头,神色认真。

    “好。”

    禁地布满迷雾,凛冽的山风也吹不散这诡异的白色屏障。

    依着鸾鸟的指示,他尝试一番,惊诧的发现自己竟然因吞噬了鸾鸟的涅槃之火而拥有了释放操控这种火焰的能力。

    这火焰似乎恰好可以克制这雾气,略一灼烧,就能扫出一大片清晰的视野,使他不至于再因为看不清路而掉进山沟断崖。

    弯弯绕绕地走了大半天,他能明显地感到鸾鸟的声音在渐渐变得微弱,脚步片刻也不敢停歇,逼着自己不断加快速度,生怕在离开这鬼地方之前鸾鸟就陷入长眠。

    他的精神紧绷着,努力辨别着鸾鸟愈来愈使人听不清的声音,直到等了许久,也没听到鸾鸟再一次开口,心头不由得重重一沉。

    四周还是茫茫白雾,而鸾鸟已经只撑不住,进入了沉眠状态。

    他不清楚方向,亦不知道还有多远才能离开。倘若走乱了方向,那无疑将是功亏一篑。

    咬了咬牙,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刚刚才拥有的火焰属性玄力还不受他自如的控制,但他不得不赌一把。

    强烈的焰光向四周猛地扩散开来,他全然将自己的玄力释放出来,努力探照着四周的道路。

    事实证明这是个正确的选择——

    火焰所及之处,白雾尽皆消散,竟然真的让他找到了一个正确的方向,收了火焰朝着那里急速狂奔了一段距离,便达到了白雾的边缘地带。

    停下来稍歇的片刻,林翾长舒了一口气。

    幸好,鸾鸟沉眠的还算晚,支撑着他来到了足够接近出口的位置,否则一切不会如此轻松。

    他站在白雾之中,只要再向前踏出一步,就彻底离开了这恐怖的禁地。

    只是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不着片缕的身子,有些犹豫到底要不要立刻出去。

    这禁地里除他之外多半没有别人,他如此不穿衣服也就罢了,可外面却多得是人,而且又是实打实的敌人,他光着身子,总归是不便。

    正犹豫间,耳畔突然听到有交谈的声音正越来越近,听上去像是年轻的极意谷弟子。

    林翾立即屏气凝神,躲在白雾的掩藏之后,仔细地辨别他们在说的话。

    仅仅听了几句之后,他的脸色便是微变,眉头拧起。

    来者是两个人,因为他在这里燃烧火焰造成了异动,这两个小弟子便被派来禁地外围查探。

    而从他们交谈的只言片语之中,林翾竟然捕捉到了一个怪异的重点——

    极意谷有个昔日的敌人,如今被人称作魔尊,多年来一直与他们频繁作对,而且时不时还要到这禁地附近徘徊。

    林翾的心跳骤然加快,眼底闪过一丝惊疑不定。

    书中的反派不少,但号称魔尊的,似乎自始至终只有重光一人。

    可是重光明明年纪尚小,与他分别最多也不该超过数日的时间,不该“多年来”一直与极意谷作对。

    他的脑海中一瞬间闪过无数种猜测,最终却泯灭无存,仅剩下别离之时重光那张稚嫩却已充满坚毅的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