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4.024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一路上,他始终是被毫不温柔地拖着,裸露在外的皮肤蹭着地面的砾石,刮出一道道伤痕。

    保持不了平衡,身体唯一的受力点就是被卷住的腰部,勒得他难受无比,挣扎间摸索了几下,发现那触感竟然也是滑腻的鳞片,心底不由得一沉——

    他居然是被一条巨蟒掳走了。

    毫无疑问,巨蟒绝不可能带他离开这鬼地方,多半是将他拖向了雾气更深处。这一下,他更是别想离开这里了,甚至保不准很快就会丧命。

    雾气冰凉,丝丝缕缕地渗入衣料,令林翾有些浑身发冷,身上的划伤处疼痛不已,一切都在消磨他的意志,耗空他的体力。

    直到被巨蟒一个甩尾扔了下去,重新摔到了地上,他才因碰撞的疼痛而堪堪打起一点精神来,迅速地爬起身来。

    然而乍一抬头,却是猛然正对上一双赤金色的竖瞳。

    林翾眉心一震,反射性地后退了几步,心跳剧烈,呼吸也凌乱了几分。

    数次呼吸之后,巨蟒仍是蛰伏在不远处的原地,兽目始终盯在他的身上,上下打量着。

    也不知是不是错觉,林翾隐隐觉得这巨蟒绝非普通的妖兽。因为那道投递过来的冰冷视线中,似乎包含了某种探寻的意味。

    这条墨色金瞳的巨蟒,应该是在观察他。

    这样无声的对峙持续了良久,林翾始终手脚僵硬,不敢贸然动作。

    那巨蟒终于像是确认了什么一般,巨大的身影扭转方向,伴随着鳞片与地面的隆隆摩擦声,朝着远离林翾的方向游走而去,坚实的石质地面上都留下了烙印般的蜿蜒痕迹。

    林翾大气也不敢出一声,心头却是萌生出了一点希望——

    难道这巨蟒就准备这样放过他了?

    然而还没来得及高兴太久,事实很快就给了他否定的答案。

    巨蟒的身影仅仅离开了一段不算很远的距离,一块硕大而沉重的巨石便从天而降,轰然坠落,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掀起的尘土碎石甚至拍打在了林翾的脸上,皮肉生疼。

    光线随之骤然变暗,变得极度微弱,像是黑夜突然降临,一瞬间甚至让林翾以为自己失明了。

    好不容易适应了一点黑暗,恢复了可视能力,他才猛然间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那巨蟒并非是要放他一马,而是把他带到了洞穴之中,用巨石封住洞口,将他牢牢关了起来。

    他的身份由猎物变作了储备粮,虽短期内似乎性命无忧,可终归难逃一死。

    林翾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表情,嘴上也忍不住无声地咒骂了一句。而后呆站在原地半晌,叹了一口气,认命地摸索着黑暗,朝着巨石的方向慢慢走去。

    坐以待毙是最无用的,还不如试着挣扎一番。那巨蟒刚刚离开不久,想必不会很快归来,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尽力在这段时间之内解决掉这块大石头,然后逃离这里。

    他不但要努力活下去,还要努力离开这鬼地方,去寻找和他失散的重光。

    短暂地相濡以沫,已经令重光的存在与求生的欲望并重,一跃成为了他的信念来源之一。

    巨蛇几个游走之间便达到的距离看似不远,林翾却走了好半天才能触碰到那块巨石。

    巨石显然比他原本认知中的要更为巨大,质地坚实,绝无一点点挖开的可能。

    就连想要挪开这巨石也是不可能的。因为它竟然恰好严丝合缝地堵住了洞口,哪怕力气够大,恐怕也无处着手。

    林翾的脸色渐渐凝重起来,沿着巨石来来回回走了几遍,一颗心渐渐下沉。

    那巨蟒难道是想要把他永远关在这里,直到他死也不放他出去?

    若非如此,也不会做得如此之绝。这巨石仿佛被钉在了这里一般,嵌入了洞口,想必那巨蟒在外面也无法把它挪开。

    正思量间,一声剧烈的轰鸣声骤然炸起,林翾只觉得自己浑身一震,脚下的石质地面都在颤抖,像是要地震一般。

    然而并非地震,而是那带给他万分纠结的巨石,竟然炸裂了,微末细小处甚至被碾压成了齑粉,冲击的巨浪将林翾整个人掀起,向后猛推了几步远,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他反射性地抬手挡住脸,抱住头,眼睛不敢睁开,生怕被粉尘入侵脆弱的组织。

    伴随着巨石的碎裂,大量光线疯狂涌入,映照得灰尘十分清晰。

    哪怕闭着眼睛,林翾都能感觉到自己四周恢复了明亮,可正前方似乎依旧是黑作一团。

    他犹豫了半晌,才试探着睁开眼睛,发现果然是那巨蟒,盘作一团,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冰凉的金黄竖瞳不带一丝温度。

    林翾的心被揪扯了一下,对蛇类天生的恐惧感使他头皮发麻,四肢僵直,呼吸都不禁微微屏住。

    只是没惊惶几秒钟,他的目光便被巨蛇口中衔着的东西吸引过去,一时间有些难以判断那是什么。

    那东西呈赤红色,亮得扎眼,被巨蛇叼着,似乎是个死物,像是什么灵器一般。

    可就在林翾如此认为之时,它却仿佛动了一下,虽然幅度微弱,却还是被林翾敏锐捕捉。

    似乎是感受到了林翾的视线,巨蛇缓缓垂头,把头放得足够接近地面,乃至于近得像是要贴上林翾,而后口一松,将那通红发光的物体放了下来,竟然恰好落在林翾的腿上。

    一瞬间,林翾只感到双腿一热,旋即有微弱的心跳与脉搏沿着接触的皮肤神经末端一路传达到他的大脑,告知他这东西果真是个活物。

    如今距离得近了,他低下头,尽管也能看得清这活物的真实面目。

    竟然是一只狼狈的鸟儿,羽翅蜷缩,浑身赤红,眼珠看似黑色,却分明更像是红得浓郁到了一定境界,才显得发黑。

    伸手捏起它,凑到近前仔仔细细查看了一番,将它的体貌特征尽收眼底,林翾不由得瞳孔微缩,心跳猛地漏掉了一拍。

    书中一个极为强悍的存在涌上了他的头脑,其描写与面前这小小的幼鸟完全吻合,只不过是成年期与幼年期的区别罢了。

    这分明就是鸾鸟,天地间妖兽最得天独厚的存在,仅此一只,是原书中男主的契约灵兽。

    林翾的心脏怦怦乱跳,强自装出来的镇定自若似乎已经难以维持。

    要知道这鸾鸟实力颇为强悍,乃是书中男主最大的一个外挂,如今却像个小可怜一样,被他捧在手心。

    瞧见他这副明显有些激动的模样,那巨蟒的眼中却是显露出一丝微微的不悦,长尾一扫,把他从地上卷到了半空中,一摇一晃,威胁的意味十足。

    林翾的面色顿时又苍白起来。

    被悬在半空之中,随时可能摔个头破血流。这是属于人类最原始的恐惧感,一瞬间令他全然忘记了什么鸾鸟,只满心沉浸在了惶恐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