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2.022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凛冽的风裹挟着毒的味道包围了两人,带给重光浑身麻痹的感觉,钉住了他的脚步,让他一动也不能动,四肢的控制权仿佛都不再属于自己。

    而身为药体的林翾却没有受到一点影响,感官仿佛还因紧张而变得更加敏锐了几分。

    他甚至清晰地听到一个阴柔的男声发出了一声轻笑,一抬眼便对上了那黑衣人摘下了面具的脸,隔着很远的一段距离就看清了对方眼底的暗讽。

    那黑衣人摘了面具,而后便徐徐走近,脚步不慌不忙,眉头始终微微挑着,一路上都在上下打量着脚步被定住的重光,似乎在嘲弄他们妄图逃跑的不自量力。

    林翾死死地盯着对方,鼻尖充溢着愈发浓郁的腥甜气息,眼瞧着死亡的脚步渐渐迫近,呼吸都变得异常急促。

    危机有时会使人慌乱,而有时却会使人头脑清醒。

    他着实是慌乱了良久,一直到了黑衣人距他们仅剩十几步远的关头,才终于从无措与茫然中抽身,再没有半点犹豫,牙齿紧扣,狠狠地咬了一下自己的舌尖。

    血的咸腥味道顿时伴随着直冲大脑的剧烈疼痛一同涌了上来,令林翾五官都抽搐了一瞬。

    可时间紧迫,不给他缓解剧痛的工夫,也不让他思考自己的做法是否合适。

    他快速地低下头,一只手扭过重光的脸,唇齿相接,濡湿的舌尖强势抵入重光口中,那里的伤口汩汩流血,悉数被他渡给了对方。

    这不能算作是吻,却是林翾实实在在地第一次和别人如此亲密交融,奈何彼此的身份并非恋人,年龄更是相差甚大。

    而他的目的,也仅仅只是想要他们一同活下去而已。

    他对重光的感觉更多的是长辈的爱护之情,和当老师时面对着自己的学生的感觉很是接近,若是非要说有什么不同,大约是多出了一丝相濡以沫的互相依赖之情。

    血液入口的一刹那,重光瞳孔骤缩,一双墨色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突然凑近的林翾的脸,近得能呼吸彼此交织缠绕,他急促地一呼一吸,鼻尖具是独属于林翾的清苦味道。

    他曾经偷偷闻过这味道不止一次,每次都是觉得心情格外安宁。

    但这一次显然是例外。

    他说不出自己的心脏为何不听话地狂跳,剧烈得仿佛要离开他的胸膛。十四岁的年纪本就无知,而他更是一直被强迫着沉溺于修炼之中,就连父母都不曾对他如此亲近。

    虽然心中知道林翾是在替他解毒,可他心间的某个未知的角落还是被狠狠撞击了一下。

    他无疑是懵懂的,一切仿佛才刚刚有一个苗头。可是眼下的时机不对,容不得他细细思考。

    余光瞄见逼近的黑衣人,重光立刻强迫自己迅速回神,四肢刚一恢复行动能力,便转换方向,运足了仅剩的力气,朝着远离黑衣人的某个陌生的方向极速奔逃。

    山间的景色总是别样的相似,极意谷对他们而言更是完全陌生的,如今重光一心顾着逃开黑衣人,可以说是慌不择路,全然不知道前方等待着他们的是什么。

    那黑衣人早在瞄见林翾的动作时便已隐隐觉察出不对,如今看到两人竟然冲破了毒的控制,也是反应极快,脚下一动便追了过去,速度竟然比重光还要更加快上一些。

    一逃一追,两道身影急速穿梭在极意谷的荒野之间,前面的体力不支,后面的游刃有余,距离由此而变得愈来愈近。

    林翾趴在重光的背上,紧紧地贴着他冰凉的身体,精神紧绷。

    他能依稀听到身后迫近的脚步声,却又帮不上什么忙,尽管心中焦急万分,可也没再说出让重光抛下自己独自逃命这种话。

    相处数日,他切实体会过重光的脾气有多倔强,如今在生死关头,就算他再怎么提出要求,这个孩子也不可能会丢他一人在这里,他若是贸然开口反而会干扰重光的注意力。

    身后的黑衣人越发逼近了他们,重光咬着牙再一次透支自己的玄力,喉间翻涌着血气,却仍然一心想要逃离。

    这不是他一个人死活的问题。毕竟他身为修魔者一族的少主,肩负着修魔者一族复兴的使命,不应该命绝于此。

    更何况他那尚且稚嫩的脊背上,如今背着的是他生命中最温暖的一抹亮色,哪怕他自己陷入绝境,也要尽力把林翾排除在外。

    只可惜事与愿违。

    身后的黑衣人还在锲而不舍地追赶,前方却又猝不及防地窜出另一道黑影,两道黑影前后包抄,彻底拦住了他们的去路。

    变故实在发生得太快。

    林翾眼见着黑影自面前出现,便是骤然一惊,倒吸一口凉气,紧接着感受到重光的脚步也是顿了一下。

    仅仅只是这么短暂一瞬间的犹豫,林翾的肩头就被一只手自身后大力钳住,猛地从重光背上拽了下来。

    重光只感到背上忽然一轻,脚步彻底停住,震惊地转过头,一眼望见落到了黑衣人手中的林翾,浑身气势瞬间暴涨。

    他飞快地抓住了林翾的另一只手臂,一脚蹬上黑衣人的身体,咬咬牙拼了最后一点残存的力气,反手一掌劈上黑衣人抓住林翾的那只手。

    一声闷钝的碰撞声后,这一场交锋的胜负已经初见分晓。

    那黑衣男人显然没有料到捉住林翾竟会遭到重光如此激烈的反抗,轻敌之下便吃痛松了手,放开了林翾的肩膀。

    而重光立刻趁机揽住林翾,感受到自己已在不断的逃跑之中耗尽了力气,便咬咬牙,狠下心顺势将林翾远远扔开。

    他打的主意很明确——

    只要他远远丢开林翾,然后自己以命作搏,将这两个黑衣人的注意力全部吸引于自身,尽力拖住他们,就能为林翾争取逃离的时机。

    可那黑衣人却是愣在了原地,一脸惊愕的望着林翾被他扔出去的方向。

    他分明是想要去抓林翾的,可可是却在瞧见林翾所处的地方之后就犹豫地顿住了脚步,似乎在忌惮什么一般,眼底渐渐染上了一丝惶恐之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