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20.020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老头顿时绷直了脊背,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了几分,眼神不敢乱瞟,手心渐渐被冷汗濡湿。

    他战战兢兢,不敢高抬胳膊,只幅度很小地指了指重光离去的方向,声音颤抖得厉害。

    “他们往那边走了,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他们去哪了……我不知道……”

    一边说着,他用抖若筛糠的手捏着那玉牌,缓缓向身后递去。小小的玉牌用体温难以捂热,如今只让他觉得刺骨的冰凉,后悔的感觉一阵阵冲击着他的神经。

    四肢的麻痹感越来越强,使他几乎抓不住手里的东西,一不小心就将玉牌丢了下去,顿时发出一声短促而绝望的低呼。

    然而那枚玉牌却并未如他想象那般砸落在地,却是被他身后那个危险的男人轻松接住。

    一声轻蔑的冷哼与此同时传入老头的耳中,令他连打数个寒噤,喉结不受控制地上下蠕动了一下。

    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他总觉得脖颈间的冰凉中隐隐约约带了一些疼痛,耳畔响起不怀好意的声音。

    “……你说‘他们\?”

    阴柔的声音带着探究的意味,贴近了老头的后背,压迫感十分强烈,又接连追问了几句。

    “他们是几个人?都长什么模样?为什么给你这东西?”

    冰冷的利刃依旧紧紧抵在老头的动脉处,逼迫得他难以组织语言,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说起话来更是语无伦次。

    他胡乱挥着手,一番絮絮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反复强调着“他们是两个人……不是父子……两个人……”。

    就好像他只知道那是两个人,除此之外别无所知。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

    毕竟和重光林翾二人相处总共也只有那么短暂的一会儿工夫,而他除了忙着煎药,就是一心沉溺于把玩刚到手的宝贝,根本没心思和他们攀谈。

    就算他有心想聊,也没办法聊下去。那看起来相对温和一些的林翾一直处于昏迷之中,只剩下一个不好相与的重光,令他无从开口。

    可那阴柔男人却并不好糊弄,似乎听了几句便彻底失去了耐心,猛地自背后推了老头一把,将他枯瘦的身体撂翻在地。

    “嘭——”的一声,一把老骨头着地的声音听上去就十分渗人。而老头心头的恐惧更甚,以至于大过了他肉体所能感知到的痛楚。

    他大声惊叫,死亡逼近的感觉使他反射性地闭了双眼,双手甚至暂时摆脱了麻痹感的桎梏,反射性抱住头部,涕泪俱下。

    利刃贴着他的耳边擦过,伴随着令人牙酸的摩擦声,深深地钉入了坚硬的地面之中,令他浑身发冷。

    保持着应激性的姿势许久,直至身体已经僵硬,他才敢稍微睁开眼睛,发现屋内除他以外已是空无一人。

    就仿佛刚才的遭遇仅仅只是噩梦一场。

    全程他都没有看到过那人的相貌,只有地面上那柄他无论如何都拔不出来的利刃,无声地诉说着一切的真实性。

    他并不知道,就在他医馆的屋外,几个黑衣遮身的人影聚集在一起,躲在旁人难以观察到的角落。

    他们似乎商量了几句什么,那个阴柔而熟悉的声音起到了最终决定的作用。一行人终是同步而行,朝着老头所指的方向,一路追寻重光的踪迹离去。

    此时的重光却是已经悄然潜入了极意谷的领地范围之内,在附属的集市之中有目的的游荡,伺机打探消息。

    虽然他执意拒绝,可林翾还是跟了过来,帮着他问东问西。

    其实只要他愿意,他随时都可以将林翾甩开,独自一人离去。毕竟修者和非修者之间的差距是绝对巨大的。

    然而或许是出于某种私心作祟,他嘴上虽然始终硬说着希望林翾离开,不要对方跟随自己以身涉险,可却偏偏不舍得真的就此与林翾分别。

    这种对自己情感方面陌生的认知令重光一路上都黑着脸,快步走在前面,迁怒于林翾,不给他好脸色看。

    但他的身体欺骗不了自己,总是会忍不住走走停停,放慢脚步,悄悄观察一下林翾有没有跟上来。

    这种微妙的气氛相当明显,林翾自然也能感受得到,却没有主动点破的想法。

    十几岁的少年正处在别扭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理解,甚至还觉得有些可爱。

    他们只是保持着这样的状态,一路打探,一路深入,直至来到这小集市与极意谷真正的入口相接处,才稍作停驻。

    “……里面的地形我们打听的已经差不多了,但危险性还是很高。”

    林翾拧着眉头,盯着重光那张没什么情绪的脸,抬手狠狠地揉搓了两下对方的头,犹豫着开口。

    “我和你一起进去,可能会更安全一点。”

    打游戏副本还需要带个奶妈,他这个药体能起到的作用就是辅助,治伤救命,驱散蛊毒。

    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放任重光自己前去,那必然是凶多吉少。

    可重光却是毫不客气地瞪了他一眼,抬手便打掉了他的手,声音很脆,“啪”的一声。

    “你拖后腿的能力比帮我的能力要强。”

    他的声线冷漠,说的话仿佛也是嘲讽的意味,可手上分明却收了力气,没让林翾被拍开的手感到疼痛。

    并非真的嫌弃林翾,也并非真的觉得对方拖后腿。只是路已经走到了这里,就算他再舍不得林翾,理智也告诉他必须要就此分别。

    毕竟林翾毫无自保能力,又是人人垂涎的药体。倘若他们失败被捉,林翾的一生都将会毁掉,比死亡更加痛苦。

    可对方却显然并不领他的情。

    将一双手臂环在了重光的肩膀处,林翾微微低头,整个人贴在了重光冰凉的身体上,用自己身体的温度暖着对方。

    “你不能自己进去。”

    他开口,语气不容置疑。重光所顾忌的那些他都懂,但他还是不能同意让对方独行。

    一瞬间被熟悉而微苦的气息以及强烈的温暖包围,重光浑身都僵硬了一下,一只手下意识地搭上了林翾的手背。

    “……”他沉默了良久,头脑难得的有些乱,搅缠一团。

    原本他是要坚守底线,无论如何都不让林翾继续跟随自己,可是如今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却如同有鲠在喉,又被他吞了回去。

    空气沉默而安静,嘈杂的市井中两人只能听到彼此交缠着的呼吸声。

    良久,重光终是无声地叹息了一声,软化了态度,想要开口表示一切都随林翾自己决定。

    只是他话还没说出一个字来,便意识到了什么,猛然转过头去,瞳孔骤缩,就着眼下姿势一瞬间将林翾护在身后,浑身气势暴涨,一双凶狠的墨色眼眸死死地盯着某个方向。

    一阵熟悉的甜香混合着腥气,穿过人来人往的市井,随风幽幽朝着他们的方向袭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