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9.019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那里的皮肤是温热的,重光将鼻尖抵在上面轻嗅一口,属于药体的微苦气息便烙印在他的心底,牢记在骨子里。

    他久久没有抬头,汲取着林翾身上的温度。这是他十几年来体会过最强烈的温暖。

    林翾的呼吸趋于平稳,人却始终没有清醒过来的意思。

    那药煎好吹凉,被重光耐心地一点点用汤匙给他喂了下去。

    幸而药体对药的吸收效果是常人的百倍有余,用过了药,他的状态就明显好转了许多,额头上的热度渐渐下降,浑身渗出一层薄薄的细汗。

    赶在傍晚药馆关门之前,重光终是下定了决心,再度将林翾背到背上,踏着渐黑的夜色朝某个方向离去。

    这集市说大不大也说小不小,以他的步速,只需要不停歇地走上一夜便已经足以离开这一片区域,带着林翾彻底脱离了御虚门的掌控。

    而他的目的地也很明确——

    一路向东。他要寻找极意谷,寻找他的灭族仇敌。

    极意谷这个组织的名字,还是当初他从一个濒死的族人口中听到的,虽然当时那族人已经气若游丝,说话断断续续语意不详,但他还是从中得知了极意谷所处的大致方位。

    一整夜的工夫,林翾始终趴在重光的背上,哪怕再颠簸,也连动都没有动过一下,直至第二日正午时分意识才开始渐渐回笼。

    乍一睁开眼,正午强烈的阳光刺得他有些疼痛,令他反射性地瑟缩了一下,躲到了重光脑后。

    待到视线彻底恢复正常,他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被重光背在身上,不由得脸色微微发红。

    让一个看起来比他瘦小羸弱得多的孩子背他,这种事情还是他第一次做。

    就连当初比较强壮的白九歌提出要背他都被他拒绝了,可如今他却在无意识的情况下被重光背着走了这么久。

    犹豫两秒,他忍不住轻咳了一声,看到重光闻声朝侧面微微转过头来,便低声开了口。

    “让我自己走吧,不用背着我了。”

    他的脸颊上有一层淡色的红晕,垂着眼,显得有些病态,又仿佛只是羞惭而已。

    重光一声不响地盯着他看了几秒,顿住脚步,缓缓把他放了下来,却又体贴地搀扶了他一把,免除了他乍一落地时脚软的尴尬。

    一只冰凉的手覆盖在他的额头上,试了一下温度,确认正常,才放心地挪开。

    林翾没有拒绝,一颗心脏却是砰砰直跳,低头看着地面,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如此迅速地就取得了重光的信任与关怀。

    这无疑是一件好事。意味着他离他的目标更近了一步。

    倘若重光真的开始全身心地信赖他,那么他自然可以趁机作为一个引导者,在对方还没长歪之前塑造对方的三观。

    这样想着,林翾便抬起了头,深深地忘了一眼重光墨色的双眸,一颗心落得更加坚定。

    只是当他环顾四周,心底却渐渐生出一丝疑惑,眉头微皱。

    “这是哪里?”

    方圆视线可及之处又成了一片荒郊野岭的样子,一瞬间甚至让他以为自己回到了御虚门。

    在他昏迷之前,他们分明还身处于热闹的集市之中,可如今却是一片荒凉,只有灌木丛生的小路蜿蜒在脚下。

    在他昏迷的这段时间里,重光到底背着他走了多远的路?

    林翾有些惊诧地望了瘦小的男孩一眼,心底颇为震撼。

    他知道重光是个修者,体能与常人不同,只是单看对方这单薄的身板,他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听到林翾开口,重光却是不慌不忙地对上了他的眼神,幽潭一般的眼睛看不清蕴藏其中的情绪。

    “再往前大约九百里,是极意谷的地界,我要去哪里。”

    他的声音异常沉静,一经决定便让人没有辩驳阻止的余地。

    林翾却是心头一凉,还没听完便猛地一把抓住了对方的手臂,脸色变了几变。

    极意谷。这个地方他再熟悉不过。原书中提到次数最多的组织,除了御虚门便是这极意谷。

    在原书中,这是主角幼年时成长的地方,自始至终都是正义的存在。可是就目前而言,它是重光灭族的幕后黑手,很有可能也是打伤重光并夺取灵器的凶手。

    于他们而言,极意谷是敌非友。

    捏着重光的手臂,林翾深吸了几口气,缓和了一番情绪,刚想开口询问对方去那里想要做些什么,却听到重光先他一步开了口,语气万分平静。

    “我的储物灵器可能就在那里,所以会很危险。”

    但就算明知危险,他也不得不前往。

    那储物灵器是修魔者一族的希望,他作为修魔者一族的少主,理应与之共存亡。

    林翾的手微微颤抖,与重光目光交缠在一起,没能从对方的脸上捕捉到一丝犹豫与畏惧。

    年仅十四岁的孩子,就已经有了慷慨赴死的觉悟。

    日光自头顶洒下,异常灿烂,仿佛能照清事件万物的黑暗。

    御虚门附近的集市中,那个二人刚刚离开不久的医馆,突然被一群不速之客造访。

    热热闹闹的市井之中,只有医馆所处的角落显得格外冰凉,没什么人气,没有人肯给予关注。

    屋内的老头躺在床榻上,摆弄着刚从重光手中得来的珠串玉牌,爱不释手,一时间根本没能注意到有人正在悄然靠近他。

    待到反应过来,已是颈上一凉,被某种锋利的器物狠狠抵住,脑后有人像蛇一般冰冷吐息,令他寒毛直竖。

    “你这东西是从哪里得来的?”

    一个意味不善的阴柔声音自耳畔传来,带着明晃晃的威胁。

    与之同时袭来的,还有一阵阵腥甜的幽香,如同麻痹猎物一般,麻痹了老头的四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