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7.017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这无疑是林翾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棘手情况。哪怕是将书的内容全部回忆一遍,他也摸不清楚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他单单知道自己的血液能救人,能助人修炼,却不知道它还能使人浑身高烧。若是放在他从前的世界,像白九歌烧成这个样子,恐怕早就已经没救了。

    他紧张地观察了白九歌许久,发现对方始终毫无动静,便想伸手去试探一下温度。

    只是还没触及到白九歌的皮肤,他的手就被重光半路截住,不容分说地拦了下来,耳畔同时传来一声警告。

    “别碰他,会烫伤。”

    林翾听得一愣,下意识地偏过头,发现重光正警惕地盯着浑身滚热的白九歌,眉头紧皱。

    如果不是手腕被重光紧紧扣住,令他无论如何都无法挣脱。他恐怕还不能相信重光语气中的严肃意味。

    一个人发热的温度可以烫伤另一个人,这简直耸人听闻。

    不过考虑重光并非是爱开玩笑的性子,既然已经这么严肃地警告他了,那十有八九就是事实。林翾心头便萌生了犹豫,脚步顿在原地,目光上下打量着昏迷不醒的白九歌,心底充满了担忧与愧疚。

    倘若白九歌真的出了事,他绝对也脱不开责任。

    没有人说话,空气安静了一瞬,显得有些沉闷。

    直至确认了林翾已经打消掉了去触碰白九歌的想法,重光才慢慢松了手上的力气,态度变得有些缓和,淡淡开了口。

    “他所属的家族体质特殊,而他又恰好拥有返祖的征兆。”

    一边说着,他一边伸手指了指白九歌。

    自然而然地,林翾便循着他引导的方向望去,目光在触及到白九歌的左肩时,不由得微微一凝。

    方才他并没有注意到,那里的皮肤上似乎正在有某种复杂的图腾纹路一点点浮现出来,缭绕着鲜红的雾气,似血非血。

    此时被重光点出来,书中的某些描述顷刻之间便涌入了他的头脑,令他恍然大悟,茅塞顿开。

    耳畔也同时传来了重光不紧不慢的解释声。

    “他是被体内的毒素封住了血脉,如今得了你的血解了毒,他的血脉便已经在渐渐苏醒了。”

    这超乎常人的高热,便是血脉解封的正常反应,所以白九歌其实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

    警报解除,林翾闭了闭眼,腿一弯坐在了椅子上,整个人身体紧贴着重光,把对方当成一个支柱,支撑着自己不倒下。

    做这一切时,他的心头难免有些忐忑,闭着眼睛,眼皮却在微微颤抖,做好了随时被推开的准备。

    毕竟书中的重光极度厌恶他人的接触。虽然如今重光对他是善意的,但那并不意味着重光一定会接受他突然的靠近。

    重光浑身确认绷紧了一瞬,但却并没有躲避,反而飞快地恢复了正常。

    他的目光微微闪烁了一下,一手抓住林翾的手臂,双手将其捧起,低头凑近了那处伤口。

    而后下一秒,他便将舌尖抵在上面,舐去了那里未干涸的血迹。

    他吮着腥甜的伤口,垂下眼帘,眼神微微闪躲,刻意避开了林翾投来的惊愕目光。

    林翾浑身僵硬紧绷,后腰有些无力,手臂上轻飘飘的痒意让他想要立刻抽回自己的手,但是理智却告诉他不可以。

    但凡是重光的主动亲近,他都不应该拒绝。为了达成自己未来的目标,他应该与重光关系越近密越好。

    安静地舔净了血迹,重光直起了身子,脸色似乎恢复了许多,不再像方才那样苍白。

    林翾瞧着他的侧脸,满意地弯了弯嘴角,抬手摸上了对方的发顶,囫囵揉搓了几下。

    虽然自己总是在受伤,但是看着两个孩子恢复精神,也能带给他心理上的一种满足感。

    在这陌生的世界,他没有实力傍身,没有亲人好友,如今得了两个相依为命的孩子,自然格外珍重。

    顺完了重光的毛,他便将目光投到白九歌身上,发现白九歌身上的热度似乎在慢慢褪散,眼睛也已经睁开,正吃力地仰头望着他。

    两双眼睛对视,仿佛给予了白九歌莫大的的力气,竟然支撑着他站起身来,虽有些摇摇晃晃,但还是勉强走到了林翾面前,屈膝跪了下去。

    林翾一惊,向旁边躲了一下,没有受他这一礼。

    白九歌却是双臂一环,一下子抱住了林翾的腿,神情格外认真严肃。

    “我要走了,林大哥。”

    血脉苏醒使他实力一下子跃上了几个台阶。方才险些死去的遭遇也激起了他的怒意与不甘。

    有怨报怨,有仇报仇。先前他一路躲避,继母却依然不愿意放过他,那他如今倒不如先下手为强,回到白家,先除掉那个恶毒的女人。

    他深知林翾给予他的是他一辈子也无法偿还的东西,如今一别,他绝不希望是永别。

    “十年之内,我必坐稳白家家主之位,林大哥如果还愿意见我,日后可以去白家看看我。”

    望着白九歌坚定得眼神,林翾张了张嘴,头脑有些混乱,最终也没能说出阻止的话。

    他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起身拉了一下白九歌,让对方站起来。

    书中的剧情已经因为他的干涉而发生了改变。虽然他还不能确信白九歌未来会不会走上正道,但至少目前来看,情况已经偏离了最差的结果。

    如今既然白九歌想要与他就此别过,那他也没有强行挽留对方的立场。

    抬手替白九歌抚平了皱起来的衣襟,林翾开口,声音很轻很哑,仿佛如鲠在喉。

    “一路小心。”

    白九歌望着林翾,忽然上前半步,紧紧地搂抱住了他,埋头在他的颈侧,而后良久才缓缓松开。

    高高大大的十五岁少年吸了吸鼻子,转身离开,没敢回头,生怕自己会忍不住想要留下,留在林翾身边,就此放弃报仇。

    林翾目送着他的背影,心头难免酸涩,一只有些冰凉的手却忽然牵上了他的手。

    他扭头,正对上重光漆黑的一双眼睛,空落落的心头才稍稍找回了一点安慰。

    平复了一下呼吸,他刚想开口询问重光下一步想要动身去哪里,却忽然眼前一黑,眩晕的感觉一瞬间涌了上来。

    重光脸色一变,连忙支撑住他的身体,一手探上他的额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