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5.015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这毒一经入体,就直接入侵他的四肢百骸,只要发作就会痛苦异常,且一次比一次更加剧烈。

    而眼下这一次,无疑是自打中毒以来最严重的一次,比起从前的每一次都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白九歌着实被折磨得不轻,掐着喉咙痛苦地咳了半天,呼吸之间似乎都有血的腥气在充盈。

    在遇到林翾之前,他就几乎是在挣扎着苟活,以至于沦落成了那副如同乞丐般的狼狈模样。

    不过在遇到林翾之后,只要他和林翾保持十米以内的距离,体内的毒就会受到抑制,疼痛自然减轻许多。

    如今痛苦消失了大半天之后却突然又以如此汹涌的气势卷土重来,一瞬间狂乱地冲击他的神经,令他难以承受。

    在原地哆嗦了好半天,他才稍微找回一点自我意识,踉跄着朝林翾靠近,虽然只在半路就控制不住地摔倒,却依然拼着力气试图去抓林翾的手臂,把对方当作了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可还没等碰到林翾一片衣角,他的手腕就被横空出现的另外一只手给捉住,耳畔同时传来了一声讥讽的轻笑。

    “你这杂种居然真的还没死……”

    白九歌猛然吃痛,反射性地顺着那只抓住自己的手抬起头来望向来人,顿时浑身一震,眼底流露出一丝不甘与愤恨,张了张嘴,没能出话来。

    来人狠狠地捏住他的手腕,用一种极度厌恶的眼神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摇头连连啧叹。

    “夫人就担心你没死,派了我们许多人分头找你……原本我想着你这小杂种既中了那九日花的毒,早该死了,真是没想到……”

    他的声音没有收敛,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一手制住已经无力挣扎的白九歌,另一只手缓缓扣住对方的脖颈,一点点施力,夺取着白九歌呼吸空气的可能。

    白九歌瘫倒在地上,直接承受着对方十足的杀意,整个人却是十分安静。

    他的脸色很快便涨红,呼吸被限制的痛苦似乎也比不过浑身的剧痛,甚至还带给了他一点隐隐约约的解脱感。

    站在一旁的茶馆老板撞见这一幕,已经吓得无力思考,心跳剧烈而慌乱,飞速地躲回了屋内,不敢露头。

    他藏到来人的视野范围之外,双手合十喃喃地念叨着,祈求千万不要杀他灭口,也最好别在他的小摊这里闹出人命。

    一旁的林翾终于被这嘈杂的响动从睡眠中唤醒,直起了身子,以手覆眼,遮住有些刺眼的阳光。

    他睡的时间不长,眼睛却已经适应了黑暗,如此刚一见光,实在是刺得厉害,眯了半晌才能睁开。

    好半天才恢复了日光下的视力,他第一件事便是侧过头去看了一眼依然在闭目修炼的重光,确认对方还活的好好的,便长舒了一口气。

    然后他朝另一边扭过头,叫了一声白九歌的名字,想要确认一下另一个让他操心的小孩也还在自己身边。

    只是声音还未在空气中消散,他就忽然看见了眼前的景象,瞳孔骤然一缩,一瞬间头脑就彻底清醒了。

    他根本没有想到,白九歌竟然会以这种狼狈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口鼻流血,面色苍白,浑身瘫软在地上被人按住,喉咙马上就要被人掐得断气。

    比起那个初遇时像个乞丐一样抱着他大腿的白九歌,更显得凄惨了许多。

    钳制住白九歌的是个带了面具的人,看身形是个成年男人,十分高大,原本已经算得上强壮的白九歌在他面前竟然会显出几分羸弱。

    余光瞥见林翾的动静,那男人微微抬起头,面具下的一双眼睛与林翾冷静对视,眼底是警惕与杀意。

    他打量了林翾一番,似乎确认了林翾实力很弱,构不成威胁,语气便有些玩味,捏着白九歌的脖子,眉眼间颇有几分挑衅的意味。

    “……你是这个杂种的同伴?”

    白九歌在他的手上就好像是一个没有生命的死物,被摇来晃去。

    一边说着,他一边眼神微凝,整个人周身的气质都变得十分凶狠,凑近了林翾几步。

    “我现在奉白家主母之命,要诛杀这个杂种。你若要阻拦,我也不介意手上多一条人命”

    一句话里充满了威胁,听得林翾的一颗心一点点向下坠落,最终沉到了谷底。

    他强装镇定地与男人对视,心中隐约能感受到白九歌的生命正在一点一点地在这个男人手中流逝,心跳愈发有些紧张慌乱。

    面前这人很明显是白九歌继母手下的人,领了任务前来,定是不死不休,非要除掉白九歌不可。

    而问题的关键在于他根本摸不清楚原书中是不是也有这样的乔段,或者这只是他穿越来此改变出来的新剧情。

    倘若是前者,那他大可以不必担心白九歌,因为白九歌注定不会死在这里,书的后面还有许多属于他的剧情。

    但也不排除是后者的可能。

    林翾觉得自己的太阳穴有些胀痛,各种假设在他的脑子里飞快闪过,却并不能帮助他做决定。

    理智告诉他,想要活命就得快跑。

    但是在感情与私心方面,他却并不能容许自己抛下白九歌。

    毕竟白九歌只不过是个挣扎着想要活命的孩子,品行端正,性格又很好,虽然长得不像个小孩,却也能激起他的一些怜爱心理。

    哪怕只有相处不到一天的缘分,可是他却打心底想要维护对方。

    那男人等了半天,耐性相当有限,眼看着林翾一动不动地沉思着,似乎并不打算配合自己,杀意便一点点涌现出来。

    他缓缓上前几步,凑近了林翾。手一松暂且扔下了已经奄奄一息的白九歌,而后便是猝不及防的一掌袭向林翾。

    那掌风粗暴,裹挟着足以瞬间置人于死地的强大玄力,林翾顿时仿佛被定住,眼睁睁地看着死亡朝自己飞速逼近,却无法躲避。

    电光石火之间,一旁的重光猛然睁开了眼睛,漆黑如墨的瞳孔中充满了汹涌的怒意,磅礴的玄力自他身侧骤然掀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