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1.011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他的面色森寒,居高临下地盯着白九歌,明明身材不够高大,却也试图要挡住身后的林翾,不想让他暴露在白九歌的目光之下。

    其中维护的意味相当鲜 明,态度也异常坚定——

    倘若白九歌真的试图强行取林翾的血,他一定会拼着刚刚恢复的身体去尽一切可能阻挡。

    有恩报恩,有仇报仇,这就是重光的为人准则。

    而林翾于他而言正是救命恩人,如果真的有危险降临,他甚至愿意一命换一命,以求保林翾的平安。

    作为被维护的本人,林翾一时之间不由得顿在了原地,从背后望着像一只狼崽子般凶狠龇牙的重光,心底有些五味杂陈。

    和书中那个喜怒无常,无恶不为的魔尊重光相比,现在这个重光虽然也稍显阴鸷暴力,却是个有原则的孩子。

    至少他知道知恩图报。

    当初看书的时候,他始终是站在男主的角度上,只能看到反派角色的恶劣之处,结局之时,更是认为重光死有余辜。

    可如今他穿入书中,面对着有血有肉又尚且年幼的重光,终究是生出了一些怜爱与救赎之心。

    他想救这个孩子。不单单是喂血救命。

    他更希望能彻底拯救重光,充分利用自己穿越者的优势,尽力掰直重光未来的道路。

    或许只要他盯着这孩子,陪他一起成长,做他的监护人,不让他走上歪路,这世间就会少一个残害无辜的魔尊,多一个走上光明坦途的天才。

    如此想着,林翾的内心渐渐趋于坚定,穿越来到这里半个月有余,终于摸索到了一个可以供他完成的使命。

    与重光之间这些一来二去的恩与情,致使他如今已经不单单是为了试图改变剧情以寻找回家的契机,更是发自内心的想要为重光考虑。

    他一步一步走近了对峙之中的两个孩子,停在重光身后,略微犹豫了一下,便伸手摸了摸重光的发顶。

    童年缺爱的孩子往往更需要感情上的弥补,哪怕只是简单的轻微接触也会给他们许多安慰。

    此前将重光看做未来的魔尊,他自然是刻意保持了一个称得上尊敬的距离,生怕引火烧身。但如今既然把自身立足到了“监护人”的这个位置上,他便开始尝试用这种方式来表达一下亲昵的情绪。

    只在指腹与发梢两种柔软相接触到的一瞬间,重光便敏锐的察觉到了。

    他浑身顿时紧绷,瞳孔微微收缩,手脚轻动,几乎就要反射性地暴起,却又在瞥见林翾眼底那温柔的瞬间悄然恢复了平静,只是身体仍然有些僵硬。

    但他终归没有闪躲,虽然整个人像个木棍一样硬邦邦地杵在原地,却也一动也不动地由着林翾捋顺他的满头黑发。

    因为家族地位的原因,自出生以来十四年间,这大约是他第一次被人这样摸头。

    不习惯是自然的,别扭是难免的,若是换一个人敢这样对待他,他必然会以暴力反抗。

    但是面对着林翾,或许是因为有救命的情谊存在,他的态度自然而然地软化了。

    说到底,林翾是用自己的血和伤痕,才成功换取了重光的信任。

    安安静静地顺了半天的毛,重光似乎终于从一个炸了毛的狼崽子恢复成了正常小孩子的模样。

    而林翾盯着他漆黑的一双眼睛,半蹲下身,分开正纠缠作一团的他与白九歌二人,扭正他的身体,与他平视,双手拢住了那又窄又瘦的肩膀,似乎突然找回了从前做老师时与小孩子相处的感觉。

    “我们找了你很久。”

    他的面色很严肃,但语气仍然是较为温和的,一边说一边朝着白九歌的方向抬了抬下巴。

    “我们两个人都在找你。之所以能找到你,基本都是他的功劳。”

    “所以你不该这样对待他。”

    同是救命恩人,虽然他见了血,付出的似乎多一些,但不能因此就磨灭白九歌的功劳。

    作为受到了恩惠的人,重光方才的举动虽然是在维护他,但总归不大妥当。

    重光闻言抿唇不语,眼底颜色黑漆漆一片,双手攥拳分别握在身体两侧,脊背绷得笔直。

    倒是躺在地上的白九歌似乎对这样的事态发展感到有些意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眼睛又恢复了亮晶晶的模样,隔着重光去盯着林翾。

    一脸正色讲道理的林翾仿佛别有一种魅力。不但被教育的重光老老实实的听着,就连白九歌也暂时抛弃了自己对血液的渴望,津津有味地瞧着他。

    时间和火候掌握的差不多了,看着重光似乎已经听进去了他的话,林翾便逐渐收敛了严肃的神情,两手拍了几下对方的肩头。

    “你们两个之间就算是有一些误会,既然我们三个人决定了要一起走,便需要相互磨合,不要不分青红皂白就动手。”

    从前带五六年级的小学生班级时,那些孩子也都十几岁,时常会有打架斗殴事件发生。把重光和白九歌的矛盾当作类似的情况来处理,林翾明显感觉得心应手了许多。

    他试探着牵起了重光的手,小心观察对方神色,见重光虽然仍存一些犹豫,却没有强硬的拒绝,便知道自己这一步路走对了。

    而将另一只手递给白九歌时,更是没有受到半点排斥,立刻就被白九歌主动握住。

    林翾目光左右偏移,分别看了看这两个性格迥异的孩子,攥紧了他们的手,一种责任感油然而生。

    从今往后,如无意外,他就要负责将他们引上正途,时不时进行一些合理规劝与教育,就算改不掉他们天生的脾气秉性,也要避免让他们走上书中反派的道路。

    他抬了抬下巴,指向门外,一左一右地牵着两个方才还试图打架斗殴的不良小朋友,先一步朝外面走去。

    “这里不要久留,有什么事情我们先离开再说。”

    白九歌自然没有意见,立刻就跟上了他的脚步,目光始终低头看着自己被牵住的手,脸上挂着一种傻里傻气的满足感。

    就算暂时没能得到林翾的血解毒,只要能被这样温柔的牵住,他就已经足够欢欣雀跃了。

    家里人只会给他下毒,没人会牵他的手。

    比起重光那样别扭的性子,他更坦率一些,既然想要,便不加掩饰,把林翾的手攥得紧紧的。

    不过他们只走出了两步远的距离,林翾便觉察到重光一步未动,有些疑惑地顿住脚步向侧方回头,发现重光依然站在原地,眉头皱起,正环顾着四周。

    意识到林翾在看自己,重光抬头,瞥过自己被牵住的手,略微迟疑了一下,便主动解释了一句。

    “我丢了东西,必须要找回来。”

    一边说着,他一边用空闲着的另一只手指了指自己的脖颈。

    那里原本挂着一个墨色的玉珠,而眼下已经不翼而飞。

    失去了玉珠的重光脸色非常凝重,眼底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充满了深沉而与他年纪不相吻合的思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