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0.010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白九歌的眼神并不闪躲。

    他直直地面对着重光,目光幽深,而后又渐渐将视线挪回到林翾身上,眼底闪过一丝复杂。

    而重光自然而然地将他的这一切表现尽收眼底,眉头便是狠狠地皱了一下。

    他立即偏过头瞄了一眼依然十分疲倦打不起精神来的林翾,确认了对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白九歌正站在门口,于是脸上顿时流露出了一个果决的神色。

    肩胛骨微微用力,他先是用自己的身体把半伏在他身上休息的林翾往旁边推了一下,让他们两个位置错开,确认自己不至于误伤到林翾。

    而后紧接着他便开始利用自己体内刚刚才恢复的那点玄力,咬着牙施加在自己的手臂关节处,努力将自己的两条胳膊扭正。

    骨骼断掉再重新正直所产生的剧痛是超乎常人所能忍受的,哪怕他咬牙咬得嘴里甚至吐出血来,喉咙里也还是不可避免地溢出了轻微的声音。

    一直垂着头的林翾这才察觉到身边的重光有了动静,立刻直起身来,一眼便猛然发现他竟然就在这样硬生生地为自己复原扭断的手臂,不由得倒一口凉气,呼吸一窒。

    在他穿越之前,他从没见过一个十四岁的孩子可以坚忍至此,不用麻药作为辅助,就硬扛着痛苦对自己的身体下这么重的手。

    豆大的汗珠从重光的额头滚滚跌落,昭示着他所忍受的疼痛是如何剧烈。他咬着牙齿,发出“咯咯”的震颤声。

    林翾看得实在是难受,稍微犹豫了一下,便抬手将自己的手臂上的伤口处凑到了重光面前。

    他单知道自己的血可以救命治伤,不知道自己的血能不能止疼。不过他愿意尝试一下,只是单纯地希望能帮到忙,缓解一点这孩子所遭受的痛苦。

    重光整个人挣扎着,艰难地瞥了他一眼,浑身被汗水和血渍湿透,显得十分狼狈,却偏偏要倔强地别开头去,拒绝林翾的好意。

    不过在林翾看不见的角落,他的眼神里却似乎隐隐约约流露出了一点过去不曾有过的光亮。

    门口,白九歌一直没有什么动作,就安安静静地站在那里,默默地盯着他们的一举一动。

    只有在林翾主动将手臂递给重光的那一瞬间,他的身体似乎绷直了一下,瞳孔微缩,呼吸急促了几分,最终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摇晃一下便稳住了身形。

    但他虽然一直没什么举动,却也给重光带来了莫大的压力。

    迫于有白九歌这样一个随时可能动手的威胁存在,重光尽可能努力地缩短了自己挣扎的时间。

    仅仅用了很短暂的一会儿,他便成功把自己的骨头复了位。

    而就只在恢复行动自如的一刹那,他便如同离弦之箭一样猛然窜出,在对方还来不及反应的转瞬之间就到了门口,高高抬手,一把捏住了白九歌的脖子,浑身气势暴涨。

    “你都看到了什么?你想怎么样?”

    他的声音似乎是从喉咙中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一般,喑哑中又带着蛮横的威胁意味,如果不看身形和面孔,根本没人会相信他是个十四岁的孩子。

    尽管他身上依旧狼狈,却显然已经恢复了生龙活虎,甚至一点毛病都没落下,掐着白九歌的手一点也没有松劲。

    但白九歌并没有闪躲挣扎,甚至也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全然不顾自己脖颈上的痛楚和呼吸被挟制的不畅。

    他只是半眯了盯着重光,仿佛在心底思考着什么。

    而林翾也是彻彻底底的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惊了一下,整个人顿在原地,转过头看着这一幕,足足愣了好几秒。

    白九歌竟然在门口?

    如果不是重光突然暴起,他甚至还没有察觉到白九歌已经回来了。

    不但回来,似乎还把他救人的经过看了个彻底。

    顿时,他的心中被一种称为“后怕”的感觉充溢,尤其是冷不防地与白九歌突然投递过来的眼神对上,心头便是一沉。

    白九歌的眼神说不出是善意还是恶意,更多的是一种探究。

    也不顾及自己的脖颈还掌握在重光手里,他朝着林翾挑眉,语气中带着深深的疑惑与兴奋。

    “原来你不仅能解毒,还能用血给人疗伤?”

    能疗伤不可怕,主要是这疗伤的成效实在是太过于逆天,甚至已经到了一个近乎可以起死回生的地步。

    白九歌的眼底闪烁着难掩的渴望。

    他原本只是想暂且跟在林翾身边,抑制毒素的扩散和折磨,然后在这苟且偷生的时间内找到真正而彻底的解决办法。

    可是眼下见证过了林翾血液的神奇,他便合理地产生了猜测——

    能治伤救命的血,是不是也该能解毒?如果能够喝下一点点林翾的血,这深深困扰着他的毒或许就可以被轻松的化解了。

    他眼底的意图太过明显,以至于一向比较迟钝的林翾都不由得皱眉抿唇。

    有过御虚门三长老的教训在先,他其实非常反感来自于他人的对他血液的垂涎。

    毕竟人总是贪婪而不满足的。而白九歌在书中的角色本身又本来也是个无恶不作的恶人。

    虽然此前他们相处的一直不错,但他还是不能确信白九歌会不会为了得到他的血液而做出什么偏激的事情。

    沉吟半晌,还没想好该怎么回应,他便听到重光先他一步发出了一声冷哼。

    也就在这电光石火之间,重光那只钳制住白九歌的手便猛地一用力,将嘴上还想继续说些什么的对方瞬间贯倒在地。

    “要么立刻离开,要么死在这里,你自己选。”

    重光眼神锋利得好像能割破对方的喉咙,语气相当霸道。

    虽然他的实力还未恢复一半时的状态,但面对着实力同样算得上强横的白九歌,却是半点也无畏惧之色。

    被重光突然发难地针对,白九歌仰翻在地,脖子受制于人,面色充血涨红,而眼神依然越过了重光,飘向林翾。

    “我需要你的血……”

    他的语气恳切,甚至已经毫不在意林翾方才那对他明显不信任的行径,只希望能得到林翾的血,试着给自己解毒。

    居高临下,望着这样的他,林翾的心头便生出了一些犹豫。

    他本就心软,看不得人受苦,尤其是年纪不大的孩子。

    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表态,重光便斩钉截铁地替他拒绝了,甚至还用力拖着白九歌,将人像丢垃圾一样扔出了门外。

    “你别想打他的主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