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7.007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三个人面对一群人,难免显得势单力薄。

    就一旁的茶馆的老板也被这群人闹出来的动静打扰到,睁开眼睛瞥了他们一眼,目光定格在了领头那人身上几秒钟,便立刻麻利地从躺椅上起身,一溜烟钻进了屋里。

    与茶馆老板擦肩而过的一瞬间,林翾听到他在自己耳畔小声嘟囔了一句。

    “你们怎么惹到他们了?别傻站着了,快点逃命去吧……”

    只依稀听到这么一句,林翾心头就顿时咯噔一下。

    再次抬起头打量审视对面的人,他已经不再计较胜算能有几分,而是开始思考他们三个能不能跑得掉。

    毕竟看茶馆老板这样的反应,这群人很显然平日里经常作恶,且会伤人性命。且不要追究他们与这群人之间是否有仇怨,只要他们打不过,就必定不会落得什么好下场。

    林翾的眉头微微蹙起,抿了抿嘴,头脑飞快旋转,思考对策。

    他并不是不愿意信任重光和白九歌的实力,只是这两个孩子毕竟年龄尚小,就算有再高的天赋,也抵御不住这么多人。

    更何况还有他这个拖后腿的存在……

    那卖灵米糕的摊主狐假虎威,这一次背后有人撑腰,整个人底气非常硬,架势比方才还要高高在上,腆着油腻的肚子摇摇晃晃地走到重光身边,居高临下地朝他露出了一个恶劣的笑容。

    “小子,刚才那株天灵芝不错,是从哪里弄来的?”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上下打量着重光,瞧见他衣服上因为急着赶路而被树枝刮出了破洞的衣服,嘴上更是啧啧。

    “该不会是偷的吧……?”

    话音未落,重光转过头,眼神中骤然窜出一缕几乎能凝实的杀意,直直地望着他的眼睛,反射性地令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瞬间噤声。

    “这里没你的事了。”

    一个沙哑难听的声音从领头的喉咙里发出,不带一丝温度,直指那摊主,要他赶紧走人,不要碍事。

    明明刚利用过人家,却毫不客气地把人打发走,于情于理都不合适,可摊主立刻就怂了,一个字也不敢再说,灰溜溜地躲到了不远处,依然不死心地继续偷偷观察这边的动静。

    那领头的人也不屑于理会他这种没用的杂鱼,一步步走近了重光,干瘪的脸上皱纹挤成团团褶褶的模样,竟然露出了一个笑容。

    或许他是有目的地想要试图缓和气氛,可是他并不知道自己笑起来的模样更加丑陋,甚至有些渗人。

    林翾看着他与重光瘦瘦小小的身影站在一起,颇有一种自己正面对着一个拐卖小孩的犯人的感觉。

    一瞬间,身为“家长”的感受陡然间从心头升起,让他不禁有一种冲动,想要上前把重光和那领头拉开,护到自己身边。

    他不得不轻咬舌尖,用理智提醒自己,什么事情他现在能做,什么事情他绝对不能做。

    人来人往的街道上被他们两伙人堵住,交通不畅,更是悄悄围了一群胆大的人看热闹。

    而核心区域的空气却十分安静,安静得很沉闷,虽然那领头主动缓和了态度,试图向重光示好,可是重光显然并不领情。

    他本就少言寡语,如今更是懒得理会明显来者不善的敌人。那领头刚一靠近,林翾便看到他将一手背到了身后,拳头虚握,隐隐地似乎蓄了力,只待爆发的时机。

    林翾看着这一幕,只感到自己眉心一跳。

    事情发展得太迅速,不给他太多犹豫的时间,他只能赶在重光动手之前猛地假咳了一声。

    效果很好。几乎只在一瞬间,所有人的注意力顿时都被吸引到了他的身上,盯得他浑身紧绷。

    幸好他事先给自己做了充足的心里建设,暗示自己把那群穷凶极恶的敌人都看成是自己以前教过的那些学生,才能够做到不那么紧张,不忘记自己要说什么。

    “我们是御虚门的人,那天灵芝原本也是我们门派的所有物。”

    一边信口扯谎,林翾一边从衣服胸口处摸出了御虚门的弟子令,白玉材质,上刻“御虚门”三个字,还隐隐约约有灵气从上面溢出来。

    那领头的人眼睛微眯,盯着林翾手里的弟子令瞧了好半天,有些不甘心地冷哼了一声。

    弟子令做不得假。只要林翾拿出它来,就容不得旁人不信。

    领头的人确认过了林翾的弟子令,便顿时心生犹豫,整个人站在原地,神情不虞,觉得事情似乎变得有些难办起来。

    要知道他们如今所处的这里虽然是市井,但毕竟与御虚门紧挨着,也半属于是御虚门的地盘。

    而他们这伙人平日里行凶杀人,抢财夺物,一般都只敢针对那些没有背景的散修,像那些大家族大门派出来游历的弟子,他们是绝对不敢动手的,生怕惹上其背后的庞然大物,引火烧身。

    “……既然是御虚门的小兄弟,那老朽就不多过问了,今日冒犯,实在是因为天灵芝这等好物可遇而不可求,还望见谅。”

    斟酌半晌,领头那人微微拱手,说罢一席话,转身便带着自己的同伴离开,一群人来也气势汹汹,去也声势浩荡,不作收敛。

    只是周围看热闹的群众觉得有些失望,原本还以为会是一场持久的好戏,没料到这么快就结束了,半点水花也没有激起,纷纷摆着手各自散开,不再聚堆。

    一切似乎已经尘埃落定。林翾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因为紧张而浸了汗水,贴在身上,颇有些难受。

    正有些发愁,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声音。

    “你们两个要不要过来洗一洗?我这边有水。”

    察觉到危机已过,热心肠的茶馆老板便又从屋中探出头来,瞧了瞧脏得像个泥猴一样的白九歌,又看了看狼狈的林翾,侧身邀请他们进屋来。

    林翾自是点头应好,只不过前脚刚迈出去半步,就立刻停住,后知后觉地瞥了一眼重光,正对上重光冷冷淡淡的眼神。

    对视两秒,他才终于得到了重光一个微不可查的点头,没再停顿,抓着有些不太情愿的白九歌一起,闪身就进了屋,。

    只留下重光一个人坐在外面,垂眸安静地等待。

    他一只手摩挲着自己脖颈上挂着的一枚墨色玉珠,整个人像个雕塑,时间在他这里似乎都停止了流逝。

    直到一缕细风带来了一点晶莹的粉末。

    四周的摊贩行人各忙各的,没有人注意到这轻微的小动静。

    只有重光猛然掀开了眼皮,一双墨色的瞳仁里映出点点凌厉的微芒,左右环顾,最终定在了远处。

    这夹杂着不知名细碎粉末的轻风,来源于某个能够被他确认的方向。

    集市依然嘈杂热闹,没有人发现坐在茶馆外面等人的小男孩竟然不声不响地悄悄离开了。

    而屋内的林翾和白九歌花费了近乎半个时辰才整顿好一切,谢过了茶馆老板之后一同出门,却震惊的发现四周方圆目光所及之处,已然没有了重光的身影。

    空气似乎中有一种诡异而腥甜的气息,若隐若现,丝丝缕缕地萦绕在他们周围。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