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6.006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被两道如炬的目光直直地盯着,他心里莫名地生出一种强烈的紧张感。

    被两个未来的大魔头盯上,任是谁都会有心理压力,他也不例外。

    没有谁能比他更加清楚,虽然面前这两人如今还都只是半大的孩子,但在不久的将来,他们都会成为这世上最残忍恶劣的存在,人人得而诛之。

    空气开始变得异常沉默。

    四周有不少人的目光也渐渐地聚拢了过来,暗中打量着他们三个。

    毕竟被两边的商贩占据了大量的位置,以至于可供人行走的街道本就不怎么宽阔,而他们三人偏偏又横向站成了一条线。一开始或许不怎么引人注目,但时间久了,难免会吸引一些爱看热闹的人投以窥视的目光。

    越来越多的注视使林翾的额头都冒出了一点汗珠,有些尴尬地抬手去抹掉。

    他心底很无奈。这种无奈的感觉就和他第一次给一年级的小学生做班主任时别无二致。

    面前这两个熊孩子明明看着都很成熟,但却偏偏和小学生一样,只会给他出难题。

    犹豫良久,他偷眼看了看重光的表情,心脏跳动得依然有些剧烈,但声音却被他强自按捺得稳。

    “……他身上中了毒,就让他跟着我们一路吧。”

    反正白九歌自己也说了,不需要他养,只是多一个跟班而已,吃穿住都不需要他负责。

    之所以突然改变想法,决定让白九歌留下,林翾其实是做了两方面考虑的。

    一来他的确不忍心不救白九歌。书中的确提到过白九歌身中某种剧毒,是童年时期被继母加害所致,在变为无恶不作的魔头之前,他也曾是个可怜又无辜的受害者。

    这毒素会渐渐深入五脏六腑,侵蚀骨髓,哪怕后期的白九歌实力强悍,难逢敌手,也依然没能解得了这毒,直至死去的那一刻都还受着剧烈的折磨。

    林翾自认没有普渡天下的慈悲心肠,但也做不到明知后果却不愿施救。

    既然他的药体能够对白九歌有抑制治疗的效果,那他没有理由不试一试。说不定还能就此产生蝴蝶效应,让白九歌偏离书中的剧情轨迹,不再成为反派。

    除了这一点之外,他还抱着一种让重光与白九歌互相牵制的心态——

    至少目前为止,这两人看上去都是水火不相容的。这样三人同行,他或许还能更安全一点。

    如此,最好的情况就是他成功地起到一个人民教师的作用,掰正了两个很有可能长歪的小孩,让他们不再堕魔,和主角一样走上光明的道路。

    一想到还有这种可能性存在,林翾心头的不安便渐渐消散下去。作为一个人民教师的使命感甚至使他对未来有了隐隐约约的一丝期待。

    或许他穿越来到这里,就是为了拯救这两个可怜的反派。完成了任务以后,他说不定还能回到从前的那个世界。

    林翾如此想着,浑身紧绷的肌肉都放松了下来,脸上的表情变得柔和,唇角自然的微微翘起。

    而后,他就听到重光发出了一声冷哼。

    这一声冷哼顿时打碎了他的幻想,让他重归现实。他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把那点刚刚浮现出来的笑意掩了下去,换上严肃的态度,时刻准备着应对重光接下来的反应。

    可重光却并没有如他所设想的那般表现出极其强烈的反对,只是淡淡地盯了他一眼,便自顾自地转了身,也不等他,径直朝着集市更深处的方向走去。

    林翾连忙跟上,心头的某个角落还在思量着自己方才的那个猜测。

    无论这猜测到底能不能成真,他都要尽力试一试,说不定扭转了反派的命运之后,他就真的能回家去了。

    所以眼下当务之急,就是要紧跟重光,不被甩下,否则任务就不可能完成。

    至于白九歌,他就完全不必担心。为了抑制毒素带来的痛苦,白九歌巴不得给他当腿部挂件,整个人扒在他的身上,寸步不离。

    集市很长,一整条街道仿佛没有分岔路口一般,向远处延伸。

    重光走得很快,明明身材长得不高又瘦小,可脚下却步履生风,让林翾一个二十几岁的成年大男人跟起来都有些吃力。

    而白九歌年龄十五岁,就已经是个玄境四重的修者了,身体素质和林翾堪称是天壤之别,人长得也比林翾要高壮一些,眼瞧着林翾走得仿佛很吃力,便示好地主动想要帮忙。

    “要不要我背你?我力气很大,背着你也能走得动。”

    他的声音没有刻意压低,自然也钻进了前面埋头行走的重光耳中,一瞬间就钉住了重光的脚步。

    林翾愣了一下,看着白九歌在自己面前蹲下来,宽阔的脊背正对着他,俨然是要背他,连忙有些不好意思地摆了摆手。

    “不了,不了,这个速度也没什么,我能走得动。”

    他可没忘记,这个看上去很成熟的男人,其实才十五岁而已。跟不上十四岁的小孩的速度已经够丢人了,倘若再让十五岁的小孩背他,那他的一张老脸岂不更是没地方放?

    闻言,白九歌扭头仰脸看他,瞧他一脸的坚定严肃,便也不勉强,站起身来退了两步,和他并肩一起走。

    而重光自始至终都背对着他们走在前面,没有回头。

    但他显然是一直在悄悄地听着身后两人交谈的声音。

    因为接下来他的速度明显放慢了许多,虽然嘴上不说什么,可行动上却已经在尽量迁就林翾。

    甚至路上经过一家茶馆的时候,他还主动停了下来,给林翾一点坐下来休息的时间。

    三人当中林翾年龄最大,可似乎也只有他是个玄境一重,几近于是个没有修为的普通人。

    白九歌性格活泼,有些自来熟,不设防备,一路叽叽喳喳,早就向林翾透了老底,把自己玄境四重的实力说了出来。

    至于重光,林翾并不能猜到他的修为,也没试着去问他本人。

    毕竟重光不喜欢别人问这种具有打探意味的问题。这一点他吃过一次白眼之后就牢牢记在了心里,尽量不去冒犯。

    安静地坐在茶馆里,虽然重光没主动出钱给他买茶喝,但林翾也已经足够满意,毕竟来到这世界之后一直在逃命,很少有能如此安逸地坐下来休憩的时候。

    茶馆人不多,老板很大方,虽然他们没买茶,也免费给他们提供了座位,自己则躺在一旁的摇椅上,闭了眼睛摇晃着手里的扇子,捕捉那点聊胜于无的细风。

    只是这片刻的安逸太过于短暂,林翾正窝在座位上有些昏昏欲睡之时,忽然听到一阵嘈杂声从远处传来。愈来愈近,直逼他们身边,不由得猛地睁开了眼睛。

    待看清眼前的状况后,他顿时浑身一凛,方才的瞌睡全然消散。

    左右看了看重光和白九歌,发现他们也是正严阵以待,警惕着来人。

    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群明显有组织的人,无论怎样看,都明显绝非善类。

    最前方带路的却是方才那个卖灵米糕的摊主,此时他正一脸谄媚地面对着一群人中那个领头的,伸手指着重光所站的方向,贴在领头的耳边不知说了两句什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