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5.005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集市依然嘈杂热闹,仿佛没有人注意到林翾这边的窘境。

    林翾与人对视,愣了几秒,左右环顾了一下,然后又低下头,发现对方并没有松开手的意思,只好无奈地开口。

    “我也没有灵石,真的。”

    他看了一眼自己裤腿上抓着的那只脏兮兮的手,犹豫半晌,终究没能下得去手,转而有些无奈地轻咳一声,非常诚恳地表示自己也是个穷光蛋,没有钱能用来施舍。

    可是地上的人不为所动,一双手依然死死地抓着他,根本不让他动。

    “我不要你的钱,你带我走吧,让我跟着你就行。”

    那一双明亮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林翾,充满了恳求之色。

    “我不是乞丐,我力气很大,能帮你干很多活,能养活自己,要我赚钱养你也是可以的……”

    不管怎样,他就是赖定了林翾,一定要跟着林翾走。

    一时之间,林翾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他低头望着这执着万分的人,不由得缓缓皱眉,心生狐疑。

    任是谁突然在大街上被一个脏兮兮的陌生人抓住裤子,也都会自然而然地认为对方是个乞丐,他也不例外。

    可是眼下这人偏偏说自己不是乞丐,不要饭也不要钱,就是没有理由的想跟着他,这难免令人感到费解。

    他自认是一个还算有亲和力的人,可是他也深知自己的个人魅力并没有高到这个地步。

    他只轻轻试图挪动一下腿,就被那人敏锐地察觉,立刻追上来,双手抱紧。

    林翾重重地叹息了一声,干脆蹲下身子,与那人平视,语气严肃。

    “你总要给我个理由,我才能放心的让你跟着我。”

    连一个理由都没有,才是最让人心慌的。

    听到林翾的话,那人明亮的眼睛似乎又激动了几分,脏污的脸上竟然还浮现出了丝丝笑意。

    “只要有理由,你就同意让我跟着你?”

    他的语气明显很兴奋,声调都高了几分。

    林翾被他问得一愣,突然意识到好像自己方才的语言存在漏洞,给自己挖了个大坑。

    还不待他开口挽回,那人就抢占先机,不给他回答的机会,迅速地给出了一个原因。

    只不过这原因听上去似乎有些不可思议——

    “我身上中了一种毒,本来无解,可是刚刚靠近你的一瞬间,我觉得毒素的侵蚀好像减缓了许多。”

    他的语气真诚,眼神也坦荡荡地与林翾对视,不似作假。

    可是林翾还是被这个理由震惊,愣了一下,心底完全不能相信。

    他不记得书中有说过药体拥有这么明显的抗毒效果。

    如果这是真的,那他的危险岂不是又增加了几分?

    倘若有那种残暴又实力强大的人中了难解的毒,又恰好和他不经意间擦肩而过,发现他有抑制毒素的效果,他的人身自由恐怕又将不复存在。

    林翾的脸色不自觉地变得有点难看。

    地上的那人察言观色,似乎发觉自己可能戳中了林翾的某些痛处,讪讪地闭上了嘴。

    不过他也没放弃。趁着林翾怔愣的工夫,他松开手站了起来,悄悄挪得离林翾更近了几分。

    一直站在灵米糕摊位前冷眼旁观这一切发生的男孩走了过来,不动声色地挤到两人中间,声音听上去似乎很平静,可却又隐隐透露着一丝不悦的气息。

    “你是要继续和我一路,还是自己离开?”

    这还是这些天来他第一次给予林翾二择一的选择权。

    听到男孩清冷的声音,林翾顿时反射性地从沉思中回神,问题稍微过了一下脑子,便想也不想地开口,“和你一路。”

    他甚至都没问一句男孩下一站的目的地是哪里,就这样做了决定。

    男孩的神色这才稍有缓和,不露声色地微微扭头看了一眼那浑身脏兮兮的人,眼神中似乎有警告的意味一闪而过。

    被人这样半路横插了一脚,还被男孩不善地盯了一眼,那人却是一点也不恼的样子,绕过了男孩,又挤到了林翾身边,跟他套近乎。

    “我叫白九歌,你叫什么名字?”

    搭讪的标准套路,就是交换姓名,虽然刚刚他已经进行过了抱大腿的操作,但也不介意再来用正常的方式试着勾搭一下林翾。

    林翾却是瞳孔微缩,浑身僵了一下,偏头再去看那浑身脏得像个乞丐的人,表情有些奇怪。

    白九歌。

    这是他比较熟悉的一个名字。在书里经常出现,作为反派boss的副手,也是个小boss级别的人物。

    林翾的内心如遭雷击,沉默了许久,才试探着开口。

    “……你今年多大年纪?”

    同样的问题他也问过那个男孩,得到的答案比他想象中大了一倍。

    而眼下,白九歌的情况则恰恰相反。

    有些不太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白九歌讪笑了一下,别过了头,眼神闪躲方才的爽朗模样荡然无存。

    “……十五。”

    他小声地嗫嚅了一句。

    林翾的一颗心顿时落了下去。

    果然,这人的确是白九歌。和书中描述的一样,因为家族传承的问题,他年纪尚小就已经发育得与成年人别无二致。

    眼前的人声音不是少年的青涩感,身高也有一米八左右,脸上除了脏污之外还有胡茬,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已经有三十几岁。

    可他才刚刚十五。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林翾根本不敢相信世界上竟然还会有这种情况,眼下被直接证实,他才更深刻地体会到这世界的玄幻。

    不过年龄和长相这些东西都并不重要。

    重要的是白九歌这个人,在书中的身份是个强悍的反派角色,毁天灭地,杀人如麻。

    深刻地意识到这一点,林翾才终于搞清楚自己眼下的立场,只犹豫了一下,就迟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又伸手指了指男孩。

    “这是我的同伴,我要跟他一路。”

    面对着白九歌,他的态度与方才相比显然有了很大的转变,明明恨不得拔腿就跑,却也没敢直接表示拒绝,只能不厚道地把男孩拉过来作为挡箭牌。

    毕竟抱自己大腿的人身份从“乞丐”一下子变成了未来的反派小boss,他不嫌命长,招惹不起。

    而男孩忽然被林翾用手指了一下,眉眼间并没有流露出丝毫不情愿的意思。正相反,他的眼神甚至还瞟向白九歌,平白多出了几分睥睨与倨傲。

    顿了几秒,他便走上前,重新挡在了两人之间。人虽然长得比白九歌要矮上许多,但他的气势却并不输阵。

    似乎是不愿意输给主动报了姓名的白九歌,他也破天荒地介绍了一下自己。

    “我是重光。”

    无论是肢体动作还是其他表现,他的态度都已经昭然若揭,明显是在与白九歌单方面争夺对林翾的占有权。

    而作为争夺的中心,林翾本人却暂时没能对此做出什么反应。

    因为从男孩开口的那一刹那开始,他满脑子都只轰鸣着两个字——

    重光?

    跟他一起走了三天的孩子,原来是叫这个名字。

    这两个字初来乍到,就直接钉入了林翾的头脑之中,一瞬间就把刚刚还给他带来了巨大震撼的白九歌给挤出了脑海。

    因为这个名字更加耳熟。耳熟得让他仅仅只是这么一听,便有种如芒在背之感。

    如果他没记错得话,书中最大的反派boss,名字就是叫重光。

    把这个名字在心底暗念几遍,林翾的脸色终于以肉眼可见的程度逐渐褪去了血色,变得惨白一片。

    他浑身打了个哆嗦,眼神游移到背对着他的男孩身上,诸多信息在头脑中一一闪过。

    难怪他这些天里无论如何回忆,怎样比对,都没能猜到男孩的身份。其原因竟然是他不知不觉中走入了一个误区——

    他并没有想到幼年期的反派boss,长相极有可能和成年期是不同的。

    如今仔细一想,书中似乎没有提过反派大boss重光早期的模样,只着重强调了后期那个被魔气侵蚀而毁了容的重光。

    所以他竟然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救了反派boss一命。

    比起这一点而言,还有更加令林翾感到崩溃的事实——

    就在刚刚,他亲口答应了要做反派boss的跟班。

    这简直与他的人生追求产生了强烈的冲突。

    林翾抬起头,望了一眼正在隐隐对峙中的一大一小两位反派,琢磨着要不要趁此时开溜。

    如果留下来,就意味着无论如何他都要跟在某一位反派身边,亲眼见证对方一点点黑化,变得喜怒无常,残暴血腥。

    且不论未来的某一天他会不会被正派人物当做反派的狗腿击杀掉,就算不会,一直待在反派身边也绝对不会让他感到很舒服。

    常言道伴君如伴虎,虽然现如今的重光和白九歌都还未黑化,尚且正常,但没有谁能比林翾更清楚,这两个人未来都是怎样的残忍型暴君人物。

    哪怕伺候得有一点不周到,都会是雷霆万钧。

    替自己脑补了一个黑暗的未来,林翾满脸的苦大仇深,正在谋划着到底该怎么办,忽然就听见白九歌依旧试图不死心地与重光辩解。

    “我不会打扰到你们的,只要让我跟着你们就行……”

    “……如果你们要去做什么不想让我参与的事情,可以提前告诉我,我会找个地方等你们。”

    这一番话不可为不诚恳,林翾听得连连咂舌,方才萌生出的恐惧感和退意也消散了不少。

    果然就算是反派,幼年时期也曾经是纯良的。至少他目前对白九歌和重光的印象都不算坏。

    不过还没来得及揣着这个想法度过几秒钟的时间,重光就猛地回头,有些凶狠地盯着他,目光中似乎有隐隐的威胁,吓了他一跳。

    “他是去是留,你来做决定。”

    是清冷沙哑的声音,仿佛一把尖刀,抵在了他的胸口。

    林翾心头顿时一凛。

    完了,好像是一道送命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