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4.004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这三天来他们忙于赶路,大多数时间他都只是能看到对方的背影,偶尔匆匆对视,又匆匆错开眼神,总是觉得这孩子一直面无表情,似乎有什么情绪表达方面的障碍。

    说到底,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这男孩的眼底有笑意闪过,虽然只是似笑非笑,但总归也算是一大进步。

    望着男孩难得的表情,林翾一时有些收不回眼神。而对方也并没有理会发愣的他,径自走到了一家摊位钱,依然只留给他一个背影。

    目标一走,林翾的眼神自然是追着对方一路望了过去。

    从他的角度看不见太多,只能依稀看到男孩手一翻,手心便凭空多出了一些什么东西,递给摊位的主人。

    认真算起来,这并非是林翾第一次见到男孩凭空取物。

    男孩现在身上穿的那一身衣服,大约也是这样变出来的,并不是当初被林翾脱下去的那一件。

    当初那一身衣服已经沾满了血污,又恰好被林翾给脱掉了,所以他醒后也没再穿上,只披着它走了一段路之后便和林翾分头去找食物。

    待到再次回来碰头时,林翾便发现他已经换了一套衣服。

    对此林翾自然是在心底惊叹了一下的,但是考虑到对方不喜欢他随便发问,便按捺住了心底的躁动,缄口不言,努力把这件事抛到了脑后。

    只是经过了这么一次转变,他对男孩的身份也多多少少有了新的认知,毕竟对方可是一个拥有储物灵器的人。

    要知道尽管这里是一个玄幻世界,但随身储物类的灵器并不是很常见。普通人自然是不可能拥有的,而散修想要拥有它,也需要有一定的资本或者奇遇,大约只有混到御虚门长老以上的位置,才能坐拥一个以上的储物灵器。

    而这男孩年纪不大,却能拥有这样的宝物,很显然是背后有着很大的势力和资本,只是不知为何落难至此。

    林翾这几天依然试着回忆书中内容,把能记起来的主要人物次要人物乃至于隐藏人物,通通往男孩的身上进行比对,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没有一个符合。

    他只能暂且放弃,把这身份不明姓名不明的男孩当做是书中没有提到过的人物。

    不过这也没能打消掉林翾抱对方大腿的隐秘想法,甚至还让这种想法更加清晰了几分——

    既然男孩不在书中的内容之内,也就意味着可以远离那些纷争,跟着他混不会有特别大的危险,性命无忧。

    这已经足够让林翾心动了。

    他向来不是一个有高追求的人,如今穿越之后非但没有金手指,反而成了人人垂涎的倒霉体质,保命已经成了他的首要目标。

    如今再一次看到这小孩在自己面前使用储物灵器,林翾猛然间就想到了自己需要抱人大腿的这一需求,方才的那点纠结顿时全都烟消云散。

    只要对方不出言赶他走,他就愿意一直跟着人家混,这样既能保命,又有饭吃。

    男孩背对着林翾,面对着摊位,并不知道自己无意的行为对林翾的决定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那摊位的主人看上去是个中年男人,脑满肠肥,十分油腻。

    他似乎并不很在意自己的生意,又或许是瞧不上男孩那一身被尘土和林间的树枝弄得有些脏污破烂的装束,见到男孩站在自己的摊位前,神情依旧十分冷淡,眼神都吝啬于给予一个,因而没看到男孩使用储物灵器的瞬间。

    直到男孩伸手过来,他才漫不经心地抬了抬眼皮,瞥了一眼男孩手心里的东西,表情顿时变了一下,从椅子上猛地站起身来,盯着男孩的手,身体绷得很直,满眼的不可置信。

    “没有灵石,用这个能和你换几块糕?”

    男孩开口,声音冷淡,意图十分直接而鲜明。

    以物换物,在没钱的情况下也能得到食物果腹,只要拿出来的东西足够吸引人就好。

    那摊主似乎有些惊疑不定,闻言更是讶异,用眼神上下打量了男孩许多次,目光又定在那只手上的东西上反复观察,久久没有出言答复。

    而男孩的表情却始终没有丝毫变化,面对着神情剧震的摊主,依旧十分冷静,看上去根本不像个十几岁的孩子,倒像是个返老还童的老妖怪。

    事实上,林翾现在也偶尔还会怀疑这小孩是不是真的只有十四岁。

    摊主哆嗦了半天,揉了揉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摊位,又看了看男孩手里的东西,眼神里逐渐流露出一丝渴望与不舍。

    “我用我这摊子上所有的灵米糕,还有我身上带的全部灵石换它,您看可以吗?”

    一前一后,他的态度变化不可谓不巨大。

    就连不远处一直旁观的林翾看了都连连咂舌,同时心底也对男孩拿出来的东西有些许好奇。

    他离得距离虽然不远,但也不算特别近,刚好让他看不清那是什么,只能辨别出是莹绿色的,看大小或许是什么植物。

    如果真的是植物,那肯定是株不一般的灵植,否则不会有这么高的价值。

    毕竟灵米糕也不是什么便宜的东西,灵米本身也是灵植的一种,只不过品阶比较低罢了。那一小株植物能换到一整个摊位的米糕,还要加上摊主身上带着的全部灵石,肯定不是凡品。

    这样一想,林翾又有些替那小孩感到肉痛。

    灵米糕再贵,也只不过是果腹的食物罢了,品阶高的灵植可遇不可求,都是有奇效的宝物,就这样轻易地换出去,难免可惜。

    可那男孩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值得,摊主抛出条件,他就立刻点头,答应得很干脆利落,手一松就把那东西扔在摊位上。

    摊主吓了一跳,待到反应过来之后更是欣喜若狂,立即小心翼翼地把东西收起来,生怕对方反悔。

    而后眨眼之间,摊位上就已经全然空了。

    糕点,灵石,全都消失,成了男孩的囊中之物。

    这一单明显不怎么公平的交易眨眼之间便已经完成,珍贵的灵植已经成了摊主的东西。林翾眼见着已经没有了让他上前阻止的余地,在心底无奈地叹息一声,只好作罢。

    调整好心态,他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脸,熟练地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毕竟想要抱别人大腿,就得拿出点该有的态度来,这一点他很有觉悟。

    保持着这个亲和力满分的表情,他确认无误,便抬起腿想要朝男孩走过去。

    却不料腿还没迈出去一步,他就猛然间感觉到自己的裤子被人抓住了,惊得他浑身一哆嗦,下意识地扭头去看,发现他身后的地面上不知何时趴了个人。

    那人一手抓着林翾的裤子,正抬头有些吃力地看着他。他浑身脏兮兮的,头发蓬乱,脸上都覆盖着泥土,只有两只眼睛露出来,亮得惊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