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丰中文目录

重生后我成了魔尊的白月光[穿书] 1.001

时间:2019-09-29作者:金元宝大人

    御虚门,乃是当今世上第一大门派。

    虽然掌门本人是剑修,但门派却广纳各路修士,整个门派光鲜气派,人人挤破了头都想加入。

    然而越是光鲜在外的东西,内部就越是容易生出许多蛀虫。

    林翾对此深有感触。

    其实他是一个穿越者,这个世界对他而言,原本只不过是一本小说罢了。

    半个月之前他突然穿书来到了这里,一时之间十分茫然无措,稀里糊涂地就进了这御虚门,所以如今他也算得上是御虚门的弟子。

    可是他又与其他御虚门普通的弟子有些不同,因为他是一个药体。

    所谓药体,其实和炉鼎的用处差不多,命运也差不多,只不过比炉鼎更稀有,一直以来都只出现在传闻之中。

    林翾很庆幸他记忆力不错,在看过《无界》这本小说之后隔了半年多,还能记得里面的很多内容。这其中包括对药体的描述。

    他并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明明只是一个无辜的穿越者,却拥有这种引人垂涎的体质。

    他只知道自己才来到这里半个月而已,就已经被御虚门的三长老发现,并强迫着取过了一次血。

    而现在,他上次的伤明明还没掉痂,就又被带到了三长老这里,两个三长老的亲传弟子一左一右地压着他,跪坐在三长老面前。

    “动手吧。”

    三长老倚在上座,眉眼间很是随意,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弟子可以开始给林翾放血了。

    哪怕是在这神奇的玄幻大陆,放血的过程也注定残忍。

    手臂上的衣料被人粗暴地掀开,林翾心跳骤然漏掉了一拍,呼吸猛地一滞。

    他无力挣脱修者的桎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手臂上被其中一个弟子不容分说地又划了个大口子,和上一次一模一样。

    皮肉被刀刃撕开。

    几乎顷刻之间,他的伤口崩裂处就渗出大量的鲜血,都被那个弟子不慌不忙地用灵器聚拢,一滴不漏的接住,收入囊中。

    而他只能被死死地按在地上,看着自己的生命的红色从体内一点点流失,疼痛使他脸色惨白一片。

    时间过得太慢了,度秒如年一般,令林翾有些按捺不住痛苦,手脚并用地在地上挣扎抽搐。

    而三长老却高高在上,满面淡然地看着囊中的血液,甚至还渐渐流露出一种并不满足的神色。

    “东西是好东西,就是太少了。”

    一边摇摇头,他发出了两声啧啧的叹息,而后偏过视线,上下打量了一下林翾的脸色,冷哼了一声。

    耳畔传来这么一声冷哼,似乎像一根细针,忽然就拨动了林翾头脑里的某根神经,让他在危机之中灵光乍现——

    “!!”

    那两个弟子原本只是按住林翾,完全没料到林翾的身体竟然猛地沉了下去,任他们眼疾手快地去抓,也只是徒劳无功。

    安静的殿内,传来“咚——”的一声闷响,三长老从假寐中掀开眼皮,正好看见林翾的身体重重地砸在了地面上。

    这一下,不必说那两个弟子,就连三长老顿时被结结实实地唬了一跳,半惊半疑地盯了林翾许久,也没敢上去动他。

    虽说他是御虚门三长老,很大程度上可以为所欲为,但是眼下林翾一死,若是他取血之事就此败露,恐怕会引起掌门和其他长老的不满。

    毕竟药体无比珍贵,却被他这样暗中占为己有,传出去也是不妥。

    犹豫半晌,他终究还是朝两个待命中的弟子挥了挥手,语气有些无奈。

    “他体质太弱,怪不了你们,去把他扔到妖兽林那边吧。”

    言下之意,是已经默认了林翾死亡,要拿他的尸体去饲喂妖兽了。

    这是最好的毁尸灭迹的方式。

    虽然他更希望把林翾的尸身也用作炼药,但那样动静太大,掌门肯定会有所注意,所以事到如今他也只能忍痛割爱,让那些未开蒙的妖兽啃食干净林翾的尸体。

    那两个弟子担心自己弄死了林翾会被责罚,正害怕得要命,听见自己的师尊如此吩咐,当下就灰溜溜地抬着林翾离开了。

    妖兽林是御虚门专门饲养妖兽的地方。离三长老这里很远,要翻越八座山头。

    两个弟子慌慌张张地一路躲着同门弟子,朝妖兽林拼命赶去,半路实在是又惊又累,商量着停驻在了途中的罗芜山。

    罗芜山是御虚门最荒凉的山。

    这里既没有高品质的灵植,也没有兽类出没,以至于人迹罕至,无人问津。

    在这里休息,完全不需要担心有人会过来。

    两个弟子放心地席地而坐,把林翾像个垃圾一样随手扔到一旁。

    “不知道师尊会不会秋后算账,拿我们两个开刀。”

    其中一个弟子以手掩面,长长地叹息了一声。

    三长老并不残暴,但很斤斤计较,今天这件事他们虽然也很茫然,但林翾的确是死在了他们手下。

    虽然三长老现在还没与他们计较,但不意味着三长老会一直放过他们。

    另一个弟子也是满面愁容,叹气连连。

    弄死一个普通弟子好说,可他们弄死的是传说中的药体,事情顿时就变得十分复杂。

    一时间空气都安静了,只能听见风吹树梢,沙沙作响。

    最开始开口的那个弟子踢了踢另一个弟子,朝他挑了挑眉,虽然四顾无人,却也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

    “不如我们这就跑吧,离开师门,倘若没有被捉回来,就远走高飞,倘若被捉回来,就说是去外面游历。”

    另一个弟子眼珠转了转,两人对视一眼,十分心动。

    听上去是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虽然离开门派就意味着他们得不到门派的培养,但没有什么比保命要紧。

    既然决计要逃跑,那肯定就越快动身越好,林翾这个累赘是没必要带在身上了。

    风声依旧呼啸,转眼之间罗芜山就没了两个弟子的踪影,只留下林翾自己。

    草叶在脸颊上浮动,刮蹭着他的鼻梁,他原本已经消失的呼吸逐渐又找了回来,吸气呼气,半晌,试探着睁开了眼睛。

    诈死成功。

    来这里半个多月,他只学到了闭气这一样本事,现在初次应用,竟然真的帮助他摆脱了三长老的魔爪。

    林翾的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的狡黠,一骨碌爬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环顾四周,突然目光一凝,定在了不远处的某个方向,脸上渐渐浮现出了几分警惕与惊疑。
小说推荐